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 哲学 7.9分

着魔的猎人

汪个汪LY
一个这样的世界。

        在乡下的住宅里,在室内,弥漫着一种夹杂了汗垢、散发出炽热体味的、淡淡的玫瑰色空气。

        在加利福尼亚宽阔的公路,或者是穿越落基山脉的蜿蜒山路上,他驾着车,怀着莫名的、根本无望的希望,欣赏着窗外所谓与命运同在的风景。而她坐在一旁,心不在焉,烦躁不安,对那些性感的褐红色山峰和母亲般的河谷毫无兴趣。她一个劲地玩弄手指甲,或者用失去焦点的双眼,往脚趾的方向望着。

        穿过乡村,穿过阳光斑驳的丛林。那些气派与不气派的汽车旅馆。5美元一晚。不得带宠物。着魔的猎人。网球场上充满活力的匀称四肢和甘甜的汗水。无邪的笑容。一个玩笑。她跑向下一个街区。她又回来。夜里狂乱的爱抚。把生活掰成大小相似的块状,漫不经心地往身后抛去。一天又一天。

        然后,她消失了,消失得很平淡。就这样。一年,两年....三年。故事这样继续,仿佛一条乐谱上的渐弱符号,在无限远的地方缩小为一个点。就在有限与无限之间那一...
显示全文
一个这样的世界。

        在乡下的住宅里,在室内,弥漫着一种夹杂了汗垢、散发出炽热体味的、淡淡的玫瑰色空气。

        在加利福尼亚宽阔的公路,或者是穿越落基山脉的蜿蜒山路上,他驾着车,怀着莫名的、根本无望的希望,欣赏着窗外所谓与命运同在的风景。而她坐在一旁,心不在焉,烦躁不安,对那些性感的褐红色山峰和母亲般的河谷毫无兴趣。她一个劲地玩弄手指甲,或者用失去焦点的双眼,往脚趾的方向望着。

        穿过乡村,穿过阳光斑驳的丛林。那些气派与不气派的汽车旅馆。5美元一晚。不得带宠物。着魔的猎人。网球场上充满活力的匀称四肢和甘甜的汗水。无邪的笑容。一个玩笑。她跑向下一个街区。她又回来。夜里狂乱的爱抚。把生活掰成大小相似的块状,漫不经心地往身后抛去。一天又一天。

        然后,她消失了,消失得很平淡。就这样。一年,两年....三年。故事这样继续,仿佛一条乐谱上的渐弱符号,在无限远的地方缩小为一个点。就在有限与无限之间那一段看不见的神秘区域,心灵和生活都在酝酿着各自的破碎。

        当他和她再次相见,他已下定决心。“不,爸爸。”一个被乱伦摧毁的童年,成了爱情的畸形培养皿。她腆着怀孕的腹部,里面是另一个年轻男人的后代。憔悴的洛莉塔,生命离她越来越远。

        他最终杀死了那个男人,为了已经毫无意义的自私的占有欲。在撬开酒瓶的欢快声音中,他离开尸体的家,开车。冲上路边绿草如茵的山坡。他脑海里一定出现了几年前的那幅画面:一辆汽车停在草坪上,车门敞开,一个女人躺在旁边的血泊里。

 
=======================================================

 

        《洛莉塔》在平淡的叙述中,透出一种忧伤。阳光明媚的午后,一切都这样平静地流动,流向绝望的终点。尽管这个版本翻译得差强人意,仍掩盖不了这股不幸的气息。回过头看,宿命的影子总藏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人们能感觉到它,却始终不能确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