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珍本古籍 揭秘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的奇妙之旅

daisy
在纽约城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墙内,藏有一批重要的珍本古籍,这是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迷藏珍宝之一。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建筑群(老照片)。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建筑群(老照片)。


什么能让一本书被视为“珍本”?罕见、独特、古老、装订类型、尺寸、价值、或插画——有些插画是如此迷人,以至于有些人想把它们撕下来带出去。一本珍本往往具备以上多种特征的集合。

现在博物馆里被视为“珍本”的许多卷册已被打上封存的标记,在严格的环境条件下,经过多重安保程序,秘藏于典藏区。



人们把珍贵的书平摊开来,以保护装订结构和内容。前景中的这本书是约翰·古尔德(John Gould)的《...
显示全文
在纽约城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墙内,藏有一批重要的珍本古籍,这是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迷藏珍宝之一。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建筑群(老照片)。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建筑群(老照片)。


什么能让一本书被视为“珍本”?罕见、独特、古老、装订类型、尺寸、价值、或插画——有些插画是如此迷人,以至于有些人想把它们撕下来带出去。一本珍本往往具备以上多种特征的集合。

现在博物馆里被视为“珍本”的许多卷册已被打上封存的标记,在严格的环境条件下,经过多重安保程序,秘藏于典藏区。



人们把珍贵的书平摊开来,以保护装订结构和内容。前景中的这本书是约翰·古尔德(John Gould)的《澳大利亚的哺乳动物》(The mammals of Australia)。

从第一部动物书籍、到《测天图》中的星图、从《1678年的印度购物指南》、到罗塞尔·冯·卢森霍夫和他的《蛙类自然史》、从亚历山大·威尔森的《美国鸟类学的起源》、到世上第一部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综述……

这些神秘又有趣的自然书籍横跨印刷启蒙时代,见证了凸版印刷和“凹雕”印刷的技术传承。早期伟大的“驴友”们没有照相机,靠非凡的艺术天赋,才为我们留下这些珍贵的书籍文献和精妙绝伦的插画,科学的艺术,艺术的科学,它们是科学艺术家们给人类留下的恒久的礼物。

哪怕放在几百年后摄影当道的今天,这些图书依旧让人叹为观止,这些插画仍然时髦、真实!

《自然的历史》整理收集了一些在图书馆的珍本典藏中最具科学意义、最珍贵稀有、拥有最美丽插图的珍本。让我们望梅止渴,来一场短暂的大自然奇妙之旅!



G.S.波里所使用的科学仪器,包括解剖工具、显微镜和一台测量闭壳肌收缩力的装置。

从第一部动物书籍、到《测天图》中的星图、从《1678年的印度购物指南》、到罗塞尔·冯·卢森霍夫和他的《蛙类自然史》、从亚历山大·威尔森的《美国鸟类学的起源》、到世上第一部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综述……

这些神秘又有趣的自然书籍横跨印刷启蒙时代,见证了凸版印刷和“凹雕”印刷的技术传承。早期伟大的“驴友”们没有照相机,靠非凡的艺术天赋,才为我们留下这些珍贵的书籍文献和精妙绝伦的插画,科学的艺术,艺术的科学,它们是科学艺术家们给人类留下的恒久的礼物。

哪怕放在几百年后摄影当道的今天,这些图书依旧让人叹为观止,这些插画仍然时髦、真实!

《自然的历史》整理收集了一些在图书馆的珍本典藏中最具科学意义、最珍贵稀有、拥有最美丽插图的珍本。让我们望梅止渴,来一场短暂的大自然奇妙之旅!



索马里瞪羚(眼神迷死人不偿命呀!)。约瑟夫·斯密特(1836-1929)绘制了这幅插图,斯密特被认为是沃尔夫死后美国最杰出的动物画家。



德国画家阿尔布雷特·丢勒画的犀牛(举世闻名)。



《昆虫》生动地展现了奇妙的自然生态,文字简洁、内容丰富、装帧精美,每册都有彩色照片。它的丝网印刷封面依然留有原始棉缎带的碎片。



德国博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自然界的艺术形态》的插图(要多绚烂有多绚烂!)



巴西角蛙(它看上去怎么那么委屈呢?)



路易斯·里纳德《奇异动物之书》中的插图(鱼会有这么搞笑的表情?)



(严肃的)“猫头鹰”。由于预算紧张,威尔森不得不在一幅图中绘制尽可能多的物种,这种节约的举措使他的插图别具风格。



德国自然主义学者玛丽亚·西比拉·梅里安的著名作品,在她生活那个年代,她被认为是与魔鬼共舞的人。



施莱伯所绘斑马(它那专注的眼神,想必和艺术家一样)。

[img=14:C]
[/img]

(调皮的)“唐氏地松鼠”。唐氏花鼠(Tamias Townsendii)是巴奇曼在1839年首先描述的,他和奥杜邦将它称为地松鼠。这种活泼的生物居住于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沿海。



罗塞尔·冯·卢森霍夫《蛙类自然史》的插图。



小河马(看他那傲娇的小眼神),奥巴亚斯科(Obayasch,1849-1878)在等待前往伦敦动物园时,绘于英国领事馆的开罗花园。领事默瑞先生(Mr.Murray)形容这些河马就像纽芬兰的小狗一样顽皮。动物学会的首席画家约瑟夫·沃尔夫根据草图为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上了色。



到了1850年,烫金工艺设计被用于吸引眼球并宣称书籍的内容。它们常常点缀着自然史书籍的精装布面书脊。事实上,某些书的书脊装饰的确比封面的装饰还要华美,因为出版商意识到潜在读者应该在书店的书架上看到烫金装饰。右起第二本是《在东印度群岛旅行》(Travels in the EastIndian Archipelago),它的书脊上绘有一棵细细的棕榈叶,这本书是由博物馆的创立者之一阿尔伯特·史密斯·比克摩尔(Albert Smith Bickmore)撰写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然的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然的历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