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选集 陆游选集 评分人数不足

心在天山

杉shanr
陸游到過天山嗎?顯然沒有。查閱最近很火的《唐宋文學編年地圖》,沒有收錄陸游的行蹤,大概是因為比之於他八十五年漫長的人生經歷來說他的行跡經歷實在是相對單一,畢竟在那個國土面積急劇收縮、偏安一隅的南宋也實在做不得好入名山遊。越州山陰,臨安,福州,夔州,成都,南鄭,江西常平,陸游的一生實實在在身處的大致是這些地方,北邊遊牧民族的戰馬將詩人的身體困在淮河以南,但終究困不得詩人的一顆鐵馬金戈心。天山,古今所指不同,此處代指應為漢唐漠北的古戰場(將軍三箭定天山,今蒙古杭愛山),此時屬金的治下,滄洲,非滄州,並不是當時屬燕雲十六州地界的今河北滄州(若如此,陸游倒是報國有戰場了)。淳熙十六年後,七十余歲的耄耋老翁在濱水的鏡湖之畔昏沈地瞇著胡塵遍布的眼睛,不自覺地皺起眉頭,額上全是溝壑,腦內閃過的是自出生那天起的風雨飄搖,陸游生於水上,似乎命定了一生的憂愁,一個王朝的戰戰兢兢所帶給民眾的時代憂患。人老了,也愛嘮叨了,心中筆下念念切切的全是夢繞古戰場,為國戍輪臺,遺民望王師,恨不見中原。人老了,夢便更頻頻了,這夢還不是中宵沈睡後的美夢或噩夢,更準確地說是在放翁心中盤桓了大半個世紀的執念,泣血等見九州同...
显示全文
陸游到過天山嗎?顯然沒有。查閱最近很火的《唐宋文學編年地圖》,沒有收錄陸游的行蹤,大概是因為比之於他八十五年漫長的人生經歷來說他的行跡經歷實在是相對單一,畢竟在那個國土面積急劇收縮、偏安一隅的南宋也實在做不得好入名山遊。越州山陰,臨安,福州,夔州,成都,南鄭,江西常平,陸游的一生實實在在身處的大致是這些地方,北邊遊牧民族的戰馬將詩人的身體困在淮河以南,但終究困不得詩人的一顆鐵馬金戈心。天山,古今所指不同,此處代指應為漢唐漠北的古戰場(將軍三箭定天山,今蒙古杭愛山),此時屬金的治下,滄洲,非滄州,並不是當時屬燕雲十六州地界的今河北滄州(若如此,陸游倒是報國有戰場了)。淳熙十六年後,七十余歲的耄耋老翁在濱水的鏡湖之畔昏沈地瞇著胡塵遍布的眼睛,不自覺地皺起眉頭,額上全是溝壑,腦內閃過的是自出生那天起的風雨飄搖,陸游生於水上,似乎命定了一生的憂愁,一個王朝的戰戰兢兢所帶給民眾的時代憂患。人老了,也愛嘮叨了,心中筆下念念切切的全是夢繞古戰場,為國戍輪臺,遺民望王師,恨不見中原。人老了,夢便更頻頻了,這夢還不是中宵沈睡後的美夢或噩夢,更準確地說是在放翁心中盤桓了大半個世紀的執念,泣血等見九州同的執念。放翁,放翁,既嘲我“燕飲頹放”,那便以此為號,“賀我今年號放翁”,與“奉旨填詞柳三變”一樣的文人性子。翁之身放浪在宴饗曲酒之上,翁之心放逐在天山故疆之外。身心的矛盾比比皆是,
莫作世間兒女態,明年萬裏駐安西。

渭水岐山不出兵,卻攜琴劍錦官城。

松閱千年棄澗壑,不如殺身扶明堂。
士生抱材願少試,誓取燕趙歸君王。

願聞下詔遣材官,恥作腐儒常碌碌。

橫槊賦詩非復昔,夢魂猶繞古梁州。

末路自悲終老蜀,少年常願從征遼。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

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

夜視太白收光芒,報國欲死無戰場。

胡塵漫漫連淮潁,淚盡燈前看地圖。

不知湘水巴陵路,曾記漁陽上谷無?

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他一生的悲劇全是這八個字。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陆游选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陆游选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