敲门砖

栖栖子
2017-05-13 看过

读这本书是为了做一个情绪上的调剂的——因为昨天刚啃完一本大部头的书,头脑昏涨,正好手头有余英时的这本访谈,就顺便看了。全书主体是香港浸会大学的陈致教授和余英时的先后三次访问(据《后记》,形式是越洋电话访谈而非面谈),后面加了两篇附录,之一是刘梦溪先生访问余先生的《为了文化与社会的重建》(我感觉刘的访谈比陈更自在一些,有些问题是有来有往的交锋),之二是余先生自撰《我走过的路》。余英时的书读过的有五六本了,算是比较亲近,书中很多课题都能会心一笑,他一直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位“好学深思,审辩明智”而注重“通古今之变”的学者。我比较感兴趣的是这本书的形式本身——也就是访谈。访谈是口头语,同样的意思在口语和正儿八经地写在纸上的书面语是有差别的(我一直觉得写作是一个再加工的过程),所以看他如何用浅切平易的话表达他的学术观点,与读过所得的印象相参印证,发现他的重心有一些微妙的调整,譬如《朱熹的历史世界》一书,用他在访谈中的概述当然是能对应得起来的,可是书中的一些充满张力的论断他就一语带过了,转而说起他的思路来源和思考路径。可能是限于形式,许多问题的讨论其实是浅尝辄止的。余英时也算是天资卓绝的通才了,他的治学门路是不可复制的,但他现身说法的一些经验之谈,尤有补救时弊的效用(即第三次访谈);我想这本书作为叩响余英时史学殿堂的敲门砖是比较合适的。余英时接洽学界大佬甚多,知道不少掌故,比如他谈钱钟书俞平伯,是很能让人一笑的。在谈中国学术的道德传统和知性传统时,余英时别有感慨地说:“凿壁偷光可以,但不能总是借光,自己永不发光。道、咸以来,一直是借光,毛病就出在这里。”切之今日,不亦宜乎?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余英时访谈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余英时访谈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