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放弃,下一代也会放弃

鲁夫鲁夫
艾迪:在我看来,她是大部分女性的缩影。简言之,凤凰、孔雀的价值,世人一望而知。而白色香花、白鸟、白蝶的价值,就要验证了。世人只会追逐凤凰孔雀,给它们标上高不可攀的价格,但对常见之物视而不见。大部分女性被视而不见。
被视而不见的人一定会焦虑,无以肯定自身存在的理由。
她们要么通过作恶来突显自己,要么用“圣洁善良”标榜自己,或用痴情、花痴来标记自己。
标记之后,她们也为标记所束缚。
她的人生在被求婚的那一刻起,觉得这就是“我的归宿”。因为没有其它更好的人向她求婚。所以她觉得爱情与她无缘,变得优秀亦无可能。
但她不知道人生漫长,在她此刻放弃的机会,一定会让她后悔(与更好的人结缘的机会或更珍惜自己的机会)
这是第一个转折。
生完第一个孩子,体会到了当主妇的艰辛。她说不想再生了,丈夫轻易就否决了:你还没下完崽子呢。
于是从那时起,丈夫就变成一个盛着冰凉液体的瓶子,对她来说,不再有情感和尊重的意义了。她连假装爱他也不可能了。她厌恶他。
这是第二个转折。
后来她爱上了一个牧师。这是一种英勇浪漫的爱。她不怕被世人遗弃,只是为了保全他名誉,才隐瞒真相。而且她坚信他们共同的结晶:会...
显示全文
艾迪:在我看来,她是大部分女性的缩影。简言之,凤凰、孔雀的价值,世人一望而知。而白色香花、白鸟、白蝶的价值,就要验证了。世人只会追逐凤凰孔雀,给它们标上高不可攀的价格,但对常见之物视而不见。大部分女性被视而不见。
被视而不见的人一定会焦虑,无以肯定自身存在的理由。
她们要么通过作恶来突显自己,要么用“圣洁善良”标榜自己,或用痴情、花痴来标记自己。
标记之后,她们也为标记所束缚。
她的人生在被求婚的那一刻起,觉得这就是“我的归宿”。因为没有其它更好的人向她求婚。所以她觉得爱情与她无缘,变得优秀亦无可能。
但她不知道人生漫长,在她此刻放弃的机会,一定会让她后悔(与更好的人结缘的机会或更珍惜自己的机会)
这是第一个转折。
生完第一个孩子,体会到了当主妇的艰辛。她说不想再生了,丈夫轻易就否决了:你还没下完崽子呢。
于是从那时起,丈夫就变成一个盛着冰凉液体的瓶子,对她来说,不再有情感和尊重的意义了。她连假装爱他也不可能了。她厌恶他。
这是第二个转折。
后来她爱上了一个牧师。这是一种英勇浪漫的爱。她不怕被世人遗弃,只是为了保全他名誉,才隐瞒真相。而且她坚信他们共同的结晶:会从火里水里救出她。她相信作为人的尊严,爱的尊严,可以在朱厄尔身上实现。
她人生的救赎最终指向了自己的孩子,母子连心,其利断金。


杜威·德尔比自己的母亲还要“蠢得离谱”,更加听任命运摆布,更不负责任(麻木迟钝不思考)。
一开始她与“同村青年”欢好(实际是诱奸或强奸:她并不是出于喜爱自愿与之SEX),她也自视甚低,以为这“就是爱”。她是被选中的,但是作为受害者被选中,不是被当作新娘或是挚爱。
后来她去城里买堕胎药,被渣男以身体交易哄骗。药很贵,她不得不陪卖药者睡(其实药不贵,只是她缺少信息来判断。而且她在男人面前是无力、不敢置疑的。也可见母亲没教她如何应付这世道,任她自生自灭)。
她回家后,肚子仍变大,原来药是假的。她无力去返回找骗子讨回公道。她在家里孤立无援。不象那个俄国姑娘,跟哥哥哭诉被父亲强奸,哥哥就为了她主持了正义。
然后当朱厄尔看出她怀孕,她就说:你想让父亲知道吗?你想用这个事实杀死他吗?
而实际上她知道父亲是决不会为此自杀的。真正无地自容的只有她一个。她原本就没有人疼,更不想沦落到被所有人羞辱。但实际上,她迟早会暴露,她一路隐瞒,最后只落得被全村人笑话,甚至可能难产送命(没人站在她那边)。
她把所有的愤怒:那个让她怀上的人、骗她的药房人,全都转移到了达尔身上,也就是:我不想再让你盯着我看。
她用凶残对付达尔,可能毁了他,但她已不在乎。
既然她也会被毁掉,她何必怜惜别人?
或者说,母亲对她的漠视(导致她麻木地被所有揩油的男人伤害),最终由母亲的儿子承受了离奇的嫁祸。
卡什的视角几乎就是作者的视角。但他眼看着达尔被抓走却没有阻止。杜威·德尔吓到了他(阴暗仇恨),父亲安斯让他恶心(也就是生儿子当劳动力自己借机偷懒),但他觉得:这才是达尔“该去的地方”。
世事本就荒谬,惟有静等一切过去。好人所作的无偿牺牲大概也是没用的,虽然卡什仍然在做。你爱,未必有回报。作恶,未必被更大的恶吞噬。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我弥留之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弥留之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