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重, 即使革新也要慢慢的革

eddy
生命有轻重之活法,小说中三个重的,三个轻的, 作者貌似倾向于重的, 要不咋是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轻代表这漂浮,自由,不受约束,偏左的一种活法,重意味着尊重传统,不愿意革新,保守的偏右,当然哲学层面的左和右都是相对的, 过左和过右都对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记得逻辑思维讲过宋朝的特点, 那就是固守祖宗之法,祖宗定下的规则,不要冒险的去动, 任何的改革都是如此,存在即使合理的,即使改革,也不能全盘否定,说不定革的就是自己。我希望重一点的活着。宋朝有一个讨论, 范仲淹和谁讨论一个大臣该不该杀, 那个士大夫犯下了重罪,但是宋朝定下了不要杀士大夫的规矩,范仲淹说,不能让皇帝下了杀士大夫的先例,如果此举一开,说不定皇帝下次就会呈一时之快,下次掉头的有可能就是我们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