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而又美丽的感情

逆鳞

一次空袭,莫里斯险些丧命。炮弹击昏了莫里斯,也激活了萨拉心中潜在的天主教信仰。萨拉向天主祷告:要以远离情人的方式来远离罪行,以此保全莫里斯的性命。 萨拉不辞而别,莫里斯不知就里,妒恨交加地度过了两年。因怀疑萨拉另有新欢,莫里斯请私人侦探调查,结果从萨拉的日记中得知她一直爱他,只是出于对天主的许诺和敬畏才离开他。追悔之余,他提出要和萨拉私奔,开始新生活。此时萨拉已皈依天主教,没有答应他,并在不久后患病去世。 在萨拉心中,爱情和信仰可以同时存在,不相见并不意味着不相爱,而这种观点和世俗的人性要求又格格不入。萨拉内心的挣扎和苦闷,对莫里斯深沉的爱恋和逐步确立信仰的过程入木三分地刻画了现实生活中人性与宗教的冲突。小说结尾以萨拉的病死和莫里斯与亨利的和睦共居作结,给予读者以希望的期盼和一定的思考空间。 对于萨拉来说,是因为对莫里斯的爱才让她皈依天主,找到信仰,分手正是因为爱他,爱与信仰并不矛盾。而莫里斯确认为萨拉是因为信守天主才与他分手,分手是因为她不再爱他,爱与信仰是不可共存的。两位主人公对他们的恋情的终结看法迥异,这也正是这部小说的戏剧性所在。 在作者笔下,有西非的殖民地官员的苦恼,有拉...

显示全文

一次空袭,莫里斯险些丧命。炮弹击昏了莫里斯,也激活了萨拉心中潜在的天主教信仰。萨拉向天主祷告:要以远离情人的方式来远离罪行,以此保全莫里斯的性命。 萨拉不辞而别,莫里斯不知就里,妒恨交加地度过了两年。因怀疑萨拉另有新欢,莫里斯请私人侦探调查,结果从萨拉的日记中得知她一直爱他,只是出于对天主的许诺和敬畏才离开他。追悔之余,他提出要和萨拉私奔,开始新生活。此时萨拉已皈依天主教,没有答应他,并在不久后患病去世。 在萨拉心中,爱情和信仰可以同时存在,不相见并不意味着不相爱,而这种观点和世俗的人性要求又格格不入。萨拉内心的挣扎和苦闷,对莫里斯深沉的爱恋和逐步确立信仰的过程入木三分地刻画了现实生活中人性与宗教的冲突。小说结尾以萨拉的病死和莫里斯与亨利的和睦共居作结,给予读者以希望的期盼和一定的思考空间。 对于萨拉来说,是因为对莫里斯的爱才让她皈依天主,找到信仰,分手正是因为爱他,爱与信仰并不矛盾。而莫里斯确认为萨拉是因为信守天主才与他分手,分手是因为她不再爱他,爱与信仰是不可共存的。两位主人公对他们的恋情的终结看法迥异,这也正是这部小说的戏剧性所在。 在作者笔下,有西非的殖民地官员的苦恼,有拉美天主教神父的悲剧,有麻风病院里的阴谋,也有情报局内的暗战,而一切人性的变异,并非来自于病床上的缅想,而是不断演变的社会格局所投下的阴影。而结束这一切的,只有年华的老去与生命的消逝——正如一名印度僧侣所说,当你老了,世界上不管哪里,你看起来总是异乡。 圣经里有一段对爱的定义:“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纵观全文,至少在某一角度上来说,爱的最高表现形式,就是给予。萨拉是如此地爱莫里斯,以至于为了让他活过来,她宁愿背负离开他的痛苦,宁愿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一片沙漠里”,宁愿“孤零零地同亨利过完下半辈子,没有人爱慕我,没有人为我激动,就这么一边听着亨利同人说话”,“一边变为化石”。她是多么孤独,又是多么忍耐。 莫里斯的那些疯狂和压抑,正是证明了爱的存在。难以捉摸的爱情有时候喜欢用残忍的反证法,用逝去的爱的悲伤沉痛来反证爱的存在。 无论如何,正如萨拉所说的,爱不会终结,终结的只是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情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情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