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叙的艺术

点落秋雨

那天,和烟草聊完工作之后随意地到上海书城去逛,意外发现了这本书。我从书架上把它抽出来,摩挲着封面近乎喃喃自语:迟卉居然又出长篇了,我居然不知道!是呢,毕业之后不再关注《科幻世界》,也基本和国内科幻“断绝了关系”。看到曾经的这一批科幻作者还在写东西,内心涌起近乎幸福的欣喜。

翻开书,序曲部分就把我完全吸引住了。

在惨案发生之后,终点镇上的每一个人都说,那年春天的确是意象频发,噩兆从生。
他们说自己听到雷声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滚动,看见黄鼠狼抱着鸡蛋在街道上飞跑,几十年的老榆树被黑白斑点的毛毛虫吃得一片叶子都不剩;他们说乌鸦像是嗅到了死人的气味,成百上千只在坟场中栖息;还有七里庙中那尊土地爷神像,居然再某个下着细雨的春季夜晚突然倒塌。
其实,我清楚得记得那段时间,从沐冬直到初春。我没听到过晴天闷雷,也没看到黄仙爷过街。山沟里的小镇,毛毛虫和乌鸦一直都多得很。土地庙的香火断了五六年了,要我说,早该塌了。
那年我十二岁,上初一。

这段倒叙很吸引人,让我忍不住去探究在主人公12岁的时...

显示全文

那天,和烟草聊完工作之后随意地到上海书城去逛,意外发现了这本书。我从书架上把它抽出来,摩挲着封面近乎喃喃自语:迟卉居然又出长篇了,我居然不知道!是呢,毕业之后不再关注《科幻世界》,也基本和国内科幻“断绝了关系”。看到曾经的这一批科幻作者还在写东西,内心涌起近乎幸福的欣喜。

翻开书,序曲部分就把我完全吸引住了。

在惨案发生之后,终点镇上的每一个人都说,那年春天的确是意象频发,噩兆从生。
他们说自己听到雷声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滚动,看见黄鼠狼抱着鸡蛋在街道上飞跑,几十年的老榆树被黑白斑点的毛毛虫吃得一片叶子都不剩;他们说乌鸦像是嗅到了死人的气味,成百上千只在坟场中栖息;还有七里庙中那尊土地爷神像,居然再某个下着细雨的春季夜晚突然倒塌。
其实,我清楚得记得那段时间,从沐冬直到初春。我没听到过晴天闷雷,也没看到黄仙爷过街。山沟里的小镇,毛毛虫和乌鸦一直都多得很。土地庙的香火断了五六年了,要我说,早该塌了。
那年我十二岁,上初一。

这段倒叙很吸引人,让我忍不住去探究在主人公12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这段文字本身就很优美,要我说,光读着就是享受呢!

提到倒叙,近期遇到的一部神作是《女神异闻录5》,啊,你说它是游戏为什么要加个书名号?因为在我眼里,不管是小说、电影还是游戏,它们都是同等地位的“作品”。等稍过些日子,要好好地分析一下P5的叙事方式,这个让我感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游戏,到底是怎么设计出来的。我想试试看写游戏评论。

回到正题,在开头一堆连续杀人事件悬念之后,接下来的故事有点混乱。小时候的一条线,以及现在的一条线,这个我能理解,但是到后面,你说这些连续杀人事件只是人工智能和人类群体意识的交流和对抗?这我就无法苟同了。这个念头本身是比较好的,但行文中没有交代清楚,另外,开头声势浩荡的杀人事件,最后就给出了这么个“凶手”,总让人感觉虎头蛇尾。

刚巧最近同时在看东野圭吾的小说,忍不住想,那些写侦探小说的作家们,是如何把一个杀人事件构思出来的呢?侦探小说,因为本身带悬疑特质,一般都能吸引人读下去,那这种侦探小说中的“悬疑”,能否借来用到日常的写作中去?(当然,这就要求平时的写作量要大,有足够的量来尝试不同的写法。)

貌似又偏题了。

总之,迟卉的这部小说,开头很棒,结尾莫名其妙,让我有一点点小失望。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能够超越她《伪人算法》的小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2030·终点镇的更多书评

推荐2030·终点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