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很焦虑,很多时候是因为身份

羽伴驿心
苹果还是苹果的年代已经过去,菊花也不再是那朵菊花了。当终于某个人按耐不住,把自己的肾拿去换一个苹果的时候,我们的价值观被彻底重构了。我们无法感同身受缺个肾的身体是怎样的,却能明白那种在社会界定的成功典范面前,被夺去尊严和尊重的痛楚。而他,用实际行动,拿肾去换了一种认同。
    社会中的每一个生命,存在的价值就是用来对比的。模范、英雄、嫉妒、努力、堕落~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来界定存在的等级和身份,是高贵,还是贫贱。从古到今,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以后亦是如此。我们的价值观,就是以此构建起来的,形成了无休止满足的欲望,和无法平衡的心态。
    所以,我们很焦虑。我们无法容忍人生的失败,这种耻辱感如病毒一般,侵蚀我们的意识,我们没能使世界信服我们自身的价值,从而获得到了怨恨成功者且自惭形秽的境地。
    因为,我们把自我的看法,决定于他人对我们的看法。
    怨谁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身份的焦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份的焦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