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都会喜欢的文学书

细梳流年
一直想知道为什么加西亚·马尔克斯、威廉·福克纳、V.S.奈保尔、J.M.库切、威廉·戈尔丁、马里奥·略萨等一众大神为何视格雷厄姆·格林为精神偶像和导师。读过《恋情的终结》后,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作家读书大多是为了了解别人是如何理解与认知这个世界的。并通过别人的理解,来构建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心智图景。作家读书,不在于记忆。而在于理解。书中的金句俯拾皆是,像极了命运在说话。——“爱情已经变成了一桩有开始也有结束的风流韵事。我说得出它开始的那个时刻,后来,终于有那么一天,我知道自己也说得出那最后的时刻”;“人的思想是多么容易在一个极端与另一个极端之间摇摆不定啊,真理是否就在摆的摆动范围内的某一个点上,在它永远不会滞留的某一个点上?只要有什么奇迹能让摆在六十度角处停下来,人们便会相信:真理就在那儿。”;“那时候,在我们的前面有整整一个人生可以企盼”;“我是睁着眼睛走进这场恋爱的,我知道它终有一天会结束”;……
    每一次阅读《恋情的终结》,都是一次对话。和格雷厄姆·格林的对话。真正有思想的智者,他们讲的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关楗”。如果能心领神会,那么就可以通过这样的智者,拿到理解...
显示全文
一直想知道为什么加西亚·马尔克斯、威廉·福克纳、V.S.奈保尔、J.M.库切、威廉·戈尔丁、马里奥·略萨等一众大神为何视格雷厄姆·格林为精神偶像和导师。读过《恋情的终结》后,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作家读书大多是为了了解别人是如何理解与认知这个世界的。并通过别人的理解,来构建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和心智图景。作家读书,不在于记忆。而在于理解。书中的金句俯拾皆是,像极了命运在说话。——“爱情已经变成了一桩有开始也有结束的风流韵事。我说得出它开始的那个时刻,后来,终于有那么一天,我知道自己也说得出那最后的时刻”;“人的思想是多么容易在一个极端与另一个极端之间摇摆不定啊,真理是否就在摆的摆动范围内的某一个点上,在它永远不会滞留的某一个点上?只要有什么奇迹能让摆在六十度角处停下来,人们便会相信:真理就在那儿。”;“那时候,在我们的前面有整整一个人生可以企盼”;“我是睁着眼睛走进这场恋爱的,我知道它终有一天会结束”;……
    每一次阅读《恋情的终结》,都是一次对话。和格雷厄姆·格林的对话。真正有思想的智者,他们讲的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关楗”。如果能心领神会,那么就可以通过这样的智者,拿到理解世界的钥匙。任何事物,只有理解了它,才能驾驭它。反之,则会被世界碾压。格雷厄姆·格林做为真正有智慧的作者,他的书有一个特点——简洁。比如书中那句——“我拒绝相信爱情可以用我自己所用方式以外的任何其他方式加以表现:我用自己嫉妒的程度来测算爱情的深浅”。“人只要快乐,就能受得了任何纪律的约束:破坏工作习惯的是不快乐”。
    契诃夫说过:简洁是天才的妹妹。《黄帝内经》也说: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是不是简洁,是鉴别一本书值不值得读,书中作者值不值得交谈一番的重要条件。丁肇中说过一句话,任何书,任何思想,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和表达。如果做不到,那就是没理解透彻。难不难,当然很难。但格林做到了。做的那样极致,那样纯粹。
    有道是“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意不尽象,象不尽道”。《恋情的终结》一书中的有些句子,读一遍,让人一辈子想忘也忘不掉,这就是作者的功力所在——我们在同一片沙漠里,在寻找的也许是同一眼泉水,但相互看不见,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真正摄人心魄的纯文学作品,它在审美上的巅峰,就是它对世界的理解。例如曹雪芹,李商隐,例如博尔赫斯,例如穆齐尔,例如贝克特,卡夫卡,普鲁斯特们……。读《恋情的终结》总感受到一种独特的品味和气质。这带来了阅读这本书和阅读格林其他著作的最大意义。若干年后,《恋情的终结》情节、词句,都忘掉了。但是,阅读这本书而感受到的这种品味和气质,绝对令人难以忘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情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情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