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奥斯维辛之后的上帝观念》读后

梅大姑

作者:肖向龙

好早就听说过这么一个演讲,直到前两日在书店见到它的中译本,薄薄的三十几页。但这些简短的文字并不那么明快易读,我几乎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把它读完。之所以难读,一是因为德语思想表述的严谨与艰涩,二是因为这片演讲本身所表达的思想的沉重与真实。当我读完之后,似乎心中开启了一道通往至高者的亮光,我似乎看到了隐约而真实的存在着的上帝。而且我不揣浅陋,急于将自己的感受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先说说本文的作者的情况。作者是一位犹太人,汉斯·约纳斯,1903年生于德国,年轻时曾师从海德格尔学习哲学,与阿伦特同为海氏的两大弟子。他的母亲也象无数无辜的犹太人一样,在奥斯威辛的集中营遭到灭绝人性的“处置”。作为一个幸存者,他觉得“那些亡魂是无辜的,我无法拒绝他们,觉得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如同回答他们那业已衰弱下去、向无言的上帝呐喊一般。”他就是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神学思考与探求,奥斯威辛是他思考的起点,所以他的思索才叫“奥斯威辛之后的上帝观念”。

那么奥斯威辛到底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呢?约纳斯认为,奥斯威辛标志着这样一种人类的生存境况的到来,即“对于与奥斯威辛有关的事件,一切都不再有效...

显示全文

作者:肖向龙

好早就听说过这么一个演讲,直到前两日在书店见到它的中译本,薄薄的三十几页。但这些简短的文字并不那么明快易读,我几乎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把它读完。之所以难读,一是因为德语思想表述的严谨与艰涩,二是因为这片演讲本身所表达的思想的沉重与真实。当我读完之后,似乎心中开启了一道通往至高者的亮光,我似乎看到了隐约而真实的存在着的上帝。而且我不揣浅陋,急于将自己的感受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先说说本文的作者的情况。作者是一位犹太人,汉斯·约纳斯,1903年生于德国,年轻时曾师从海德格尔学习哲学,与阿伦特同为海氏的两大弟子。他的母亲也象无数无辜的犹太人一样,在奥斯威辛的集中营遭到灭绝人性的“处置”。作为一个幸存者,他觉得“那些亡魂是无辜的,我无法拒绝他们,觉得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如同回答他们那业已衰弱下去、向无言的上帝呐喊一般。”他就是从这里开始了自己的神学思考与探求,奥斯威辛是他思考的起点,所以他的思索才叫“奥斯威辛之后的上帝观念”。

那么奥斯威辛到底对人类意味着什么呢?约纳斯认为,奥斯威辛标志着这样一种人类的生存境况的到来,即“对于与奥斯威辛有关的事件,一切都不再有效。在此,占有一席之地的不是忠诚或不忠诚、信仰或不信仰,不是罪过或惩罚,不是考查、证词和拯救的希望,甚至也不是强或弱、英勇或胆怯、固执或谦和。…对此,根本没有提供任何机会。那些一如既往地还是耶和华的证人不是为了信仰而死,并且不是因为其信仰或者因为其为人的任何一种意志倾向而被谋杀。”

这对于中国人来说,似乎并不难解释和接受,它无非说明有些人(如纳粹)丧尽天良,泯灭人性。但是对于相信上帝就是创造、公义和拯救的犹太人而言,上帝就是他们历史的主宰,可是“奥斯威辛”事件发生了,这使得他们的传统的上帝观念成了问题。约纳斯问道:“怎样一个上帝能够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必须注意到,约纳斯提问的方式很特别,他不是提问“到底有没有上帝”,而是提问“这是怎样一位上帝”。这就是犹太人的信仰,他们即便遭遇灾难,面临疑惑,他们可以向上帝发问,可以向上帝诉求,但从不否弃神的存在。我相信那些死在奥斯威辛的犹太人,也是带着这样的问题走向死亡的。约纳斯就试图回答这样的问题,以告慰无辜死去的灵魂。

约纳斯认为,我们传统上相信上帝是全善的而且全能的。但是上帝面对奥斯威辛这样令人颤栗的罪恶却不加干预是为什么呢?我们如果确信上帝的善的意愿是确定不移的,那么只能说明上帝要么不是全能的,要么是不可理解的。约纳斯最后确认:“不是因为他(上帝)不愿意,而是因为它不能。”

为什么上帝不能呢?在创造以前,上帝本来是生活在时间空间之外的,不受任何限制的,那时“一切在一切中存在”,没有任何特殊性与限定性,他本身是自足完善的。但是上帝“通过智慧的费解的行动,或者爱,或者通过某种作为神圣动机的东西,放弃了通过他自己的力量保障他自身需要的满足者已努力”,“他通过创造本身放弃了一切在一切中存在”。上帝的创造行动就是以“自我限制为一个世界的存在和自治开辟了空间”。这种行动就是上帝的一个自我放弃和牺牲的行动。上帝借助于“放弃自己的神圣不可侵犯而允许世界的存在”。

由此,上帝就是一个受难的上帝。他的创造行为便以受难开始。在他创造之后,他便将自己与人类世界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了,人类是他神圣计划的中心,所以人类的苦难就是上帝的苦难,上帝不在人类的苦难之外,而是与人类共同承负着苦难。上帝的受难在耶稣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与此同时,上帝还是一个担忧的上帝。上帝并不把自己置于人类事务之外,他从来没有了言旁观,他一直关注着人类的忧愁。但是担忧的上帝并不是直接实现他所担忧的目标的魔术师,他准许并且乐意看到人类自己做点什么,进而使他的担忧取决于这些人类的活动家们。这样上帝也就成了一个容易受到伤害的上帝,有些人类的活动家(如希特勒)可能背离上帝的期望,进而使上帝和人类都受到伤害。

所以,约纳斯确认并呼吁这样一个上帝观念,“这个上帝为一个时代——正在前进的世界进程的时代——自愿放弃每一个干预世间事物的自然进程的权力。这个上帝对世间事物向他自己的存在的碰撞,不是用他‘那强有力的手和伸展的臂’,而是用殷切、悄声的宣示他那未实现的目标来回应。”这样,为了世界的存在,必须有一些义人的存在,他们是晓得上帝的爱与律法并与上帝一样愿意自我牺牲的人。

约纳斯就是这样在奥斯威辛之后,向世人阐明“在一个受到败坏的时代,一种责任伦理是必不可少的。”

但上帝毕竟是上帝,我们无论说什么,对于他的难以言说的本质而言,“一切都是口吃”。我们只要知道,在每一个遭遇苦难的灵魂那里,“上帝本人也在受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奥斯威辛之后的上帝观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