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学中源”到“世界同源”

松鼠老孙
评从“西学中源”到“世界同源”——评易中天《祖先》《国家》
【2013年的书评,重发】
初听到易中天要重写中国通史,嘴巴有点合不拢,心想“他行吗?”后来想到易中天这些年写的《帝国的终结》《帝国的惆怅》《先秦诸子百家争鸣》《费城风云》都很有见地,甚至比《品三国》更有料。那么“易中天中华史”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此反而有了一些期待:一位把古今中外都收入视野的中文系教授,又是在媒体上敢于直言的学者,写起中国通史来比传统历史作品总会多一些不一样的味道吧。
到了5月份,“易中天中华史”《祖先》《国家》开始进行媒体宣传,其中一则新闻是“易中天重写中华史, 5000年被缩水为3700年”。看到这新闻标题,熟悉易中天著作的读者就知道,他的视野绝不会局限在老生常谈的“历史悠久、地大物博”,而是站在了世界史的高度上重新阐述。说到世界,我就想起了“地球”这个词在中文中的出现。
17世纪,明末清初,随着西方传教士渡海东来进入中国,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了第一次较为深入的交流,对双方都产生了影响,也是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起点。比如英国公务员制度的建立就借鉴了中国文官制度的优点。中国人则第一次知道了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时期的...
显示全文
评从“西学中源”到“世界同源”——评易中天《祖先》《国家》
【2013年的书评,重发】
初听到易中天要重写中国通史,嘴巴有点合不拢,心想“他行吗?”后来想到易中天这些年写的《帝国的终结》《帝国的惆怅》《先秦诸子百家争鸣》《费城风云》都很有见地,甚至比《品三国》更有料。那么“易中天中华史”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此反而有了一些期待:一位把古今中外都收入视野的中文系教授,又是在媒体上敢于直言的学者,写起中国通史来比传统历史作品总会多一些不一样的味道吧。
到了5月份,“易中天中华史”《祖先》《国家》开始进行媒体宣传,其中一则新闻是“易中天重写中华史, 5000年被缩水为3700年”。看到这新闻标题,熟悉易中天著作的读者就知道,他的视野绝不会局限在老生常谈的“历史悠久、地大物博”,而是站在了世界史的高度上重新阐述。说到世界,我就想起了“地球”这个词在中文中的出现。
17世纪,明末清初,随着西方传教士渡海东来进入中国,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了第一次较为深入的交流,对双方都产生了影响,也是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起点。比如英国公务员制度的建立就借鉴了中国文官制度的优点。中国人则第一次知道了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时期的西方科学,包括“地球”这个概念。
古希腊学者早在公元前 6世纪提出了充足的证据证明,我们脚下的大地其实是球形的。中国古代天文学也很发达,可惜从未明确认识到这一点。把“地球”概念带到中国来的,是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他带给中国人一幅《坤舆万国全图》,第一次把“世界”展示在国人面前。很可惜,我们的科学或历史课本上对这一历史事件评价不足,甚至故意隐去了“地球”概念此时才传入中国而不是本土产生的事实。更奇怪的是,明末清初不少中国学者接触西方科学文化之后,并不以为然,甚至鼓吹西方天文学、数学等是从中国流传过去的,即所谓“西学中源”说,认为“西法虽微(精密),究其原实皆我中土开之”,西方虽然先进,却是中国文化的后辈。今天看来,这种说法挺可笑的,当时的学者毕竟还没有意识到“世界”有多么大,除了“天朝上国”之外,还有同样发达的文明存在。
这种“西学中源”说在清末民初随着西方文明的再次涌入而再度泛滥,至今仍有其市场,被人津津乐道,成为拒绝学习先进文化和科学的理由。“为什么现代科学没有在中国本土产生?”——“李约瑟问题”或“钱学森问题”时时被人提起,但如果我们不能认真地回顾历史,检讨我们的不足,那给出的答案也必然是没有说服力的,也就难以取得实质性的进步。
不仅科学如此,我们的历史教育同样喜欢强调“上下五千年”,却避讳了“文明”本身的定义。一般来说,对于“文明”出现判定标准是城市、文字和国家制度。根据这个标准,最早的文明是公元前 3500年左右的苏美尔文明(两河流域,即今伊拉克一带),其次是古代埃及(约前 3100年)、古代印度(约前2500年),然后才轮到我们中国(约前 1500年)。换句话说,5000年文明“缩水”,不是易中天之“过”,而是在学术界流传已久的标准,只不过在公众传播中被避讳了,没有得到很好普及而已。
易中天没有跟着教科书继续避讳,在《国家》的第一章就点出了“文明”的概念,指出“国家,是文明与史前的分水岭”。骄傲使人落后,虚心使人进步。正确认识我们在世界历史上位置,认识我们自己,是重新成为现代文明国家的起点。仅凭这一点,“易中天中华史”可以期待是一部划时代的历史作品。

这一部规模宏大的“讲坛体”通史,第一册《祖先》选择从神话开始讲述,这一点既继承了也颠覆了许多传统。《史记》就是从神话开始的,比如黄帝能够率领熊罴驱使虎豹。但到了现代史学诞生,对古代传说产生了怀疑,认为神话都是无稽之谈,古史中的很多记载都缺少考古证据。比如胡适讲中国哲学史,撇开了三皇五帝尧舜禹,直接从孔子、老子讲起。而 20世纪以来,学者们重新发掘出了神话的价值,神话不只是神怪故事,其中包含了史前先民对于民族历史的久远记忆,不过在漫长的年代中口耳相传模糊了本来面目。《祖先》站在世界文化史的高度,剖析了夏娃、女娲、伏羲等神话传说中所蕴藏的从古代狩猎采集社会,到农业定居社会的演变。这些对于神话的解构和价值重建,并没有破坏它们原有的美感,反而揭示了其深层的意义和联系。而且《祖先》还指出,这些神话不仅仅是中华民族先民的历史,也是世界共同的记忆。
在我们的教科书中,总是不厌其烦地强调“ XX人”生活在几十万上百年前,但“忘记”了指出,实际上根据现代考古学和基因组的证据,这些“ XX人”并不是我们的祖先。当前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约十万前才从非洲走出来的现代智人的后裔,不同人种和民族只是一家人不断分家所形成的。换句话说,当前世界上所有人类都是同源的。所以温家宝总理到非洲访问时,下飞机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回家了”。就像古代神话一样,各地古代文明中有很多相通的因素,有些可能来自同一起源。比如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通过生物学结合语言学分析表明,全世界的语言可能均来自亚洲的里海南岸。
第二册《国家》,并没有直接讲述夏商周,继续在世界史巡游,寻找国家起源的秘密。从古希腊(雅典、斯巴达)、古罗马,直到美国,在这里我们窥见了《费城风云》的风采。作为文明要素的城市,自然也成为易中天关注的焦点。城市的意义有两个,一是为了安全,二是为了自由。东方的城市侧重前者,欧洲的城市(尤其是自中世纪以来)侧重前者。中世纪的德国流行着一句谚语 :“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 (Stadt Luft macht frei)。这些对于城市“起源”的探究,对于当前的城镇化、城市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都有着直接的借鉴意义。
历史书汗牛充栋,但读“易中天中华史”,分明感觉到我们对于历史讲述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尤其是新颖的观点太少,能够反映学术界前沿成果的历史普及读物实在太少。易中天中华史的讲述充满了新奇的故事,以历史的经纬线串起来今天的思考。“易中天中华史”带着我们从世界的角度,重新认识作为地球村一员的中国的历史,这种学术阅历与“讲坛体”相结合的创新讲述,必将对我们的历史常识普及产生重要影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易中天中华史:祖先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中天中华史:祖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