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文学的零度

D先生

草读了罗兰巴特的《写作的零度》,只因前几日收看一场关于古典诗词赏析的讲座,其间周汝昌老先生批驳了“欣赏文学不必做到知人论世,作品是不必究其来处的私生子”的观点, 这个观点则正是出自这本《写作的零度》。今日读过,只觉得晦涩难懂,没有基本的文学研究素养,读起来就是自找苦吃,我秉持着硬着头皮读下去的无赖精神,总算也是通读了下来,果真读完只觉得是周老先生冤枉了罗兰巴特啦,作者所讨论的零度并非文学作品的零度,而仅仅是写作这一行为的零度,文学作品的最终成型是以写作为轴心串联起了作者的个人文风和固有的语言体系,语言,文风,写作这三者中,前两者就是周老所说的知人论世的依据和体现,而第三者则是一种可以摆脱时代束缚而恒古不变的创作因素,古今中外的作家能在不同的时代风格中,用不同的语言实现共同的美学追求,不得不说这其中确实有不必究其出处而放之四海皆准的创作要素,在罗兰巴特看来,这就是“写作的零度”吧!作者的观点并没有动摇我“读书需知人论世”的观点,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写作的零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作的零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