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個祖國

linpp

目前只看了上、中兩冊,不保證何時看完下冊,但不吐不快的心情,只好以書評抒發一下⋯⋯請不用當作太正經的書評看待。 單純的心得+感想。 一、小東京還是殖民城? 賢治的家人住在一個被稱之為小東京的地方,大概類似於中國城之類的。原因有二,一是被歐裔美國人歧視,而不得不將生活範圍侷限在這裡,二是遠渡重洋,移民到異地抱團比較容易生活,也對同鄉比較有信任感,我覺得很難說哪個比重較高。 不過這種地方的存在,其實很容易形成高牆,歐裔美國人對這充斥長相、習慣不一樣的日本人感到害怕,而日本人則在這個地方繼續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吃米飯、祭拜當地神祇、(自己)進行傳統活動。大概就像現在台灣的「外勞」一樣,至少我在讀高中的時候,充斥東南亞勞工的第一廣場、台中公園是我們噤若寒蟬的地方。這是封閉的文化差異所造成的恐懼。 二、你不會真的成為「美國人」 (其實這邊可以問,什麼是真正的美國人?) 賢治的妻子惠美子在書中,作為「美國化」的代表,她自私、以自己為中心、喜歡享受。賢治在小學三年級回到日本接受教育,擁有日本製核心的他經常與妻子感到隔閡。 但同時,在其他人眼中,賢治又非常美國,他在沙漠的俘虜營被稱許敢於爭取...

显示全文

目前只看了上、中兩冊,不保證何時看完下冊,但不吐不快的心情,只好以書評抒發一下⋯⋯請不用當作太正經的書評看待。 單純的心得+感想。 一、小東京還是殖民城? 賢治的家人住在一個被稱之為小東京的地方,大概類似於中國城之類的。原因有二,一是被歐裔美國人歧視,而不得不將生活範圍侷限在這裡,二是遠渡重洋,移民到異地抱團比較容易生活,也對同鄉比較有信任感,我覺得很難說哪個比重較高。 不過這種地方的存在,其實很容易形成高牆,歐裔美國人對這充斥長相、習慣不一樣的日本人感到害怕,而日本人則在這個地方繼續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吃米飯、祭拜當地神祇、(自己)進行傳統活動。大概就像現在台灣的「外勞」一樣,至少我在讀高中的時候,充斥東南亞勞工的第一廣場、台中公園是我們噤若寒蟬的地方。這是封閉的文化差異所造成的恐懼。 二、你不會真的成為「美國人」 (其實這邊可以問,什麼是真正的美國人?) 賢治的妻子惠美子在書中,作為「美國化」的代表,她自私、以自己為中心、喜歡享受。賢治在小學三年級回到日本接受教育,擁有日本製核心的他經常與妻子感到隔閡。 但同時,在其他人眼中,賢治又非常美國,他在沙漠的俘虜營被稱許敢於爭取,又在拘留所的親美親日派爭奪戰中,被親美派垂青。在描寫中,賢治是一個勇敢、正直的人,嫻熟美國文化,又從小被送回日本,擁有兩種文化的教養。 我們可以假設他8歲到21歲在日本(在日13年),而故事開頭他已29歲(在美合計16年),可不可以合理的懷疑,作為一個人格塑造最重要的時期——青春期,那時在日本的賢治,加上在小東京長大的賢治,真的會長成那樣的人嗎? 不過這part純屬我個人疑惑,並且接續下一段。 三、作者要妳自私自利妳就得自私自利! 接著讓我覺得難以忍受的,是書中種種對於惠美子的描寫,作者毫不介意使用這本書中最討人厭、最自私自利的文字來形容她: 惠美子不留情面地拒絕。她在美國出生,也在美國長大,凡事都以小夫妻為中心思考。個性虛榮的惠美子認為她是嫁給在《加州新報》當記者的賢治,沒必要幫公公洗衣店的生意。(上冊,p.24) ⋯⋯惠美子發瘋似的敲著鐵床說:「我不要!我沒有做錯任何事,居然把我的丈夫和財產都奪走了,還要我住在這種馬房!簡直比納粹更殘酷!」(上冊,p.69) 惠美子衝出家門。已經快九點了,閒置身心俱疲地回到這個家,很希望可以好好睡一覺。想到惠美子這麼晚去相川夫婦家當不速之客,頓時覺得很過意不去,但他已經懶得阻止惠美子了。(上冊,p.369) 賢治對任性的妻子再三要求搬離明尼阿波利斯的舉動感到生氣。雖然他很擔心亞瑟發燒的情況,但在薩維奇營,並非只有賢治一個人前往戰地,其他教官的妻子都會相互照應,專心照料孩子,惠美子不斷要求離開明尼阿波利斯,絕對是因為無法忍受被大雪封閉的無聊生活。她完全不顧丈夫帶著怎樣的心情,在戰地過著怎樣的生活,只顧任性地提出自己的要求。賢治不禁覺得厭煩,也懶得提筆回信給她。(中冊,p.20) 惠美子無論如何都希望趁父親出門時自由外出。她擦了濃濃的口紅,換上粉紅色洋裝,帶著上了年紀的墨西哥籍傭人,走去八百公尺外的超市。(中冊,p.106) 我覺得在起初,甚至後來小東京一行人被帶到拘留所(馬廄)生活,惠美子的描寫都還算OK,尤其是第24頁的「她在美國出生,也在美國長大,凡事都以小夫妻為中心思考」,看起來其實頗為中性,但日本人好像就很無法接受,令人不解的是主角賢治,也因此和妻子有隔閡。 在中冊開始,我覺得惠美子已經脫離了常人的規範,開始往「作者要妳壞就壞」的方向走去,崩壞得毫無道理。例如中冊第106頁的描述,是惠美子不顧賢治反對,離開教官宿舍投奔爸爸的某一天,也在這段文字之後,她被白人強暴。看到這真是忍無可忍!還在戰爭,又在危險的地方,擁有兩個孩子並常常獨力照顧他們的少婦會這樣出門?這種如此「脫俗」的情節,加上以性作為懲罰(懲罰惠美子不聽丈夫勸告)的手段,讓我一度想摔書。 四、沒有兩個祖國,只有OO的日本人天羽賢治 額,有點嚴厲,但我是這麼想的。 主要是東京審判的種種,讓人覺得很無言。 東條英機等人被形容得大義凜然,對於蘇聯要提早二戰時間,賢治也感到憤恨不平。以及作為證人(應該說有點像污點證人吧)的田中隆吉,在描寫的文字裡毫不留情地透露出鄙夷。在描述溥儀的時候也是,我個人同樣不關心溥儀會怎麼被描述,但溥儀懷疑殺死譚玉齡的吉岡被冠以各種溢美之詞,令人作噁。 另外,賢治在審判期間經常鄙夷各式出來作證對日本不利的人,認為他們沒有原則、人間失格,讓我想到,或許就是失德之人才會用崇高的道德標準來待人。他在種種對惠美子的反應來說,以「煩」字居多,而賢治也從不和妻子商量,要從軍就從軍,要到遠東戰場就到遠東戰場,並且不許左支右絀的妻子回娘家尋求幫助(還說有其他教官的妻子,人家答應讓你麻煩了嗎?!),一看到梛子,就拋卻家庭,爽得在日本雙宿雙飛。 五、雙標滿天飛 老實說這段與其說是雙重標準,我覺得比較像是在帶節奏的文字運用。 當日軍在菲律賓某一座島嶼上投降,書中描寫戰爭結束後後,投降並且「手無寸鐵」的日軍被菲律賓民眾擲石子攻擊。這樣的描述讓人無言以對。投降後的日軍的確是手無寸鐵的,但在會不會太過小題大做?他們可以帶著武力、槍、刺刀來佔領這座屬於菲律賓人的島嶼耶!若是被美軍痛毆的話倒是令人同情,不過只是一般民眾啊!!!! 還有賢治等人在總部,聽聞原子彈的消息,震撼了許多日裔,也讓他們感到失望,因為他們原以為美國很少轟炸廣島,是因為許多移民來自廣島,他們自認「自己太天真了」。excuse me??? 這樣加拿大要不要匯錢給香港啊?還是廣島可以插一隻美國旗嗎? 還有各種的種族歧視,無言以對。在惠美子被強暴那一段,她恨恨地想,自己的丈夫在前線為國家作戰,自己卻遭到白人的侮辱,根本是種族歧視。額,對這情節雖然感到生氣,但書中描寫她獨自走到暗處(墨西哥籍傭人走散了⋯⋯作者根本故意),一個白人少女也會遭遇這些吧? 以及廣島被投原子彈的事情,身為核爆倖存者的梛子也認為是種族歧視。我開始對此好奇,為何不在德國投原子彈呢?根據這本書自陳,以及《菊花與劍》當中,美國人對日本人的認知,多是不輕易投降、戰到一兵一卒,我毫無「日本活該」的意思,但不能因為人家沒在德國投原子彈,就說歧視日本吧????(歧視是這樣定義?) 最後,有件事情非常重要,我認為這兩本書無比難看,但我沒有要否定戰爭中任何喪失人性的作為。例如原子彈、將日本人送到拘留營等等行為,都是必須要譴責的甚至憤怒的,同樣,日本人的行為也是。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兩個祖國 中的更多书评

推荐兩個祖國 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