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革命 罗马革命 9.4分

恺撒和奥古斯都的不同——元旦节读塞姆政治学经典《罗马革命》印象

别鹤
恺撒始终立足于平民,同时借助世袭贵族元老院的内部矛盾,与缺乏政治话语权的资本家克拉苏和追求外战荣誉但缺钱的名将庞培,形成著名前三头同盟,用服务平民的基建吸引前者投资,用家族与后者结合拿到对外征战权,以前者巩固民众基本盘,以史上罕见的军事雄略运用后者征伐高卢、日耳曼、不列颠,并在前者战死、后者与元老院合谋敌对时,打遍西班牙巴尔干北非小亚细亚埃及,成为西方世界的终极征服者并打垮元老院贵族势力,执政后推行阶级和解,以一系列前无古人后罕来者的成套改革,实现全社会独立地权、普遍私有、政治宽容流通、小共同体向心竞争,导向奴隶制废除,并塑造罗马共同体为中心的欧洲前民族雏形,出现了拿破仑之前欧洲最有希望的时代。但东征帕提亚之前,不幸被元老院世袭贵族杀害,否则以恺撒当时的势头,注定为西方奠定一个类似于轩辕黄帝在东方奠定的,大道之行的聚合起源。

恺撒并非专制,他推翻的是元老院和被征服各地的世袭寡头,导向废奴:减债去息,降税免租,发粮分地,底层和行省进元老院,民选,信仰自由,医教与贱役及奴隶子女获公民权,限奴数,保护角斗士生命,废政治死刑,历法利农,市政就业,解行会垄断,反奢侈,统一货币,大赦政敌...
显示全文
恺撒始终立足于平民,同时借助世袭贵族元老院的内部矛盾,与缺乏政治话语权的资本家克拉苏和追求外战荣誉但缺钱的名将庞培,形成著名前三头同盟,用服务平民的基建吸引前者投资,用家族与后者结合拿到对外征战权,以前者巩固民众基本盘,以史上罕见的军事雄略运用后者征伐高卢、日耳曼、不列颠,并在前者战死、后者与元老院合谋敌对时,打遍西班牙巴尔干北非小亚细亚埃及,成为西方世界的终极征服者并打垮元老院贵族势力,执政后推行阶级和解,以一系列前无古人后罕来者的成套改革,实现全社会独立地权、普遍私有、政治宽容流通、小共同体向心竞争,导向奴隶制废除,并塑造罗马共同体为中心的欧洲前民族雏形,出现了拿破仑之前欧洲最有希望的时代。但东征帕提亚之前,不幸被元老院世袭贵族杀害,否则以恺撒当时的势头,注定为西方奠定一个类似于轩辕黄帝在东方奠定的,大道之行的聚合起源。

恺撒并非专制,他推翻的是元老院和被征服各地的世袭寡头,导向废奴:减债去息,降税免租,发粮分地,底层和行省进元老院,民选,信仰自由,医教与贱役及奴隶子女获公民权,限奴数,保护角斗士生命,废政治死刑,历法利农,市政就业,解行会垄断,反奢侈,统一货币,大赦政敌。

奥古斯都则有很大不同,是塞姆笔下借以刻画墨索里尼(但与墨索里尼也有不同)的“元首”,借恺撒声望与恺撒旧部安东尼联合“向罗马进军”(墨索里尼名言但与其阶级调和相反),以马略苏拉那样近乎于阶级斗争的公敌运动(尽管二人左右对立)血洗元老院,在安东尼争雄时,又与驯服的元老院世袭贵族联手,并借安东尼与埃及艳后关系,宣告“全意大利团结起来”(墨索里尼名言),把不再是阶级斗争的同党权力斗争,变成民族抗战(前民族阶段共同体进一步出现)。执政后,与服输的元老院形成以辛迪加寡头N家族联合为内幕,打破阶级世袭行省割据、吸纳人才为同盟的元首制,“意大利复兴”(墨索里尼名言)为号召,导向以维护社会自由和扩大罗马帝国边界(其实比起恺撒是缩减,控制向内)为形式的帝政,为维护自身支柱——世袭元老院寡头,首先要维护后者的畜养奴隶这种垄断资本,以行省掠夺供养,故本土自耕农破产和两极分化动荡为症结,故更加内向依托贵族世袭下的有限善治,家天下从此定局,走向恺撒的反面。

恺撒本想培养少年奥古斯都,成为自己那样『卡里斯马型超凡英雄』,但时不他与,可以说,墨索里尼类型即使实现民族胜利与阶级调和,上限也是奥古斯都,难以成为恺撒,英雄造时势毕竟太少。古代欧洲除了恺撒,再没第二人颠覆奴隶制经济的慢性自杀格局,以至于罗马帝国耗尽潜力后,迎来的是游牧蛮族和一神教神权的连续摧毁,及随之而来、迄拿破仑民法典方才天亮的,漫漫中世纪千年长夜。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罗马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罗马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