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的他者

Agnès

最后得到的结论只是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话:每个人都天生无法逃脱他者的影响和社会性,不存在纯粹的自我或主体。

为什么呢?我一出生,就被别人命名;在他者的命名之下,我才被定义,自身才存在。他者对自我有根本的“迫害”,我们天生对他者有易感性(susceptibility)。

说来说去,巴特勒及她所引用的哲学家还是没办法否认社会性的存在和作用。她从一个很根本的层面,解释了主体到底是如何不可避免地受他者影响而建构的,分析了我们为此付出了什么代价。她不但没有强调个人意志的重要性,反而提醒对于那些“意志”强烈的人,我们应该保持谨慎,这类人很可能没有对他者的责任性。

我不舒服的地方在于,在整本书中,他者和社会性被当做一个非常消极的存在。我感觉巴特勒在努力寻求一个“pure self”,但无奈发现这是不可能的。社会性是强加的,他者是强加的,是不可选择的,是先在的,因此是暴力的。——从这里,我感到李猛讨论鲁滨逊的意义,也许鲁滨逊相对来说是一个pure self,他是如何存在的,他是如何不需要社会性之温暖的?大陆上的我们难以想象孤岛上的孤独个体,他正好提供了一个个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Giving an Account of Oneself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