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的记忆

Proust的机器猫

读到最后一章,温泉疗养客,仿佛宝玉那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这一章我曾经看过,或许它作为独立的一本小册子,在某年某日的某地,被我不经心地翻阅过。混合着当时的漫不经心,沉入了记忆的暗流中。随着文本的展开,荷兰来的女巨人,仔细阅读报纸的男士,拖着艰难的步伐走进硫磺泉,又走向电梯的衰老的“黑塞”逐渐明朗起来。凯瑟琳真是一个友好的称呼。黛玉道:“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宝黛的感觉是准确的,而我需要再次确认,从结尾再返回开头,毫无疑问,不必奇怪我一定是读过的。时刻想起卢梭的《孤独漫步者的遐想》,我如此钟情于年迈的作家写下的回忆。“我常觉得,千百年来宗教、教言、心理学一直力图明示善与恶,是与非的学说,且不断以更微妙、更严格的方式对正义与服从作更高的要求,但其最终达于终点所获致的神奇洞识往往是——在上帝的眼中,一个忏悔的罪人,其价值往往高过99个正义之士。”即使卢梭声嘶力竭呼唤的忏悔遭到无数的质疑,在上帝面前,没有谁敢说比卢梭高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孤独者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者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