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红旗下 正红旗下 9.1分

梦一样轻,现实一样重

雨伞下的阳光

《正红旗下》不是我读的第一本老舍的书,却是最让人放不下的一本。当然,放不下一半因为它传奇的身世:作者还未写完就匆匆谢世,据传当年诺奖曾打算授予本书,正如书最后定大爷家那场没来得及开始的宴会——读者都知道的,一道道菜要流水样上上来,丰盛无比,却偏偏再也看不到分别是几碟几碗,如何精致诱人了。

另一半的放不下,则是这本书的内容。书本身是很短的,第一次看到是在高中语文课本的选读上,写大姐给大姐婆婆立规矩的一段,当时只觉得目不暇接,大约这个细节写得太细太长,故而没想到书本来的篇幅会这么短。说老舍先生肯下笔墨写细节,由此可见一斑。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深刻的细节着实不少,如大姐如何的天天立着规矩,年关母亲的发愁,除夕夜姑母给二姐的古董花糕,甚至于多甫的鸽子,但如要像阅读题一样给出主题,那是办不到的。故而可能觉得这书主题很轻,无非家长里短,生老病死,人生百态而已。

另外说这本书轻,来源于它字里行间总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自嘲:沉重的灵魂不会总是这么顺手的自嘲,给“我”洗三,要用大葱打三下,一打聪明,二打伶俐,这到后来也应验了,我有时候的确和大葱一样聪明。又如两位老旗人听说钱粮没了,学着卖萝卜的...

显示全文

《正红旗下》不是我读的第一本老舍的书,却是最让人放不下的一本。当然,放不下一半因为它传奇的身世:作者还未写完就匆匆谢世,据传当年诺奖曾打算授予本书,正如书最后定大爷家那场没来得及开始的宴会——读者都知道的,一道道菜要流水样上上来,丰盛无比,却偏偏再也看不到分别是几碟几碗,如何精致诱人了。

另一半的放不下,则是这本书的内容。书本身是很短的,第一次看到是在高中语文课本的选读上,写大姐给大姐婆婆立规矩的一段,当时只觉得目不暇接,大约这个细节写得太细太长,故而没想到书本来的篇幅会这么短。说老舍先生肯下笔墨写细节,由此可见一斑。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深刻的细节着实不少,如大姐如何的天天立着规矩,年关母亲的发愁,除夕夜姑母给二姐的古董花糕,甚至于多甫的鸽子,但如要像阅读题一样给出主题,那是办不到的。故而可能觉得这书主题很轻,无非家长里短,生老病死,人生百态而已。

另外说这本书轻,来源于它字里行间总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自嘲:沉重的灵魂不会总是这么顺手的自嘲,给“我”洗三,要用大葱打三下,一打聪明,二打伶俐,这到后来也应验了,我有时候的确和大葱一样聪明。又如两位老旗人听说钱粮没了,学着卖萝卜的吆喝:“赛白梨嘞,辣来换”要是换个人来写,这段段可加些颜色的,如批判封建迷信,批判旗人固步自封,耽于享乐。或者真这样写来,老舍也就不再是老舍。

本书虽然语言诙谐平时,主题也似乎并不突出。但阅读结束,掩卷沉思,又难免感到一丝沉重。而这大概来源于书中无处不透出的宿命感。在时代的滚滚车轮下,每个人的人生都只能带着时代所赋予的,浓重的剪影。时代的变化不放过任何一个人,保守的旗人“我”的父亲母亲因为老儿子的一场满月酒发着愁,最后还是几乎倾家荡产;向来有办法的海二哥听了十成的话,汗也湿透了脊梁;富贵如定大爷,也在书的最后请洋人吃了一顿饭。那个时代有时代的大悲剧,每个家庭、每个人又有自己的小悲剧。可书里的人们尚且还不至于因为门前的“鸡爪”多起来就过不了年去,老舍本人却究竟也没等到书写完的那一天。

汪曾祺在写老舍的《太平湖》里说,千古艰难唯一死,老舍则在《骆驼祥子》里说(大意):“这世道,它不让好人有活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正红旗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正红旗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