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中的明朝政治

活色生香

刘乃达的《西游原来是禁书》立论要建立在两个大前提上,一是著作权归在吴承恩名下,二是《西游记》在明代是禁书,只有这两点论证圆满了,由此引出的《西游记》中各路人物和嘉靖时期各派势力的对照关系才能成立。但是很遗憾,作者恰恰是在这两点的论证上一带而过,在不充分不严谨的论证基础上匆忙推演作品背后影射的明朝政治,那么即便讲得再精彩,也只是姑妄听之的杂谈。

《西游记》的原作者一直是个谜,现有丘处机说、李春芳说和吴承恩说。吴承恩的说法在近代得到鲁迅支持,胡适和郑振铎也表示赞同,所以姑且冠其名下。不管作者是谁,《西游记》绝不是一部简单的玄幻小说,它是一部仙佛同源之书,也是仙佛斗法之书,天界对应人间,玄幻的外壳下包裹得是真实的人性,映射得是社会和历史的真相。中国的文字狱历来严酷,经典小说《金瓶梅》、《红楼梦》、《水浒》、《西游》都嵌套着几层故事,借着草蛇灰线和字里行间的微言大义传递着微妙的深意,几百年间一代代人解读,又屡屡能有新的发现。

作者借《西游》之文字,浇胸中之块垒,这是一定的。《西游》中凡蹊跷处都大有文章,也是作者提醒读者停下深思处,切不可轻易放过。刘乃达循着《西游》回到明朝的思路...

显示全文

刘乃达的《西游原来是禁书》立论要建立在两个大前提上,一是著作权归在吴承恩名下,二是《西游记》在明代是禁书,只有这两点论证圆满了,由此引出的《西游记》中各路人物和嘉靖时期各派势力的对照关系才能成立。但是很遗憾,作者恰恰是在这两点的论证上一带而过,在不充分不严谨的论证基础上匆忙推演作品背后影射的明朝政治,那么即便讲得再精彩,也只是姑妄听之的杂谈。

《西游记》的原作者一直是个谜,现有丘处机说、李春芳说和吴承恩说。吴承恩的说法在近代得到鲁迅支持,胡适和郑振铎也表示赞同,所以姑且冠其名下。不管作者是谁,《西游记》绝不是一部简单的玄幻小说,它是一部仙佛同源之书,也是仙佛斗法之书,天界对应人间,玄幻的外壳下包裹得是真实的人性,映射得是社会和历史的真相。中国的文字狱历来严酷,经典小说《金瓶梅》、《红楼梦》、《水浒》、《西游》都嵌套着几层故事,借着草蛇灰线和字里行间的微言大义传递着微妙的深意,几百年间一代代人解读,又屡屡能有新的发现。

作者借《西游》之文字,浇胸中之块垒,这是一定的。《西游》中凡蹊跷处都大有文章,也是作者提醒读者停下深思处,切不可轻易放过。刘乃达循着《西游》回到明朝的思路并不是异想天开,而是聪明人的读法,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人物未必对应得准确(因为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作者是吴承恩),但是人性永恒、人的欲望标的相同、古今政治斗争的逻辑路数是相通的。这也正是以史为鉴的意义所在。

我们看看刘乃达所列举的人物对应关系。

玉帝——嘉靖、太上老君——严嵩、如来——王守仁、镇元大仙——锦衣卫指挥使陆炳、李靖——戚继光、红孩儿——严世藩、六耳猕猴——景王朱载圳、九头虫——海贼王汪直、弥勒——高拱、大鹏精——宁王朱宸濠

大闹天宫影射庚戌之变。

在以严嵩为首的执政党和“心学帮”反对党的此消彼长暗潮涌动的政治斗争中,五庄观、平顶山、车迟国、通天河、狮驼国这几节是大关目。

牛魔王、红孩儿、太上老君、观音、六耳猕猴、李天王父子、弥勒、文殊,这几个人是复杂环境中的复杂形象,每个人物身上都密布疑团,读者在分析他们时不要有主观局限。

刘乃达推演女儿国是青楼的分析是非常精彩的,对观音和李靖的两头下注也分析得很到位。

在人物关系推演中,刘乃达最大的bug是如来对应王守仁,这真是从何说起?而且《西游》不涉心学,心学是儒道合流的产物,刘乃达把书中的道学误读成了心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游原来是禁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原来是禁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