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cault Foucault 8.3分

书评:Foucault —— VSI

谢不语
正儿八经第一次写书评,作为一个从小没有养成阅读习惯,阅读量屈指可数的理科生(:P),我觉得这算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首先谈谈决定写书评的原因,并不是关于本书,而是决定以后每读一本书都要写一点或长或短的东西。一方面这种produce的模式能帮助我更好的消化书的内容,不会有过目忘的尴尬局面发生(因为从前就是如此T_T);另一方面在我的观念里,读书读太多未必是好事,这个道理算是John Nash教给我的(这家伙连教科书都不怎么读,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想出来,公式自己推出来),当然我不是Nash这样不世出的天才,走不了这么极端的路子,但读书至少不能像个黑洞一样吸收了吸收,我想的话,人来到世上能产生的最大的价值是他/她能distinctively produce something,也就是说,你可以给这个世界带来它曾经没有的东西。

    读书在我看来,是为这样的production提供背景,帮助你去看到一些尚未被回答甚至被提出的问题。我希望在每读完一本书之后,能够产生一些思考,向世界提出一些质询,我希望一本书在心中拍打的一阵海浪在退去后能留下贝壳。

    不过鉴于我见识极浅,写出来的东西...
显示全文
正儿八经第一次写书评,作为一个从小没有养成阅读习惯,阅读量屈指可数的理科生(:P),我觉得这算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首先谈谈决定写书评的原因,并不是关于本书,而是决定以后每读一本书都要写一点或长或短的东西。一方面这种produce的模式能帮助我更好的消化书的内容,不会有过目忘的尴尬局面发生(因为从前就是如此T_T);另一方面在我的观念里,读书读太多未必是好事,这个道理算是John Nash教给我的(这家伙连教科书都不怎么读,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想出来,公式自己推出来),当然我不是Nash这样不世出的天才,走不了这么极端的路子,但读书至少不能像个黑洞一样吸收了吸收,我想的话,人来到世上能产生的最大的价值是他/她能distinctively produce something,也就是说,你可以给这个世界带来它曾经没有的东西。

    读书在我看来,是为这样的production提供背景,帮助你去看到一些尚未被回答甚至被提出的问题。我希望在每读完一本书之后,能够产生一些思考,向世界提出一些质询,我希望一本书在心中拍打的一阵海浪在退去后能留下贝壳。

    不过鉴于我见识极浅,写出来的东西大概在思想上也没有多少深度,先从这里开始吧,我相信深度是可以一点点挖掘的 :D

——————————————————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谈谈这本百页小书里的哲学家。我对哲学知之甚少,为什么突然跑来读Foucault,其实我不好意思说我是被这个穿高领毛衣的光头的帅气吸引的。这些都是次要的:),作为一个门外汉,首选当然是VSI。我觉得VSI的确名副其实,短小精悍,让我至少对Foucault的轮廓有了一个还算清晰的认识,而且Gary Gutting讲得非常全面。这个Introduction让我体验了一把思考过程中产生有趣东西的过程(正是这点有趣让它摆脱了纯粹的睡前助眠的作用^_^),我想我应该是发现了哲学家沉迷哲学的一些原因。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我觉得没有读懂的地方,如果实在要找原因,我想的话,大概10分来自英文的障碍,89分来自哲学的障碍,还有1分来自Foucault自己,当然一个门外汉敢于这样评论算是胆大包天了(不过反正这个书评也没人看我就这么不负责任地一说)。比如最不清晰的就是
 archaeology 和 genealogy 这两块,我自己的理解是,archaeology 更侧重于历史内容的研究,研究对象远到你可以站在旁观者角度来考察;而 genealogy 更加侧重历史对于现在的影响(history of present),现在的世界是怎样一步一步从历史中产生的。

    Foucault 有两个 point 让我印象很深刻,也让我非常认同。一是思维方式由历史环境所决定;二是现代观念中的 liberation 只是拿另一种内化的 norm 来约束人而已。Foucault 对文学、疯癫和性的研究兴趣,无疑反映了他试图突破这种限制的努力——从一种非常规的、不为世俗社会所接受的行为模式中寻找超越的可能性。看起来他讨论的问题都非常具体,并没有哲学或者数学里面追求极度 general 的抽离感,但贯穿他所有兴趣的主题却是非常明确的,仍然是对于 limit 的寻找和超越,对于 constraint 的突破。

    大致了解 Foucault 的生平后,另一个让我惊异的地方完全如 @TianXin Chen 所说:

            在米勒所勾画的福柯的这幅肖像里,哲学和自我实践有一种惊人的相互生产性,它们在彼此追逐:哲学知识似乎是对自我实践的辩护,同时,自我实践似乎也是哲学的满足形式和发展形式。福柯的哲学,首先是关注他自身的哲学,是探求自我秘密的哲学,其次才表现为一种一般性的理论知识形式;而福柯的实践,又为关于自身的哲学知识提供了证据,为这种理论形式找到了突破性的支点。理论和实践的关系,在这里,正如德勒兹有一次对福柯所说的,“任何没有碰过壁的理论都是不可能发展的,而实践就是用来凿穿这堵墙壁的。”在此,自我实践,或者按照福柯的说法,自我技术,并没有一个世俗的针对性目标,而毋宁说是在不断地摆脱和凿穿世俗的目标,也是在不断凿穿既定的有关人的理论知识。如果说自我实践确实存在着一个目标的话,那么,这个目标就是:自我的限度何在?

    但 Foucault 对于文学、疯癫的讨论不禁让人很自然地质询:他是不是走偏了?Foucault 希望从这种反常模式中发现新世界。这让我想起博尔赫斯的《巴别图书馆》,巴别图书馆里有世界上的每一本书,里面的书有所有字的排列组合,因此这个图书馆蕴藏了世界上的一切真理。但在这个图书馆里,绝大部分的书都是杂乱无章的,找到蕴含真理的书的概率是0。数学观点看来,真理所在的是一个零测集,在全空间中概率为1地遇到混沌。但换一种角度想,如果我们的 society norm 使我们的时空构成了万千可能性中的一个流形,那么 Foucault 所做的努力大概是在挣脱流形奔向更广阔的世界吧。(这种说话方式仿佛民科上身)。我想说的是,有可能这种突破 limit 的方向是无穷尽的,而 Foucault 选择的一种会不会通向的是杂乱无章的方向?当然,这对于其他人是一个很棒的启发,至少他让我们看到这个 limit 的存在,并告诉了我们突破的可能性,这对于我是一个很棒的思维体验,有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Foucault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