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匆匆行走在城市的人,都有一身故事

宗建文

特立斯之前,没有人如此打量城市、写作新闻:“每天,纽约人要喝下46万加仑的啤酒,吃掉350万磅的肉,用掉21英里长的洁牙线。在这座城里,每天有250人死亡,460人出生,15万人戴着玻璃或塑料假眼行走。” 他利用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数字和芸芸众生构成了这座最不该被忽视的城市里最易被忽视的魅力。 有志于非虚构的写作者都应该知道盖伊·特立斯先生,读过甚至抄写过那本出版于16年前、早已绝版的《猎奇之旅》。 这位85岁高龄的美国非虚构作家在20世纪的新闻界开创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文体——用交响乐式的笔法,在一篇文章中呈现数百个共同主角,用几个长句甚至一个分句,结束一个本可以独立成篇的城市传奇。 这种文体被称作“密集恐惧症”。 那是一个文字闪闪发光的年代,一种对待文字如同传统制衣手艺的匠心。 今年,盖伊·特立斯的作品集以《被仰望与被遗忘的》为题再版,我们得以重温那些数十年前写下的经典之作。

即使在今天看来,他的作品以及写作方式依然毫不过时,如他所言,“我所做的将成为永恒的历史的一部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被仰望与被遗忘的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仰望与被遗忘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