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画画的戏迷不是好作家

方木鱼

不会画画的戏迷不是好作家

读梅若蘅《京剧原来如此美丽》

有人说,周梅森《人民的名义》花巨大的篇幅做了三个广告:《万历十五年》《天局》京剧《沙家浜》的唱段《智斗》。

京剧就是这样,好像活得不老一些,不沧桑一些,没有兴趣,更没有资格去听京剧。一些耳熟能详的唱段,初听时不觉,但在某个场合,某个瞬间,会倏地一下子打到你的心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娱乐方式,京剧,作为电影、电视发明之前的舞台形式,深入人心几百年,古人对于京剧的喜爱,大致不亚于今人看一场明星演唱会,那些有名的“角儿”,大概也不输今天的天王巨星。难得的是,时至今日,还有人喜欢她,更难能可贵的是,并非只是那些怀念旧时代,不愿拥抱新世界的遗老遗少们,就连梅若蘅这样,单听名字就古典雅致的女孩子也对其倾心,这才是这门艺术不会被扔进历史的故纸堆里的有力佐证。

从本书的序和引子中了解到梅若蘅的点滴,家里几辈人都爱听...

显示全文

不会画画的戏迷不是好作家

读梅若蘅《京剧原来如此美丽》

有人说,周梅森《人民的名义》花巨大的篇幅做了三个广告:《万历十五年》《天局》京剧《沙家浜》的唱段《智斗》。

京剧就是这样,好像活得不老一些,不沧桑一些,没有兴趣,更没有资格去听京剧。一些耳熟能详的唱段,初听时不觉,但在某个场合,某个瞬间,会倏地一下子打到你的心里。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娱乐方式,京剧,作为电影、电视发明之前的舞台形式,深入人心几百年,古人对于京剧的喜爱,大致不亚于今人看一场明星演唱会,那些有名的“角儿”,大概也不输今天的天王巨星。难得的是,时至今日,还有人喜欢她,更难能可贵的是,并非只是那些怀念旧时代,不愿拥抱新世界的遗老遗少们,就连梅若蘅这样,单听名字就古典雅致的女孩子也对其倾心,这才是这门艺术不会被扔进历史的故纸堆里的有力佐证。

从本书的序和引子中了解到梅若蘅的点滴,家里几辈人都爱听戏,自中学起就在国外念书,曾从业于时尚圈,后来成为戏迷,并舍弃了高薪而风光的工作,七年酝酿,醉心于本书的文字和漫画创作。

很少有人能把介绍京剧这么枯燥的活干得这么兴致盎然,而效果也是出奇地好。很多东西人们觉得熟悉,可真要说个子丑寅卯出来,又少有人能做到。书中介绍的都是些京剧常识,虽是常识,却多有不知。难得的是,那些深入浅出的文字,偏偏都浸润着文化的味道,让人在字面意思之外,自行脑补诸多的历史、文学细节,没有深厚的文学积淀,没有多年的京剧浸淫,没有十月怀胎般的创作热情,断不会写出这样有温度的文字。用一位读者的话说,书中几乎每一页都配有插图。生旦净末,各有不同。我真正被打到是在本书的第四部分《京剧的华美衣服》,那一幅幅工笔画让我认识凤冠霞帔、蟒服、官衣、青衣、开氅……

就这样一章章,从字面具象到形象,由看似熟悉到粗通常识。梅若蘅说:京剧是童话里的水晶鞋,可以让普通如你我的灰姑娘,也在刹那间变得光彩照人起来。这句话让我想起来席慕容的《戏子》里的一句诗:今生今世,我只是个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实际上,演戏的人与看戏的人又有什么分别,看戏的人何尝不可以说:此时此地,我虽是个观众,却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不到园里,怎知春色如许?好比一个逐渐老去的人,看着日子一天一天溜走,然后听到有人唱:

“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天波府里走出来我保国臣。头戴金冠压双鬓,当年的铁甲我又披上了身。帅字旗,飘入云,斗大的穆字震乾坤。上啊上写着,浑啊浑天侯,穆氏桂英,谁料想我五十三岁又管三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京剧原来如此美丽的更多书评

推荐京剧原来如此美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