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尔尔

小森林
抱着后面说不定会有新奇观点的想法强忍到六十回便再看不下去,后面连蹦带跳看了备受白先勇推崇的后四十回。

书名《细说红楼梦》,感觉“戏说”倒是更恰当,不凭考据只凭主观臆断,解读平平,见识粗浅,只适合给初读《红楼梦》的学生上课用。大概白先勇觉得“细说”是流水似的说说每回都讲了什么,却往往又漏掉重要情节和线索,比如秦可卿死封龙禁卫最是疑点重重的一回,白先生只用一句“可见这秦氏上下宠爱在一身”就截住了,关于秦可卿的身世背景、与贾珍尤氏的关系、“首罪宁”之下宁府的内部状况等都漏掉了(不知道白先生是遗漏了还是觉得这些不重要),秦氏魂魄对王熙凤点醒世人的高论也只用“月满亏水满溢”这些看过红梦楼的人都能讲出的大堂面儿话解读;再如第三十七回结海棠诗社,薛宝钗的《咏白海棠》最值得玩味,其中“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这句暗射黛玉的诗句丝毫没有提及,对钗、黛两首诗的分析也只蜻蜓点水,未点正题。
      
本书整个的立论可以概括为两点:1、程乙本好棒呀,秒庚辰本成渣渣;2、后四十回就是曹雪芹写的,高鹗、程伟元你们都奏凯。
       <...
显示全文
抱着后面说不定会有新奇观点的想法强忍到六十回便再看不下去,后面连蹦带跳看了备受白先勇推崇的后四十回。

书名《细说红楼梦》,感觉“戏说”倒是更恰当,不凭考据只凭主观臆断,解读平平,见识粗浅,只适合给初读《红楼梦》的学生上课用。大概白先勇觉得“细说”是流水似的说说每回都讲了什么,却往往又漏掉重要情节和线索,比如秦可卿死封龙禁卫最是疑点重重的一回,白先生只用一句“可见这秦氏上下宠爱在一身”就截住了,关于秦可卿的身世背景、与贾珍尤氏的关系、“首罪宁”之下宁府的内部状况等都漏掉了(不知道白先生是遗漏了还是觉得这些不重要),秦氏魂魄对王熙凤点醒世人的高论也只用“月满亏水满溢”这些看过红梦楼的人都能讲出的大堂面儿话解读;再如第三十七回结海棠诗社,薛宝钗的《咏白海棠》最值得玩味,其中“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这句暗射黛玉的诗句丝毫没有提及,对钗、黛两首诗的分析也只蜻蜓点水,未点正题。
      
本书整个的立论可以概括为两点:1、程乙本好棒呀,秒庚辰本成渣渣;2、后四十回就是曹雪芹写的,高鹗、程伟元你们都奏凯。
       
先说第1点,对《红楼梦》版本的争议本无可厚非,哪个更接近曹公的原意也没有定论,但是不看考据只凭主观臆测就痛斥庚本实难叫人信服。对两版的对比又大部分落脚于细节字眼,太过吹毛求疵,更何况明显的错误不胜枚举。试举两例:58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中有一处,婆子从藕官烧的纸钱中“拣了两点在手内”,白先勇的注解是“讲纸不用‘点’,纸要么就两张,程乙本没有这句话。”烧成斑斑块块的纸钱不用“点”难道真用“张”么?更让人觉得作者是写不出高深的观点才纠结于此类细碎字眼……再如第76回凹晶馆连诗悲寂寞,对黛玉“冷月葬花魂”一句,白先勇认为 :“庚辰本是‘花魂’,程乙本是‘诗魂’,我觉得诗魂更好,黛玉本身就是个诗魂,她的灵魂里面就是诗。”拜托,林妹妹诗情再高也不会这么狂妄地自比诗魂,更何况此句对湘云的“寒塘渡鹤影”多工整,鹤影对花魂都是自然景物,诗魂是人文的,无法对得通。此类错误很多,漏洞百出难以全述。
     
 第2点说后四十回是曹公原笔实在难以苟同啊,前后明显文风不同,续文把整部《红楼梦》的格调降成了三角恶俗爱情剧,甚至连掉包计这样狗血的桥段都出现了。备受白先勇推崇的“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这回,我承认一边写黛玉焚稿断情一边写宝钗出闺成亲戏剧冲突的确很大,黛玉之死也让人不忍卒读,但是看前文,早年丧女的贾母对黛玉的疼爱就想见她不可能外孙女死的当晚不管不顾却还顾着操办孙儿成亲,还有宝钗在“金兰契互剖金兰语”与黛玉惺惺相惜,又怎么会在后文不顾黛玉死活执意嫁给宝玉,更何况此时贾府颓势已显。最想摔书的地方是白书中流露的宝钗藏奸耍滑,跟黛玉竞争宝玉,这样就忽视掉了钗、黛的知己之交,成了争情夺爱的俗本,格局太低。白先勇认定后40回是曹公所写的原因是前后线索对得上,我觉得只要熟读红楼梦续书人是不难找出前文处处埋的伏笔的,更何况后40回还有许多没对得上的,再者续书人若只着眼于线索是否对得上就难以看清全书大格局和大走势。
       
整本书隔靴搔痒,写得都是浮光掠影的浅显东西,就文论文,格局小眼界低。虽然作者极为推崇颂扬《红楼梦》,但并不是一味地高喊《红楼梦》是奇书伟书就真能高潮了。
       
白氏俗笔。
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