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不该自卑,但她因自卑而动人

哩离李栗linzi
我叫程灵素,禾呈程,灵枢的灵,素问的素。
这是开头,也是结局。胡斐不懂这名字的深蕴,可是她还是愿意告诉他。

那村女抬起头来,向胡斐一瞧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这么一抬头,登时精光四射。胡斐心中一怔:“这乡下姑娘的眼睛怎么亮得如此异乎寻常?”
异乎寻常,这第一眼的相识就注定了,不可能是爱情。

那村女低下了头,冷冷地道:“不知道。”语音甚为清亮。
金庸也是很爱程灵素了,她长得不美,也要让她有过人之处,眼睛是亮的,声音也是清澈的。程灵素一直冷静而自卑。

程灵素微微一笑,道:“你是为我的一片好心,胡大哥,我还是领你的情。”程灵素回眸一笑,意示嘉许。
药王谷的共同经历应该是程灵素最快乐的时光了,她以为的世界就是她以为的世界。

程姑娘人既聪明,心眼儿又好,这份本事更加不用提了。人家对你一片真心,这一辈子你可得多听她话。
那首山歌听起来的确苍凉而深情。

程灵素的脸颊霎时间变为苍白,大声笑道:“好啊,那有什么不好?我有这么一位兄长,当真是求之不得呢!”
失态了,深情毕露。

见他神色黯然,似乎心中难过,也不相询,只和他说些闲话。
陪伴是无可奈...
显示全文
我叫程灵素,禾呈程,灵枢的灵,素问的素。
这是开头,也是结局。胡斐不懂这名字的深蕴,可是她还是愿意告诉他。

那村女抬起头来,向胡斐一瞧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这么一抬头,登时精光四射。胡斐心中一怔:“这乡下姑娘的眼睛怎么亮得如此异乎寻常?”
异乎寻常,这第一眼的相识就注定了,不可能是爱情。

那村女低下了头,冷冷地道:“不知道。”语音甚为清亮。
金庸也是很爱程灵素了,她长得不美,也要让她有过人之处,眼睛是亮的,声音也是清澈的。程灵素一直冷静而自卑。

程灵素微微一笑,道:“你是为我的一片好心,胡大哥,我还是领你的情。”程灵素回眸一笑,意示嘉许。
药王谷的共同经历应该是程灵素最快乐的时光了,她以为的世界就是她以为的世界。

程姑娘人既聪明,心眼儿又好,这份本事更加不用提了。人家对你一片真心,这一辈子你可得多听她话。
那首山歌听起来的确苍凉而深情。

程灵素的脸颊霎时间变为苍白,大声笑道:“好啊,那有什么不好?我有这么一位兄长,当真是求之不得呢!”
失态了,深情毕露。

见他神色黯然,似乎心中难过,也不相询,只和他说些闲话。
陪伴是无可奈何的另外一种方式。

我多想听她说说她自己的事,可从今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不爱,只有这个原因而已,胡斐才自始至终感觉他猜不透程灵素的心思。

很凄凉,很伤心,可是干净利落,一了百了,那真不愧为“毒手药王”的弟子,不愧为天下第一毒物“七心海棠”的主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雪山飞狐(新修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