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觉得原著小说比电视剧好看很多吗?

希达的光
看完电视剧之后,忍不住上来说一下。
       我是最先看小说的人之一。在看小说的时候,觉得这是一部下了功夫的小说,描写非常优美、动人,常常在很恰当的地方引入一些历史和文化的描写。楚辞的引用也很恰当。最难得的是,在人物描写上,并不套路。无论是屈原、莫愁女,还是昙花一现的无明,他们的心理、对白都很符合各自的身份,因为真实,也会让人觉得很有代入感。尤其是屈原,为什么会爱上莫愁女,为什么会从一个文学侍从一步步走进政治,都有比较清楚的动力。所以,看完小说后,对于电视剧是有比较大的期待的。
        然而看了剧之后,不免觉得有些失望,首先,人设变得简单,很多在小说中非常精彩的对白和描写没有了,另外,一个高逼格非常有文化质感的小说变成了一个很通俗的电视剧。小说中,对白有古风,非常有气质,但是这种气质在电视剧中被弱化了。其次,可能是因为剪辑的原因,整体感觉不如小说张弛有度。期待电视剧在后面能够发力,把小说的动人之处演绎出来。
       贴一大段个人非常喜欢的对一个配角的描写。只这一段便能看出...
显示全文
看完电视剧之后,忍不住上来说一下。
       我是最先看小说的人之一。在看小说的时候,觉得这是一部下了功夫的小说,描写非常优美、动人,常常在很恰当的地方引入一些历史和文化的描写。楚辞的引用也很恰当。最难得的是,在人物描写上,并不套路。无论是屈原、莫愁女,还是昙花一现的无明,他们的心理、对白都很符合各自的身份,因为真实,也会让人觉得很有代入感。尤其是屈原,为什么会爱上莫愁女,为什么会从一个文学侍从一步步走进政治,都有比较清楚的动力。所以,看完小说后,对于电视剧是有比较大的期待的。
        然而看了剧之后,不免觉得有些失望,首先,人设变得简单,很多在小说中非常精彩的对白和描写没有了,另外,一个高逼格非常有文化质感的小说变成了一个很通俗的电视剧。小说中,对白有古风,非常有气质,但是这种气质在电视剧中被弱化了。其次,可能是因为剪辑的原因,整体感觉不如小说张弛有度。期待电视剧在后面能够发力,把小说的动人之处演绎出来。
       贴一大段个人非常喜欢的对一个配角的描写。只这一段便能看出功力高下了。

       屈原初听到“年华永驻”“白首不离”之时,心中方有微动,岂料 此人越说越是轻薄,终露出一副纨绔子弟的嘴脸。他微一蹙眉,抄起桌 上一个勾连谷纹的铜酒樽缓缓将自己的耳杯斟满,再不搭话。至此,众 人方讪讪收声,各自依样续一点残酒,默默喝了起来。
片刻,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好一个入世而卓立、出尘而脱俗,如此逍遥入梦之事终究只能成
全在山中之鬼身上了。值此乱世,早已是渐渐之石,不皇朝矣!” 屈原闻言,整个人陡然一震,立身循声望去,见一青年身着赭色骑 射胡服倚在篷舱深处,与周遭一众广袖深袍的贵胄公子甚是不合,唯有 腰间一束小有寸许的竹节琉璃师比略略抬显了身份,这种带钩显示并非市井平民。 屈原敛一敛心神,平淡道:“梦中之事,与众位消遣而已,无明兄
言重了。” 江面上的夕光折射在无明脸上,把他面部的线条勾勒得分明,连同
少年额上本不该出现的几道皱纹一起烘托出来,更显出几分刚毅深沉的 味道。他也不恼,只是微微笑笑,抬起手中耳杯轻啜了一口,将手放在 琴上随意抚了几节音律。但随即便无以为继,似是心有烦忧,终究放下 酒,起身向船尾踱去。
屈原沉吟片刻,见众人皆已醉意深浓,便执了耳杯也闲闲出了船舱。 舱外江上已是落日垂垂,大片的云霭被夕阳染成了赤金颜色,只见无明 长身鹤立于船尾,一身长不过膝的胡服配以短靴,在这流光披霞的天空 下显得尤为英挺。
“无明兄适才之语,灵均有所不解。山鬼之说虽是梦境,却贵在经年, 于这世间又何尝不是一种缘分?”说罢,屈原将手中耳杯递了过去。
无明亦不推辞,从容接过,也不饮,只执在手中,双眼依然遥望着 远去的江水,嘴角却带上了一丝苦笑。江风吹来,溽热中带着几分暮晚 的凉意。许久,无明朝向西边晚阳落下的方向,仰头饮了半盏,余下的 半盏,抬手在风中一划、一倾,晶莹的酒浆自盏中珠迸而出,每一滴中 都似蓄了一枚小小的夕阳,转瞬间便滚落在江面,再不见踪影。
“国既破魂安所兮,壮士几时宁归。唯归途之辽远兮,江与山之难移。 鸟返乡兮狐首丘,拔剑四顾兮心何忧。”他的声音低沉而肃杀,苍凉沉
郁之感顿生,蓦地令屈原心惊不已。 正待细问,他却又开口了:“生逢此世,王侯尚不久矣,红尘佳梦,
岂不成空?日月山川,耿耿星河,佳人入梦,哪样可谓长久?个中冷暖 悲喜,当是敝帚自知。不知屈兄如何,无明反倒时常羡慕身边那些浑噩 之辈,整日吟诗弄月美姬对酒,早已都是空空皮囊,便也不必再着意别 的什么空不空了。”
屈原在自己的震惊中沉默着,眼前的无明浑然不似平日里一起雪月 风花之辈,他的心中分明翻滚奔突着一条滔滔大河。屈原体会着他话语 中深沉的痛楚与绝望,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回应。只得默默将无明手中耳 杯再次斟满。
无明浅浅一笑,微举了举杯,换了副轻松自嘲的语调:“羁留楚地 这三年,若说知音,恐怕唯有灵均一人耳。”
往日里,那一众王侯贵胄对着屈原只有曲意逢迎,甚是无趣。难得 一人能如此不拘写意,屈原自觉幸甚,也叹了句:
“嗟我何人!独不遇时当乱世!” 无明一时痛快大笑,举杯道:“所见略同!若有来生,当不负卿!” “来生?无明兄说笑了。逍遥此生还来不及呢,管什么来生?来,
你我共饮此杯!”说罢,屈原仰头一饮而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思美人·山鬼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