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梦非梦

在晴天之后

那一切似梦非梦,"我"逝去的童年,离乡的幽怨,都流过导管,直至淤塞和破裂。

这本书是我读的时间最长的书,痴心、忧郁、安静的文字,很难想象经历过多少风雨的他才能写出这些沧桑的文字。别人说他是老风骨,是老文人,我怎么觉得这些字跨越了几个时代,有点涩,又太古了。

他说"哀愁是什么呢,要是知道哀愁是什么,就不哀愁了,一定要做的…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哀愁是他眼中的微风倒影,波光粼粼。世事如烟,他似乎看透了,“满脸赧颜羞色地接受这宿命的倒影”,为了满怀希望也只能满怀希望了。

读着《上海赋》,想象着《长恨歌》中的弄堂,张爱玲比下的上海女人,我是似懂非懂的。只看到亭亭玉立的身着旗袍的女子,那一衣贴在身上,不贴肉,无遗而大有遗。婉约、干净,幽雅贤惠,听着小孩子的嬉戏声,看着对面“浑堂”披着毛巾往来的人,已经足够了。“入世”如何,“出世”又如何。

阳光倾撒下来,我再也不会如此平心静气了。

任何事物,当它失去第一重意义时便有第二重意义显出来,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容易由我靠近,与我适合,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

显示全文

那一切似梦非梦,"我"逝去的童年,离乡的幽怨,都流过导管,直至淤塞和破裂。

这本书是我读的时间最长的书,痴心、忧郁、安静的文字,很难想象经历过多少风雨的他才能写出这些沧桑的文字。别人说他是老风骨,是老文人,我怎么觉得这些字跨越了几个时代,有点涩,又太古了。

他说"哀愁是什么呢,要是知道哀愁是什么,就不哀愁了,一定要做的…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哀愁是他眼中的微风倒影,波光粼粼。世事如烟,他似乎看透了,“满脸赧颜羞色地接受这宿命的倒影”,为了满怀希望也只能满怀希望了。

读着《上海赋》,想象着《长恨歌》中的弄堂,张爱玲比下的上海女人,我是似懂非懂的。只看到亭亭玉立的身着旗袍的女子,那一衣贴在身上,不贴肉,无遗而大有遗。婉约、干净,幽雅贤惠,听着小孩子的嬉戏声,看着对面“浑堂”披着毛巾往来的人,已经足够了。“入世”如何,“出世”又如何。

阳光倾撒下来,我再也不会如此平心静气了。

任何事物,当它失去第一重意义时便有第二重意义显出来,时常觉得是第二重意义更容易由我靠近,与我适合,犹如墓碑上倚着一辆童车,热面包压着三页遗嘱,以致晴美的下午也就此散步在第二重意义中而俨然迷路了,我别无逸乐,每当稍有逸乐,哀愁争先而起,哀愁是什么呢,要是知道哀愁是什么,就不哀愁了—一一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做的……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

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导管才空了。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

容易悲哀的人容易快乐,也就容易存活。

从前一直有人认为痴心者见悦于痴心者,以后会有人认知痴心者见悦于明哲者,明哲,是痴心已去的意思,这种失却是被褫夺的被割绝的,痴心与生俱来,明哲当然是后天的事。明哲仅仅是亮度较高的忧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哥伦比亚的倒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哥伦比亚的倒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