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武侠小说中别具一格的江湖

喵发财咪

所谓武侠,罗立群在《中国武侠小说史》中曾对构成武侠小说情节内容的两个主要方面有过总结:“一是侠义,一是武功。说的是练武之人,写的是行侠之事,二者相辅相成。”与此同时,仗剑行侠的手段,快意恩仇的主题,笑傲江湖的背景,浪迹天涯的过程,是武侠小说的主要内容。相比与传统的武侠小说,《有匪》显示出与传统武侠诸多不同的风格特点:它融入了现代的传奇、言情等诸多元素,又对西方的文学电影等艺术作了进一步吸收,同时又渗透了流行时尚元素,还有着现代精神的个性化传达等等,诸多文化的糅合都使得《有匪》在当下武侠小说中脱颖而出,表现出不一样的形态与面貌。

没有读过《有匪1:少年游》,直接读《有匪2:离恨楼》,对以往故事没有概念,因此有些故事情节全靠猜。但并没有影响到流畅舒适的阅读体验。在《有匪2:离恨楼》里,周翡没有等来段九娘,却一头撞上青龙主郑罗生。“南北双刀”传人、“山川剑”后人、芙蓉神掌……竟全在衡山脚下这一间小小的“三春客栈”凑齐了。“山川剑”亡故,一把剑鞘却被多方争夺;忠武将军死后,家眷南渡时遭北斗追杀;齐门生变,至今下落不明;而衡山这样大的门派,竟也人去楼空。桩桩件件不合理之事频繁发生,这其中...

显示全文

所谓武侠,罗立群在《中国武侠小说史》中曾对构成武侠小说情节内容的两个主要方面有过总结:“一是侠义,一是武功。说的是练武之人,写的是行侠之事,二者相辅相成。”与此同时,仗剑行侠的手段,快意恩仇的主题,笑傲江湖的背景,浪迹天涯的过程,是武侠小说的主要内容。相比与传统的武侠小说,《有匪》显示出与传统武侠诸多不同的风格特点:它融入了现代的传奇、言情等诸多元素,又对西方的文学电影等艺术作了进一步吸收,同时又渗透了流行时尚元素,还有着现代精神的个性化传达等等,诸多文化的糅合都使得《有匪》在当下武侠小说中脱颖而出,表现出不一样的形态与面貌。

没有读过《有匪1:少年游》,直接读《有匪2:离恨楼》,对以往故事没有概念,因此有些故事情节全靠猜。但并没有影响到流畅舒适的阅读体验。在《有匪2:离恨楼》里,周翡没有等来段九娘,却一头撞上青龙主郑罗生。“南北双刀”传人、“山川剑”后人、芙蓉神掌……竟全在衡山脚下这一间小小的“三春客栈”凑齐了。“山川剑”亡故,一把剑鞘却被多方争夺;忠武将军死后,家眷南渡时遭北斗追杀;齐门生变,至今下落不明;而衡山这样大的门派,竟也人去楼空。桩桩件件不合理之事频繁发生,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关联?然而洗墨江边冲天的火光,已经让周翡来不及细想这一切了。二十年了,风雨飘摇的夹缝里,这一隅的桃源,真能长久吗?

以往我们读金庸、梁羽生的武侠作品,通常有明确的历史背景,并刻意以草野的侠义谱系与正统的王朝谱系对映,从而呈现一种反讽的张力。但《有匪》不再着意于历史背景的摄取,甚至也完全放弃了将武侠小说与历史演义相即相融的叙事模式,而径自将武侠文学当做一种“传奇”来经营与表述。

由于“传奇”不受历史时空及写实原则的框限,故而,可以驰骋想象,无入而不自得。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有匪》深富华丽感、动态感与节奏感,小说主人公周翡所到之处每经历一个故事到收尾时都留下了悬疑,也预设了进一步发展与变化的可能性。

《有匪》以武侠小说起步,却创建了与传统武侠不一样的江湖;于鲜明的人物形象、曲折的情节之外,具有深刻的思想性,体现出独特的魅力。友情的挣扎、前代的恩怨、一连串的血债、宿命式的冲突,形成了难分难解的纠结。

作者在描写过程中是很见功底的,比如霓裳夫人回忆过去时,“那时候不论是谁跟我说话,声气都先低上三分。我想要什么,只要说上几句好听的,自然会有人争先恐后地帮我弄来……有一次我在小楼上弹琴,楼下有人聒噪得很,我有点不高兴,便将琴上的穗子揪下来扔了出去,好多人为了争抢那把穗子,打了个头破血流。”“那时的江湖啊,真是花团锦簇。你骑着马走在路上,仿佛走到哪儿都是艳阳天。十个落脚的客栈中,八个有是非。那些负箧曳屣的流浪说书人高兴得很,故事一段接一段,张口就来。少侠行遍天下,红妆名动四方。你要是名气够大,隔三差五就能接到一封十分雷同的英雄帖。有挑战的,有找你去观战的,好多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想要出头,便先准备一打帖子,将前辈们挨个儿挑衅一遍。”

还比如写到周翡与寇丹交手:“枯荣真气忽明忽暗地随着刀光游走,长刀背上被两人内力所激,占了一圈牛毛细针,将那暗色的长刀裹得好一番火树银花。……刀锋与牵机、与烟雨浓接触的每一个微妙的角度,都分毫不差地映在她心里。突然间,面前的是寇丹还是牵机都不重要了,周翡心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就在这时,只听蹡一声,望春山撞上了寇丹手中的短钩,周翡手腕猛地一震,刀身上沾的细针稀里哗啦地掉了一片。”

无论是高手过招还是香艳旖旎,各种场景都写得绘声绘色,畅快淋漓,使读者产生精神上的兴奋,并在作者描绘的虚拟场景中进行自我代入。作者以女性作家更为细腻的笔触书写江湖,用更为温婉的方式改变江湖,创造了属于她们的江湖世界,也正因如此,《有匪》的江湖才会如此万紫千红、美不胜收。

综合而言,《有匪》是作者有意识地扬弃传统武侠小说的窠臼,创立自己独特风格与意境的力作。从作品风格来看,作者将现代文学的理念精神与技法,注入武侠文本的书写之中,使其与古典的叙事模式、浪漫的故事情节融为一体,进而绽现出一种别开生面的文字魅力。

专研古典文学乐蘅军教授指出:“如何在写实的途中,突然跃进神话情境,无疑的是非常耐人寻味的心理运作;对作者和作品而言,只要这神话不是搬演故说,那么这情境堪称艺术的情境,而它是可惊可羡的。至于对我们读者而言,投入神话情节,所引起的一连串反应,是从直感的荒谬到神悟的超越…荒谬和超越是神话情节最初的和最后的涵意,荒谬引领我们自现实世界进入幻觉世界,然役使我们的精神获得崇高的释放,而表现了极致的超越与追求。”

这一效果,《有匪》做到了。

162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5)

查看更多回应(15)

有匪2:离恨楼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匪2:离恨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