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执 我执 8.0分

活在真实的阳光下的性情

碎碎念

没来由地喜欢梁文道。其实“锵锵”里的三个男人,最性情的是窦文涛,最有学问的是许子东,可我就是最喜欢梁文道,并无端端地觉得他像罗大佑。

梁文道近来一连出了三本书,《常识》,《噪音》和《我执》。特别是《我执》,来不及等网络发稿先从观前那店买来赏之。我很好奇,理性如梁文道者,该如何来抒写“感情”这回事。

买来一看,我的妈呀,可把我给看笑了。公共知识分子梁文道,以罗兰巴特《恋人絮语》的解构阐释手法,来诠释感情这笔糊涂账。

不得不承认,梁文道分析得相当地透彻。他说,所谓的情人,就是那长久不在,永远隐身的对象。情人就是那不在身边的人。而且就算他在,也永远消除不了他流离他方的幻觉,与自己被留在原处无法跟随的惆怅。

哎呀,说得实在太有道理了,我不仅频频点头,所以才会无止境地思念与渴望。

诸如此类。每一篇,梁文道都将某一类感情,情感的某一种表现,条分缕析一番。我不禁替他着急,如此清醒,恋人的一个微笑,他就开始分析微笑背后的意义,他该如何投入地去爱?

果然,序言里说,梁文道在感情生活上,遭遇到了无法扭转的挫败。甚至挫败到“在绝望中忏悔,背负起自己的罪”,然后走向宗教。

显示全文

没来由地喜欢梁文道。其实“锵锵”里的三个男人,最性情的是窦文涛,最有学问的是许子东,可我就是最喜欢梁文道,并无端端地觉得他像罗大佑。

梁文道近来一连出了三本书,《常识》,《噪音》和《我执》。特别是《我执》,来不及等网络发稿先从观前那店买来赏之。我很好奇,理性如梁文道者,该如何来抒写“感情”这回事。

买来一看,我的妈呀,可把我给看笑了。公共知识分子梁文道,以罗兰巴特《恋人絮语》的解构阐释手法,来诠释感情这笔糊涂账。

不得不承认,梁文道分析得相当地透彻。他说,所谓的情人,就是那长久不在,永远隐身的对象。情人就是那不在身边的人。而且就算他在,也永远消除不了他流离他方的幻觉,与自己被留在原处无法跟随的惆怅。

哎呀,说得实在太有道理了,我不仅频频点头,所以才会无止境地思念与渴望。

诸如此类。每一篇,梁文道都将某一类感情,情感的某一种表现,条分缕析一番。我不禁替他着急,如此清醒,恋人的一个微笑,他就开始分析微笑背后的意义,他该如何投入地去爱?

果然,序言里说,梁文道在感情生活上,遭遇到了无法扭转的挫败。甚至挫败到“在绝望中忏悔,背负起自己的罪”,然后走向宗教。

世俗生活中无法拯救,才要走向宗教。阐释一切,是梁文道的病。就像苏珊桑塔格,虽然她长得很有气质,但我基本不把她看做是女人。这个也喜欢阐释一切的当代美国公共知识分子代表性人物,把所有情感层面的东西,都还原为符号。

结构主义真是害死人哪!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分析为符号,都能阐释出符号背后的意义的。

因为,情至深处,是无法言说的。更哪堪分析?

多年前我的一个女性朋友说,如果你身边的某个男人突然叫不出口你的名字,这就表明他爱上你了。那是有一次和这位女性朋友去某位男生的宿舍切磋吉它的演奏技巧,告辞后走到宿舍楼下,该男生打开窗说,那谁,你手套忘带了。我就对我那女性朋友说,这个男人喜欢你了,因为他明明知道是你的手套,喊的却是我的名字。

情至深处,是无法言说的。连喊出你的名字都不能。看到你,嘴里的唾沫就成了锯屑。所以那首歌唱的是有道理的,“你悄悄蒙上我的眼睛,让我猜猜你是谁。从萨利到玛丽到爱茉莉,偏偏不喊你的名字……”

对此,梁文道阐释说,恋爱中的人昏头昏脑地以为,情人的名字是有魔力的,只要牢牢地控制住他的名字,就能控制住他的本尊。

晕!我反对!我只是觉得,有关他的一切,他的名字,他呆过的地方,他用过的东西,他坐过的车,他说过的话,他提到过的某个人某样东西,那些所有的最琐碎,最庸常的日常生活之“浅处”,只要与他有关,都是我心之“深处”。

心之深处的东西,当然不能随便说出口示人。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梁文道。哪怕是就为了历经挫败之后,他仍能将自己的专辑命名为“我执”——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一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

明知执不住,但他仍固执地要“执”。

我也有我的“我执”,那是执着的“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