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大白花

我很喜欢钱老人对佛教于战争的解释,佛教中说战争的发生是兽性未退,“杀人”便是兽性的延续是延续罪恶,不管是杀敌人还是侵略。 我不能脱开“人”的话题,而光考虑“罪”的问题,那太过没有人性,没有喜怒哀乐,然而最让我感动的是钱老人由地狱出来后会痛定思痛,想要复仇,这其实是种执着。 想到之前读《红楼》顶喜欢,顶信奉里面那种“开释”,超脱的思想,不拘泥于“现实”的与众不同的反应,直到看到最后,宝玉即使看到家破人亡而选择出家的时候我感到了自己的不适,那时的自己没反应过来仅仅以为是对繁华的留念而产生的不适,所以仅仅是理解而非赞同,后来读到《四室》才知道那是我本性的执着。或许我道行不深,不足以理解到如此大而深的面。 其实现在我也能理解宝玉的决定,那不是对于青春逝去后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是一种超脱,看透与不愿在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四世同堂(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世同堂(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