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我最爱的梵高,但是更好的高更

🐷猪头小胖熊🐻
特意去查了一下资料,原来是高更的传记。
     人最初是活在火焰与水的分界线上,初为卵生,靠近火焰,温暖的孵出来。蹒跚学步,时而靠近火焰,时而足踏水面,逐渐形成自己的喜好。很多人都不敢面对自己人生的喜好,犹如明明心中向太阳,但不敢直视。只得套上救生圈,跟在前人足后水中漂浮,每当太阳初升,和煦粼粼水光,暖的人微微闭眼才敢在内心畅想一下若是勇闯火焰心中直向太阳是何等潇洒畅快。还有一种人,压根就是水泡大的,从未见过火焰,视其为猛兽,如同海底之下随从未见过但犹如最深恐惧般的怪兽般不敢提及。不仅听不得火焰二字,顺带也鄙视火焰区的生物,就连身边同为水区的人想要略为往火焰区靠近也是百般阻挠,满脸挂着我可是为你好的正义之颜。何,好为人师,不分长序,不论更迭,不明正理,只以水中涟漪为基础路径。可涟漪易平,如无义之语,散的毫无生机。
     可别人的生活和你有两便士的关系么?
     偶然一天,火山爆发了,大量的热力涌向水域,把靠近的人烫的通红乱叫。有的人醒悟过来了,原来原有的冰冷漂浮并不是自己内心的向往,努力的站立起来向熔岩走去...
显示全文
特意去查了一下资料,原来是高更的传记。
     人最初是活在火焰与水的分界线上,初为卵生,靠近火焰,温暖的孵出来。蹒跚学步,时而靠近火焰,时而足踏水面,逐渐形成自己的喜好。很多人都不敢面对自己人生的喜好,犹如明明心中向太阳,但不敢直视。只得套上救生圈,跟在前人足后水中漂浮,每当太阳初升,和煦粼粼水光,暖的人微微闭眼才敢在内心畅想一下若是勇闯火焰心中直向太阳是何等潇洒畅快。还有一种人,压根就是水泡大的,从未见过火焰,视其为猛兽,如同海底之下随从未见过但犹如最深恐惧般的怪兽般不敢提及。不仅听不得火焰二字,顺带也鄙视火焰区的生物,就连身边同为水区的人想要略为往火焰区靠近也是百般阻挠,满脸挂着我可是为你好的正义之颜。何,好为人师,不分长序,不论更迭,不明正理,只以水中涟漪为基础路径。可涟漪易平,如无义之语,散的毫无生机。
     可别人的生活和你有两便士的关系么?
     偶然一天,火山爆发了,大量的热力涌向水域,把靠近的人烫的通红乱叫。有的人醒悟过来了,原来原有的冰冷漂浮并不是自己内心的向往,努力的站立起来向熔岩走去。水区的人民大为惊慌,如此这般还了得?不仅人人自危,社会也将不平衡起来。努力蹲起肥胖的身躯,手挽手,此起彼伏起来。震荡起来的水波逐渐冷却热力,也冷却了一部分正走向火焰区的脚步。复又折返回来,浅浅蹲下,喝一杯微凉的酒,抽一支雪茄,脸上带着讪笑听着头顶飘来的各种谴责之词。有些勇士即便被水波激荡了后脚跟和小腿也不停歇步伐,越过边界走入火焰。初时大步流星,复而慢慢停滞了下来,再次走入人群。顶着一些努力练习狗刨准备迅速移民水区人的肢体,被抽、被踹、偶尔还被假装呛水深吸气后的脓痰啐过鬓角发稍。不曾停滞。
     就像水不知多深般的火不知多热,够不到底的也不可碰触。离得越近,焚燃越快。越走向火焰,初时身上会飘出一阵焦糊之气,那是体毛受不了火燎。慢慢的指甲开始变软,再后来皮肤皲裂渗出体脂来,滴滴答答的落在脚面上。一开始还能感到阵阵湿热,再后来声音也不见了,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看一切都过于真晰,好像距离已经不复存在。只是偶然想起曾经丢落在水区的那个天鹅绒的救生圈,好像连颜色也记不住了,只是依稀记得那柔软的手感。还未怀念,一股熔岩扑面而来,热浪先及,再来是柔软的触感,好像那只救生圈。再睁眼已经站到了高地,眼所见皆为红橘色,深浅不一,最深处紫红中缠绕着缕缕墨黑,可那黑色间又裂出了些许明亮的橘色,像曾经见过的暴风雨后穿过乌云的阳光,只是再没有海鸟飞过。眼睛好像自带了虚空,可远观可微距,眼之所到处,思想好像也就跟了去。后再有的人再登上高地,大声惊呼,并不平坦的黑岩上几团高高低低叠置的半人形,或扭曲或直立。还不曾蹲下身细研究,百年之后的热浪再度袭来,一阵橘光扑面。
      可别人的生存和毁灭与你有两便士的关系么?
      行尸走肉或者思想永存,把名字刻在土堆上或者一把火烧了最后的见证,不过是同一种方法罢了。
      太阳又再次升起,一只不怕热的小飞虫追赶着太阳的痕迹,在最高点小虫翅膀即将融化时向下俯视。原来,火焰区被水围绕,就好像草编制成的箭靶一样,只是中间一点涂成了红色,四周皆为遍露疮痍的蓝色。一根绳。
      可编箭靶的人与你有两便士的关系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