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侧面解释落差凌辱与滑稽

张大白
2017-05-03 21:18:09
读中国近代史的书,总是需要一种把遮羞布挑开的勇气,原因有三。

    太落差,在西方人眼里,马可波罗所描述的繁华景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贪腐和自以为是的颓败。

    太凌辱,在我们自己人眼中,泱泱大国对邻人不自觉的会有一种天子侧目,称日本为倭寇,视洋人为鬼佬。而我们受尽了着倭鬼的欺辱,从马关条约,辛丑条约,一战的巴黎和会,还要疯狂的二战绞肉机。

   太滑稽,局部放大二战,可以看到很多大数据来表示国军的战斗实力几倍于日军,然而他们一旦接触到敌人之后,就自相溃败,不战而逃,甚至很多大的伤亡数据都不是单纯的战场厮杀所导致的,而是溃散的过程中被日军进行无条件捕杀。

  漂个白:中国在近代史中对自己的描写仿佛在可以沉重,我们陈数了辛丑条约的耻辱,却无视最后英美对赔款的免除与投入更多的金钱来扶持。我们大肆宣扬着巴黎和会所带来的沉重,却忘记了美国如何在九国公约上尽力为中国寻得一分自由,对一战后的西方而言,他们是极想创造一个强大,独立,统一的中国。就像陈友仁开始机制的向西方征税,英美抑制着自己利益受损还是举







...
显示全文
读中国近代史的书,总是需要一种把遮羞布挑开的勇气,原因有三。

    太落差,在西方人眼里,马可波罗所描述的繁华景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贪腐和自以为是的颓败。

    太凌辱,在我们自己人眼中,泱泱大国对邻人不自觉的会有一种天子侧目,称日本为倭寇,视洋人为鬼佬。而我们受尽了着倭鬼的欺辱,从马关条约,辛丑条约,一战的巴黎和会,还要疯狂的二战绞肉机。

   太滑稽,局部放大二战,可以看到很多大数据来表示国军的战斗实力几倍于日军,然而他们一旦接触到敌人之后,就自相溃败,不战而逃,甚至很多大的伤亡数据都不是单纯的战场厮杀所导致的,而是溃散的过程中被日军进行无条件捕杀。

  漂个白:中国在近代史中对自己的描写仿佛在可以沉重,我们陈数了辛丑条约的耻辱,却无视最后英美对赔款的免除与投入更多的金钱来扶持。我们大肆宣扬着巴黎和会所带来的沉重,却忘记了美国如何在九国公约上尽力为中国寻得一分自由,对一战后的西方而言,他们是极想创造一个强大,独立,统一的中国。就像陈友仁开始机制的向西方征税,英美抑制着自己利益受损还是举双手赞同了,他们认为这是中国人民的合法诉求,他们觉得中国应当独立起来…国与国之间讲什么亏欠和委屈,实在稚气了。

   史迪威本人是二战期间,美国政府为了维持中国的战力以消耗日军部队,所派往中方,帮助蒋介石练兵,作战的一名四星将领。史迪威与蒋从最开始的帮助合作,变成了后来完全是谈条件的来往,其中的一些细节,也是通过另一个侧面来谈当时整体国军的状况与美国最终选择放弃这个合作伙伴的缘由,

  史迪威刚被派往中国的时候,蒋还是礼遇有加的。因为史迪威在蒋心中是一个外交官的角色,是通往想美要军备的阶梯。 史迪威自己却不这么想,他是中国地区最激进派的指挥官,他常说来这里就是要帮助中国人战胜日本人的,从书中的细枝末节处,我看到了这个外国人,比任何一个中国人都渴望抗战的胜利与日军的失败。而事与愿违,在他长期的观察中,他发现中国士兵胆小怯懦,无组织纪律,简直毫无士兵价值,而将领往往贪婪无度,并不愿意对任何一场军事指挥负责。他写了两段总结。

(在开阔地区面对日军的飞机,坦克和大炮,却少这类武器的中国人之时敷衍的进行一些防御然后很快的就放弃了阵地,而在山丘隐蔽良好的情况下,她们能很好的守住阵地,而当敌人继续向侧面推荐,往往一个突起地带就是绝好的反攻机会,但国军为了“保护后方”而没有抓住机会。她们的预队,几乎是不用的,也从来没有倾尽全力。)

  (在河南战争中,中国军队的伤亡非常严重,而他们的将领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事情,他们认为中国士兵都是匪盗,流氓,我们应该把他们送到前线去送死,这样可以清除我们当中的坏分子。并认为,日军侵略中国的地区越多哦,所需的支付相应也就越大,到那个时候日本的财政将会破产,她们的士兵开始想家而外国人也会参战)
 
    在第一次越南保卫战失败的时候,史迪威写道;我发现我无法像他保证的那样统领高级指挥官,除了孙立人等人外,其余的人都全部接受了蒋委员长的信条,认为对日防御时我军与敌军对兵力要3:1进攻则要5;1,这让我很难在一些机遇出现的时候乘胜追击,也很难在日军大举来犯的时候,进行防御准备,因为他们几乎全部都接收到了蒋委员长的撤退命令,撤退,撤退,保全实力,保全实力。

   史迪威不甘心的知道北越对中国补给对重要性,而蒋介石依然不为所动“不能倾尽全力,一面全军覆没”。也正是通过这次越战让史迪威,逐渐明白了蒋介石对真面目。而美国这边却不明真相,他们派了专门的记者来到中国进行一番专访,不出意外,这些事情是中国人非常擅长做的,在美国记者面前,中国人表现的自信友好且乐于战斗只是希望美军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来进行协助。这正是罗斯福所需要的,尽管蒋所要的物资庞大到了一定数目,但在二战期间,罗斯福一直用尽全力保证着对中国的补给。

  在当时的美国而言,其实是有一些急躁寻求蒋的合作,希望他可以坚持拖住日军的兵力不会在亚洲其他地区,以及太平洋地区进行威胁。因为北越丢失,陆路运输不得不终止,我们只能依靠空运来进行补给。这也是史迪威坚持要夺回越南的原因,要想补给顺利就必须通过陆运才能有所保证。而要夺回北越,在史迪威眼里用中国军队看来是不行的了,史迪威便申请自己再行训练一支军队,以供战争之用。

  在这一点上,蒋介石是非常敏感的,在中国史迪威被处处掣肘的原因不难猜测,身为一个领兵打仗的人,谁也不能威胁到蒋的地位。军人出身的蒋介石在经历了军阀混战之后,深知掌握了足够的兵权才是控制了中国。兵权是重中之重,他最敏感而不愿割舍的东西。史迪威将军多练出一个军的兵,他就要多对以一个军的兵失去掌控力,这对他而言是无法接受的。抗战的从始至终,蒋先生都没有把日本人放在第一位过,自己人的威胁,总是他的下意识想法。

  与史迪威的陆军为上的作战方针相比,蒋明显更青睐与陈纳德的“空军可以代表一切”这一套理论。陈纳德先前就与宋美龄较好担任中华民国空军顾问,帮助建立中国国民党空军。二战开始之后,他立马组建了美国航空志愿队后来转变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再之后陈纳德得到了对华空军物资的第一优先权,并多次组织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组成并投入战斗。陈纳德在战略眼光上一直与史迪威存在着矛盾,史迪威提过他对空军的看法,他说空军能造成敌军损失,但并非决胜关键,要决定胜负,还得靠陆军占领阵地才行。而陈纳德则认为单凭空军就能够击败日本人。

   事后证明,能够有效减小空运到中国对压力,很大一部分是要归功于史迪威保证了陆地领土的安全,使得飞机可以进行更为有效的低空飞行。而在当时,无论是蒋介石还是罗斯福都更倾向为这个低成本的空军至上的玩法,蒋逐渐发现史迪威只对战争感兴趣而并不努力为自己争取外援的时候,就几次向罗斯福提出以陈纳德而代之,罗斯福本人也有所考虑,在史迪威的报告中,他往往把中国军队贬低的一无是处,苦处颇多,当时的罗斯福对蒋本人知之甚少,便不自觉的对史迪威产生了芥蒂。这让史迪威在中国对工作倍加难做。

    史迪威一遍招募军队一遍拉拢这英国,蒋,美国,准备着下一次的进攻。蒋本人对美的态度从开始的和和气气的要物资,在失去北越之后,变得趾高气昂起来,他认为西方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用,而每个月运来的物资与中美双方协商好的还相差甚多,他并不去在意美方的难处和战争本身的瞬息万变,在与的拉扯过程中,一言不合就摆出要罢工的姿态来。中方最高领导人每天想的并不是同仇敌忾抵御外侵,反而是与共军内哄,与美国耍赖。当罗斯福一提到进攻的时候,蒋就分外不卑亢的大喝道:物资!这让罗斯福在日后,一次次体会到了与中国打交道的难处,在他与蒋来往的文件中语气也显示出极端的不耐烦与命令。

  中美双方的处世态度截然不同,也是两方最终不能合作到底的原因之一,不管是史迪威还是罗斯福,对蒋介石而言,他们说起话来都太不给对方“留面” ,史迪威会指责蒋的诟病而罗斯福会命令将去行动。这在让蒋不舒服的同时更加不愿意与美方真心合作。在多次带拉扯之后,蒋介石还是同意出兵向援了,而开战之后,这种进一步退两步的事情也并没有减少。史迪威要包抄 ,他就断兵源,史迪威要突进,他就猛然撤退,这让史迪威再一次面临了之前的困境,他出了自己训练出来的部队,和一些美国军官之外,无兵可带,而攻克北越在那一个是多么的迫在眉睫。在士兵困毙焦乏的时候,他毅然下令:极速前进,到达密支那。而到达之后情况并不见好转,在敌人一次次猛攻的炮火下,他们孤立无援的进行着消耗战,逐渐削弱了日军的防御,盟军控制的地方增加了,次月科希马解围,在这场战争下日军死伤惨重,日军撤出了领地。

  史迪威的军事实力得到了认可的同时,他被调回中国,进一步参加中国保卫战,而面对中国错乱复杂的人物环境关系,你争我抢的兵权之战中,史迪威终于与蒋介石彻底的决裂了,蒋介石提出:如果不换回史迪威,我将放弃与美国的合作关系。 罗斯福最终妥协,老史迪威不久就悄然无息的离开了中国。

  对他而言,他热爱这片土地的程度并不逊色与任何一个中国军官,他从积极到消极,从希望到挣扎,从不妥协到无能为力。这并不算是一个,个人英雄到故事。这是某个时代的中国国情,当中国内战爆发之后,美国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支持国民政府,他很想树立起一个取日本而代之的助手,他又深深的知道与中国合作是多么的坎坷。史迪威不久被诊断出胃癌转移到肝部,在他临走之前曾写信与美国领导人——我们必须撤出,就趁现在...

   这个故事里没有阴谋论也没有英雄特色, 史迪威在离开中国的时候曾说:我这一生的理想,就是希望中国士兵可以像其他国家的士兵一样,可以在战争中发挥自己作为一名士兵的操守和执行平时训练中的技能。

  以上正是解释落差,凌辱,滑稽的一个侧面吧。

  抗战或者内战的书我读起来难免非常小心,中国人写得不敢涉足怕会先入为主,而作者的功底是得到了各方认可之后,我才敢买来一睹的。我问中所写把史迪威将军漂的过白了,这实在是中式写法,其实他本人确实有一些固执不擅长变通一类的问题存在,这也是他处理不好与蒋的关系,性格部分的原因。

  老规矩,结局;他们最终都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1911-1945)的更多书评

推荐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验(1911-1945)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