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力量》——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去

月野达魔HEY!
2017-05-01 23:15:12
当下的力量(珍藏版) ((德国)埃克哈特·托利(Eckhart Tolle))

一、读书笔记
迷茫和担忧总困扰着我。有时候发现工作时日子时间过得飞快,上午上班一会儿,开始想今天大概要做哪些事情,会怎样影响自己的未来?过去有什么东西没有做好?昨天发的状态又有多少人点赞?想着想着,思绪又离题万里,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又如此循环往复。这种恶性循环让我越加担心自己的未来。这些脑子里的奇怪想法,为什么就如老鼠出洞一般,一直来个不停呢?也许你会以为是因为我们的思维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你错了。这些思绪,出自你的大脑,但它不等同于你,恰巧是你的大脑用来蒙蔽你的工具。深深的感受当下,并且接纳当下,才是走过当下、走向未来的最快最好的途径。所以,我将从临在的状态,思维的特点,臣服的智慧三个方面来阐述如何活在当下。

你也许在大街上,看到过自言自语的疯子,他喃喃自语,也许是在讲过去的一些事情,也许是在讲对未来的不满。我们自以为和他们有很大的差异,可是事实上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我们也常常陷入到对过去或者未来的焦虑中,只是并没有把它完全说出来。临在的状态,就是活在当下的状态,是全神贯注于当下的状态,是有觉察力地安




...
显示全文
当下的力量(珍藏版) ((德国)埃克哈特·托利(Eckhart Tolle))

一、读书笔记
迷茫和担忧总困扰着我。有时候发现工作时日子时间过得飞快,上午上班一会儿,开始想今天大概要做哪些事情,会怎样影响自己的未来?过去有什么东西没有做好?昨天发的状态又有多少人点赞?想着想着,思绪又离题万里,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又如此循环往复。这种恶性循环让我越加担心自己的未来。这些脑子里的奇怪想法,为什么就如老鼠出洞一般,一直来个不停呢?也许你会以为是因为我们的思维从来没有停止过。但你错了。这些思绪,出自你的大脑,但它不等同于你,恰巧是你的大脑用来蒙蔽你的工具。深深的感受当下,并且接纳当下,才是走过当下、走向未来的最快最好的途径。所以,我将从临在的状态,思维的特点,臣服的智慧三个方面来阐述如何活在当下。

你也许在大街上,看到过自言自语的疯子,他喃喃自语,也许是在讲过去的一些事情,也许是在讲对未来的不满。我们自以为和他们有很大的差异,可是事实上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我们也常常陷入到对过去或者未来的焦虑中,只是并没有把它完全说出来。临在的状态,就是活在当下的状态,是全神贯注于当下的状态,是有觉察力地安住于当下。就如你,把自己当作一个趴在脑洞口的小猫,对每一个蹿出来的思维的老鼠,都仔细观察,慢慢的,你会习惯于这种观察,并且发现思绪是怎么侵占你的生活。

思维让我们感觉我们为人,但是思维也利用过去和未来,又使我们不断地思考,而脱离了现在。可是过去和未来都是虚无的,很多我们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只有当下是事实存在的,如果没有抓住当下,也不会有未来。情绪是对思维的反应。身体从小我,也就是大脑虚构的自我,一直收到的信息是什么呢?危险,处于威胁之中。这时信息所创造出来的情绪,就是焦虑。

而臣服是一种状态,是一种顺随生命流动,而不逆流而上的简单而又深刻的智慧,他唯一能体会到生命流动的地方就是当下时刻,所以臣服是无条件无保留地接受当下时刻。它使你可以作为旁观者来观察发生的一切。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 ,以往我们常常是焦虑的主体,当跳脱出来,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来观察自己的时候,可以让你归于平静,全心全意集中精力处理手头上的事情,一切都变得自然而流畅。

摆脱消极心态的一种方式是,通过把你自己想象成是透明的,让引发反应的外部因素穿过你,进而使它消失,可以从小事开始练习,比如,在安静的坐着,街道上传来汽车的警报声,这时愤怒产生了,但是愤怒的目的是什么呢?没有目的,那为什么要制造这种愤怒呢?你没有这样做,而是思维在这样做,它是自动的无意识的,为什么思维创造它呢?抗拒就是思维。不抗拒,不是说,不采取任何行动,他是指你所做的所有事情,都不需要反应引起的,无为而治。你可以把噪音想象为穿过你的身体又去到远方,这时你的心情会没那么焦躁。

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发挥当下的力量。只要你踏实走在当下,活在当下,你会发现,所有你以为过不去的过去都 过 了去。

二、内容摘要

- 活在当下,活在每一刻中,作者称之为“临在”(presence,第五章)。临在指的是有觉察力地安住于当下。所谓觉察力,就是观察自己脑袋里面思维的能力,作为自己喋喋不休的思想之流的观察者。临在的力量一来,你的喋喋不休就会停止。还有一个培养临在、进入当下的方法,就是去关注我们的内在身体(第六章)。把注意力放在我们的内在身体的能量场上。这是什么意思呢?比如说,你可以试着把眼睛闭上,然后去感觉一下你的右手。此刻你看不到它,那么你怎么知道它存在呢?你感觉得到它吗?有没有感觉到气或是能量在你的指尖?书中有很详尽的冥想方法,教你与你的内在身体做更多的联结,这样就可以培养更多的觉察力。

- 他认为,所有人类的疯狂行为都是出自无意识,受到我们从小被制约的人生模式操控。比如说,你对一件事情的反应、看法、做法等,通常都有一定的轨迹可循,但是你不一定喜欢或赞同它们。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都是一台被编好了程序的计算机。所以使用书中的一些教诲,练习作者提供的一些方法,能够增加我们有意识的部分,夺回一些自主权。

- 这本书的内容起源于研讨会、冥想课程和私人咨询会谈上,我针对人们提出的问题所做的答复,所以在书中我保留了问答的形式。

- 在一个层面,我请你注意你内在的一些错误。我谈论了人类无意识的本质,以及一些失常的行为表现——从人际关系的冲突,到种族之间和国家之间的战争。这些知识非常关键,因为除非你能认清错误就是错误,它并不代表你,否则在你身上不会有彻底的变化,你最终还是会回到错觉和某种形式的痛苦之上。在这个层面,我同样会向你展示如何不将你内在的错误变成一个你的身份认同和个人问题,而这就是错误持久不衰的原因。

- 另一个层面,我谈论了人类意识的深刻转化——它不是遥远未来的一个可能性,而是现在就触手可及的——不管你是谁,不管你身处何地。你将会了解到如何从思维的枷锁中解放出来,进入一个开悟的意识状态,并理解如何在你的生活中维持这种状态。

- 别光用你的思维去读这本书。请关注你读书时的情感反应,还有从内在深处浮起的认同感。我所告诉你的任何灵性的真理,你的内在其实都知道。我所能做的就是提醒你那些被你遗忘了的东西。那些活生生的、亘古常新的知识,会从你的每个细胞当中被激活和释放出来。

- 那些没有找到他们真正的财富,也就是本体的喜悦以及与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深刻而不可动摇的宁静的人,就是乞丐,即使他们有很多物质上的财富。他们四处寻找成就、安全感或爱情所残余的欢乐或满足,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不仅已经拥有了所有的这些东西,而且还拥有了比这些更为珍贵的东西。
- “开悟”这个词听起来就像一些超人类成就的玄学,但是,它其实就是一种简单的与本体合一的自然状态。它是一种与不可衡量的、不可摧毁的事物相联系的状态。几乎矛盾的是,它其实就是你自己,但又比你更伟大。它找到了超越你名字和形象的真正本质。如果你不能感觉到这种联系,你就会有一种与自己以及与你周围的世界相分离的幻象。你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孤立的碎片。然后,你内外部的恐惧、冲突和矛盾也随之产生。

- 本体是超越那些受限于生死的各种生命形式而永在的“至一生命”(One Life)。作为无形的、不灭的本质,本体不仅超越了所有生命形式,更深深地根植于每种生命形式之中。

- 强迫性思考者(其实几乎每个人都是)活在一个分裂的状态——一个充满了问题和冲突的疯狂而复杂的世界、一个反映了我们大脑越来越分裂的世界。开悟是一个圆满的境界,合一而和平,与生命以及它所显化的世界合一,同时,与你最深的自我的未显化的生命,也就是本体合一。开悟不仅是痛苦和身心内外冲突的终结,也是思考的终结,这将会是一次不可思议的解放!

- 在街道上,你可能会遇到不断喃喃自语的“疯子”。其实他的行为与你和其他“正常人”区别不大,只是你们没有大声说出来而已。那个声音不停地在评论、推测、批判、比较、抱怨、选择好恶等。这种声音可能与你当下所在的情况无关,它可能是关于过去或未来的一些事情,它可能是在回忆往昔,或是在幻想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它经常想象事情可能会出差错,或产生不利的后果,这就是杞人忧天。有时这种声音还会伴随着一些视觉意象或“心理电影”。即使这种声音与现在的情况相关,它也会以过去的形式来解释它,这是因为声音属于你被制约了的大脑,它是你过去的经历以及你继承下来的集体文化思维模式的结果。所以,你以对过去的看法来判断现在的事情,一定会得到一个完全被歪曲的理解。这个声音是人类自己最大的敌人,这是毫不夸张的。许多人在大脑的折磨下度过一生,任由它攻击、惩罚,并耗尽生命的能量。这就是数不清的灾难、痛苦以及疾病产生的原因。

- 现在,你可以采取第一个步骤了——经常倾听你大脑中的声音。特别关注那些重复性的思维模式,那些多年来缠绕你的“旧唱片”。这就是我说的“观察思考者”的含义,换句话说:倾听你脑袋中的声音并作为一个观察者的临在。

- 除了“观察思考者”之外,你还可以通过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这一刻,从而在思维中创造那种空白。就是全神贯注于当下的时刻。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

- 你高度警惕,注意力高度集中,但是你没有在思考。这就是冥想的本质。

- 所以迈向开悟之途最为关键的一步是:从对思维的认同中摆脱出来。每次,当你在思维中创造空白时,你的意识就会变得更强。

- 身体或生命的奇迹不是通过思维来创造和得以维持的。很明显,有一种比思维更重要的智慧在起作用。一个长度只有1/1 000英寸的人类细胞,它的DNA里包含的指令足以填满1 000本、每本有600页的书,这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们对身体的工作原理了解得越多,我们就会越多地认识到在它之内运作的智力是多么伟大,而我们对它的了解又是多么少。当思维与智力联结起来时,它将会变成一个多么伟大的工具。

- 欢乐总是衍生于你之外的事物,而喜悦是由内而生的。今天让你欢乐的事情,明天可能会让你痛苦,或者它将会离你而去,所以一旦失去它,你将会感到痛苦。

- 你的痛苦有两个层次:现在产生的痛苦和过去产生的、但现在仍遗留在你的思维和身体内的痛苦。

- 通常,当下所产生的痛苦都是源自对现状某种形式的不接受、某种形式的无意识抗拒。从思维的层面来说,这种抗拒以批判的形式存在;从情绪的层面来说,它又以负面情绪的形式显现。痛苦的程度取决于你对当下的抗拒程度以及对思维的认同程度。思维通常否认当下,并试图逃离当下。换句话说,你越是认同自己的思维,你就越感到痛苦。或者可以这样说:你越是接受当下,你受的苦就越少,也越能从小我思维中解脱出来。

- 为了维持控制,思维不断地利用过去和未来来掩盖当下时刻,从而与当下密不可分的本体的生命力和无限创造潜力就被时间掩盖了,而你的真实本性也被思维混淆了。人类思维中不断积累的时间负担越来越沉重。所有的人都在这种负担下受苦,但是他们又忽视或否认当下这一宝贵的时刻,或认为当下是实现未来目标的一种手段,而未来其实只存于他们的大脑中,是不现实的——

- 心理上的恐惧其实和任何具体的、真正迫在眉睫的危险无关。恐惧的表现形式有多种:不安、忧烦、焦虑、紧张、压力、畏缩、恐怖等。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总是源于“可能会发生的事件”,而非“当下正在发生的事件”。你身处此时此刻,而你的思维却跑到了未来。这就创造了一种焦虑的鸿沟。如果你被你的思维控制并失去了当下的力量,这种焦虑的鸿沟就会与你相依相伴。当下的事情是你可以去应付的,但是你无法应付未来存在于思维中的事情。

- 情绪是身体对你思维的反应。身体从小我(大脑虚构的自我)一直收到的信息是什么呢?“危险,处于威胁之中。”这时,这种信息所创造的情绪又是什么呢?当然是恐惧。

- 我们在恐惧的两极之间徘徊,一端是焦虑和害怕,另一端是隐约的不安和威胁感。只有当情况变得严重时,大部分人才能意识到这点。

- 当下才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为什么?首先,因为它是唯一真正存在的东西,你的整个生命就是在这个永恒当下的空间中展开的,而这个永恒当下是唯一不变的常数。生命就是此刻,你的生命从来不会不在此刻,未来也不会。其次,当下是唯一可以带你超越有限大脑的切入点,也是唯一可以带你进入永恒的本体领域的关键。

- 普通的无意识状态指的是你认同于你的思考过程、情绪、反应、欲望和好恶。这是大部分人所处的正常状态。

- 当你初步觉察到无时间的意识状态时,你就会在时间和临在两者之间不断地徘徊。首先,你会觉察到你的注意力极少地放在真正的当下时刻。但是,如果你能觉察到你没有真正地活在当下时,就是一个伟大的成功:这种觉察就是临在——即使它开始时仅持续短短的几秒钟。然后,慢慢地,随着你这种当下意识的逐渐增强,你就会逐渐地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而不是集中在过去和未来,并且,任何时候当你意识到你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时,你就已经进入了当下。这种过程不仅持续几秒钟,还会持续更长的时间。所以,在你完全进入当下之前,也就是说在你能够保持完全有意识的临在之前,你会在意识和无意识之间、临在的状态和思维认同的状态之间徘徊一段时间。每当你丧失当下时刻时,就一再地回到当下,这样不断地重复。最后,临在会成为你的主要意识状态。

-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临在意识永远不会或只会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能被体验到。大部分人并不是在意识和无意识之间徘徊,而是在不同程度的无意识中徘徊。

- 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你不能全神贯注于当下,比如你独自坐在房间里,在丛林中漫步或倾听别人说话,那么当事情出差错或当你面临很难应付的人或情况,或陷入失落或遇到威胁时,你当然不能处于有意识的状态。你将会被某种反应所控制,这种反应通常是某种形式的恐惧,它会使你进入深深的无意识状态。这些挑战是检测你意识水平的方法。对你自己和其他人来说,只有通过观察你处理这些挑战的方式,才能看出你的意识水平。

- 当你学会作为你的思维和情绪的观察者时——这是临在的重要部分——你可能会为你感受到的普通无意识的背景噪声而大吃一惊,你也会意识到你的内在很少真正地感觉到自在与放松。在思维的层面,你可能会发现以判断、不满和心理投射等形式出现的内心抗拒,它使你远离当下。在情绪的层面,你可能会发现大量的不安、压力、烦闷或紧张。这些都是在思维的习惯性抗拒模式下产生的。

- 通过自我观察来养成监控自己思维和情绪状态的习惯。“此刻我很自在吗?”你可以经常这样问自己。或者你可以问:“此刻我内在发生了什么事?”请像你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样地对你内心发生的事情保持兴趣。如果你内在没问题,外界才会正常顺利。首要的是内在,其次才是外在。你不必立即回答这些问题。将你的注意力导向内在。观察你的内心所发生的事情。你的大脑在创造什么样的思维?你有何感觉?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身体上。你有紧张的感觉吗?一旦你发现了一些低度、不安的背景噪声,请观察你以何种方式回避、抗拒或否认生命来否定当下。人们有许多种方式来无意识地抗拒当下时刻。

- 也许你被利用了,也许你所参与的活动枯燥无味,也许与你亲近的人不诚实或令人厌烦,但是所有的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你对于这种情况而产生的思想或情绪是否有理,不会起到任何作用。事实是,你正在抗拒本然。你将当下时刻看成敌人。你在你的内心和外界制造了不快乐和冲突。你的不快乐不仅污染了你的内心世界和你周围人的内心世界,而且还污染了与你不可分割的人类集体的精神。我们这个地球的污染只不过是内心污染的外在投射:上百万个无意识的人没有为他们的内心世界担负起责任。

    - 不快乐比疾病的传播速度更快、更容易。

- 停下你正在做的事情,与相关的人谈话,全面地表达你的感受,或者摆脱由你思维所创造的消极观点,因为你的负面思维除了加强你虚假的自我感之外不会有任何好处。承认它的无益处是非常重要的。消极的心态绝对不是处理任何情况的最好方式。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它让你陷入它的陷阱并阻止真实的变化。任何在消极能量之下所做的事情都会被它所污染,并且会创造更多的痛苦、更多的不幸。尤有甚之,任何消极的内心状态都是具有传染性的:不快乐比疾病的传播速度更快、更容易。通过共鸣原则,它会在其他人身上引发潜在的消极心态,除非他们具有免疫能力——高度的意识。

- 深层的无意识状态(如痛苦之身)或其他深度的痛苦(如丧失所爱之人),通常只有当你接纳并保持持续关注,即保持你的临在意识之光时,才能得到改变。另一方面,一旦你意识到你不再需要这些无意识模式,意识到你还可以有其他选择,而不一定要受制于一些条件反射,你就可以轻松摆脱这种无意识了。所有这些意味着你有能力获取当下的力量。离开它,你就没有选择了。

- 我们应该允许自己拥有任何情绪,而不是判断它们的好与坏,或者我们不应该拥有它们。我们感到怨恨、愤怒、郁闷等都是可以的——否则我们将会陷入压抑状态,我们的内心就会有冲突或是否定。任何事情都应该顺其自然。

- 当然是这样的。一旦一个思维模式、一个情绪或者反应存在时,我们就应该接受它。你那时没有足够的意识来做出选择。这不是一个判断,只是一个事实。如果你只有一个选择,或者认识到你的确可以有一个选择,你会选择痛苦还是欢乐,安逸还是不安,和平还是冲突?你会选择一种使你脱离自然的幸福状态、脱离生命内在欢乐的思想或情绪吗?任何这样的情绪,我们都称之为消极的情绪,简单地说就是不好的情绪。这并不是说“你不该这么做”的那种不好,而只是客观评述,就像说胃痛一样。

- 人类是一个精神失常并且非常病态的物种。这不是批判,而是事实。 仅在20世纪就有一亿多的人死于其他同胞之手,这怎么可能呢?人类彼此造成的这种痛苦是超乎你的想象的。这还不包括每天人类彼此间或对其他生物造成的精神、情绪、身体上的暴力、折磨等痛苦。

- 当你接受了你的怨恨、压抑和愤怒时,你不再被迫盲目地将它们付诸行动,而你也不太会将它们投射在其他人身上。这的确是真的,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欺骗你自己。因为当你练习接纳一段时间之后,你需要再继续向下一个阶段迈进,那个不再创造这些消极情绪的阶段。如果你不再继续向前迈进,你的这种接纳就成了一个精神上的标记,它使你的小我不断地沉浸在不幸之中,而且还会加强你和其他人的分离感。如你所知,分离是小我认同感的基础。真正的接纳会立即转化这些情感。如果你真的认为每件事都很好,这当然是真的,但是你在一开始就会有这些消极的情感吗?不批判和抗拒的话,这些消极的情感就不会产生。在你的大脑中,你有了想法,认为每件事都很好,但是,在你的内心深处你又不能真正地相信它,所以那种陈旧的、抗拒的思维——情绪模式仍然存在。这就是让你感觉不好的原因。

- 压力的产生是由于你在“这里”却想到“那里”去,或你在当下却想去未来。这是一种让内在分裂的方式。

- 你感到忧虑吗?你是否经常想到“万一”?如果是的话,你就是在认同你的思维,思维把自己投射到未来的情境中,并创造了恐惧。你是无法应对这个未来的情境的,因为它压根儿就不存在。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幻觉。仅仅通过承认当下时刻的存在,你就可以停止这种有害健康和生活的疯狂行为。关注你的呼吸。感受空气从你的体内流入和流出。感受你内在的能量场。在实际生活中(不是大脑想象和投射的),你需要处理和应付的就只有此刻!问问你自己,你此刻有什么问题,不是明年、明天或5分钟之后,而是现在这一刻,你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应付当下发生的事,但是你却无法应付未来还没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这个必要。在应付当下发生的事情时,你需要的答案、力量、正确的行动或者资源都会在那里,不是在现在之前或之后。

- 努力改善你的生活状况并没有错。你可以改善你的生活状况,但是你不能改善你的生命。生命是最主要的。生命是你内心最深刻的存在。它是圆满而完美的。你的生活状况由你所处的环境和你的体验所组成。设定目标并努力去实现目标本身并没有错,错误的是你将它看成是你对生命和对本体的感受的替代品。通往生命和本体的唯一途径是当下。你就像一个建筑师,你应该关注的是地基,而不是将大量的时间花在地面建筑上。

- 现在,我们来做一个小实验。闭上你的眼睛并对自己说:“我想看看我的下一个想法是什么。”然后集中精力并等待你的下一个想法出现。请像猫注视着老鼠洞一样聚精会神。什么样的想法将会从这个老鼠洞中出来呢?现在,请你试试看。

- 怎么样? 我必须等待很久脑袋中才有念头出现。

- 就是这样。只要你强烈地处于临在的状态中,你就会从思维中解脱出来。这时你会非常平静并且精神高度集中。但是,你的注意力一旦放松,思维就会乘虚而入。这时,思维的噪声又开始出现,你内心的平静状态就会丧失。你又回到了时间里。

- 有些禅宗大师为了测试弟子的临在程度,会悄悄地从弟子的身后突然用棍子击打他们。令人吃惊的是,如果弟子非常地临在并处于相当警觉的状态,他会感受到大师从后面悄悄地走近他,就可以去阻止大师或者闪避到一旁。但是,如果弟子被击中,就说明他沉浸于思维之中,也就是说,他心不在焉,处于无意识状态。

- 禅宗大师用“顿悟”(Satori)这个词来描述短暂的开悟或短暂的无思维、完全临在的状态。

- 感知与思维之间的时间间隔越宽,你就会越深入地体会到你作为人的存在,也就是说你会更有意识。

- 无论你身处何地,沉默是进入当下时刻最容易、最直接的方法。

- 如果你不喜欢“罪恶”这个词,那你就用“无意识”或“精神病态”来替代它。这样,你就可能会更加理解这个词背后的真实含义了。

- 为了觉察到本体,你需要从思维中收回意识。这是你心灵旅程中最为关键的一步。这会将原来陷入多余无用的思维中的大量意识释放出来。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将你的注意力从思维中直接转移到身体内,这样你就可以感受到那个内在无形的能量场,它就是代表你肉身生命力的本体。

- 现在就请试试看。闭上你的眼睛可能比较好。以后当你能轻易、自然地进入体内时,你就不需要再闭上眼睛了。现在,请将注意力转向你的身体,从内在感受它。它是活生生的吗?在你的双手、双臂、双腿、双脚以及腹部、胸部之中,是否有生命的存在?你能否感受到那个遍布全身、赋予每个细胞和器官活力的微妙能量呢?你能否同时在身体的各个部位感受到它是一个单一的能量场呢?请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感受你的内在身体上几分钟。别去思考它,感受它就可以了。你对它的注意力越为集中,你的感觉就会越强烈、越清晰。你会觉得你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更有活力。如果你的视觉观想能力比较强的话,也许你还会看到自己的身体变得透明光亮。尽管这种意象会暂时地帮助你,但是请你更多地去关注你的感觉而不是这种意象。意象,不管多么漂亮或有力,都已经受限于形式,所以无法带你进入更深的层次。

- 对体内的感受是无形的、无限的和深不可测的。你可以不断地进入更深。如果在这个阶段你的感受不是很强烈,就请关注你能感受得到的任何东西。或许你的手和脚有一些轻微的酥麻感。但是此刻这已经足够了。这时,请将注意力集中在你的感受上。你身体的生命力正在苏醒。稍后,我们会再做几次练习。现在,请睁开双眼,在环顾四周时请将注意力集中在你体内的能量场上。你的内在身体位于你的形式身份和真正本质之间的门槛上。无论如何请不要与它失去联系。

- 当你有几分钟空闲时,尤其是晚上临睡前和早晨起床的时间,请让意识流遍你的全身。闭上眼睛,平躺着。首先将注意力轮流集中在你身体的不同部位——双手、双脚、手臂、大腿、腹部、胸部、头部等。尽可能强烈地感受这些部位内的生命能量。在每个部位停留15秒钟左右的时间。接下来,从脚到头,再从头到脚,让注意力一次又一次地像波浪一样通过你的身体。反复练习几次。这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然后,将你的内在身体看成完整的单一能量场,并且去感受它。请将这种感觉保持几分钟时间。这时,请保持高度临在,感受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如果思维偶尔扰乱你的注意力,请不要担心。当你注意到这种情况发生时,把注意力转回你的体内即可。

- 任何时候当你发现你很难与你的内在身体相联结时,可以先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的呼吸上。有意识的呼吸,本身就是一种强而有力的冥想方式,它会逐渐使你与你的身体相联结。随着气息的出入,关注你的呼吸。呼吸时感受你腹部轻微的扩张和收缩。如果冥想对你来说容易的话,请闭上双眼,并想象你被光亮包围或沉浸于发光的物体之中——意识的大海,然后在这光中呼吸。然后,感受这种发光的物体遍布你的全身,并使你的身体也变得发亮。然后逐渐地将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你的感觉上,这样你就可以进入你的体内了。不要执着于任何出现的意象上。

- 臣服——放下对本然(事实)的心理——情绪的抗拒,同样也可以成为进入不显化状态的一扇大门。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内心的抗拒会将你与其他人、与你自己、与你周围的世界分开。它加强了小我所赖以生存的孤立感。你孤立的感觉越强烈,你就会越多地受限于显化状态,受限于由孤立形式组成的世界。你困在形式的世界里越深,你的形式身份就越坚固,越难以逾越。大门紧闭了,你切断了与内在维度——深层维度的联系。而在臣服的状态中,你的形式身份软化了,同时变得比较透明,这样未显化状态就会透过你的身体展现。

- 即使你在与别人谈话,你也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词与词之间、句与句之间的间隔上,这样,寂静的范围就会在你的体内扩展。除非你能够进入寂静状态,否则你就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寂静上。寂静在外,定静在内,你已进入了未显化的世界。

- 大部分人总是努力逃离当下时刻,而从未来寻找拯救,也是这个原因。如果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他们要面对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自己的痛苦,这是他们所恐惧的。但愿他们知道进入当下取得临在力量来瓦解过去和旧痛是多么容易的事。当下的现实可以立即瓦解幻象。也但愿他们知道自己是多么接近自己的本质,多么接近上帝。

- 将你自己看成是思考者之下的本体,心理噪声之下的宁静,痛苦之下的爱和欢乐,这就是自由、拯救和开悟。为了从痛苦之身中解放出来,你需要将临在带进痛苦之中,从而改变痛苦。为了从思维中解放出来,你需要变成你思维和行为的沉默的观察者,尤其是观察你思维的重复模式和小我所扮演的角色。

- 如果你们俩都同意在你们的爱情关系中灵修,那再好不过了。这样你们的各种想法和情感反应一产生,你们就能相互倾诉和表达,这样就不会创造一个让未表达出的或未承认的情感或怨恨发展的时间间隙。学会在不责备对方的情况下表达你的感受,学会用一种开放的、非防御性的方式倾听你伴侣说话。请保持临在。责备、防御、攻击——所有用来加强或保护小我或满足小我需求的方式在此将会变得多余。给别人和你自己一些空间,这一点非常关键。没有这个空间,爱情之花不会盛开。当你去除了破坏爱情关系的两个因素之后,痛苦之身被改变,你也不再认同你的思维和心理立场,并且当你的伴侣也这样做时,你们就会体验到爱情关系的快乐。你们不再反映彼此的痛苦和无意识,不再满足你们相互的上瘾的小我需求,而是反映彼此内在深层的爱。那份爱来自于你与万物合一的了然,这就是没有对立面的爱。

- 如果在你身上没有爱和欢乐的散发,没有对万物的临在和敞开的话,你就没有开悟。判断是否开悟的另外一个方法是,看一个人在困难或充满挑战的环境中或当事情出错时如何行事。如果你的开悟是小我的自我幻象,那么你的生命很快就会为你带来一些挑战,这些挑战将会让你的无意识以任何一种形式的痛苦展现出来,如恐惧、愤怒、防御、批判、抑郁等。如果你处于爱情关系中,你面临的许多挑战将会通过你的伴侣出现。比如,一个女人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挑战:她的伴侣完全生活在思维中,并对她无动于衷。她还可能会受到这样的挑战:他无法倾听她说话,不给她空间和关注。在爱情关系中,爱的缺乏更容易被女性感受到,这将会引发女人的痛苦之身。通过痛苦之身,女人可能会攻击她的伴侣——责备、批评、讨公道等。反过来这又变成了他的挑战。为了防止她痛苦之身的攻击——他觉得是毫无理由的,因为他需要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并为之辩护,他将会更深地认同他的心理立场,从而最终引发他自己的痛苦之身。当两方都被自己痛苦之身所控制时,一种无意识的情感暴力、野蛮攻击和反击就出现了。直到两个痛苦之身发泄够了而进入休眠状态时,这种情况才会平息。

- 现在,绝大部分男人和女人仍然被他们的思维所控制:认同于思考者和痛苦之身。这当然是阻止开悟和真爱绽放的障碍。一个普遍的规则是,男人最大的障碍是思维,女人最大的障碍是痛苦之身,虽然在极少数个别的情况下,相反的情况也成立,或两种情况相同。

- 我最近读了一篇有关一位著名女演员的文章,她80多岁逝世。由于年龄的增长,她的青春不在,所以她每天都处于绝望和不快乐之中并隐居了起来。她同样认同了外在的形式条件:她的外貌。首先,条件给了她一个让她开心的自我感觉,然后条件消失了,她又变得不开心起来。如果她能与无形式和无时间的内在生命有所联结,她就可以站在宁静的地方,观察并接受她外貌的变化。而且,由于通过她真本质的光亮,她的外在会越来越透明,所以她的美貌不会消逝,而是转化成了一种心灵之美。然而,没有人告诉她可以这样。这种重要的知识还没有被人们广泛地接受。

- 你看到过不开心的花朵或有压力的橡树吗?你是否遇到过抑郁的海豚、自尊有问题的青蛙、无法放松的猫、充满仇恨或怨恨的小鸟?那些偶尔表现出这些消极心态或神经质行为的动物,是因为它们在与人类亲密接触的过程中被人类影响了。

- 当有人对你说一些粗鲁或攻击性的话时,不要产生消极的心态或做出无意识的反应,像防卫、攻击或退缩,而是要让它从你身上通过。 摆脱消极心态的另外一种方式是:通过把你自己想象成是透明的,让引发反应的外部因素穿过你,进而使它消失。我建议你先从小事开始练习。比如你在家里安静地坐着时,突然街道上传来汽车的警报声。这时愤怒产生了,但是愤怒的目的是什么呢?没有目的。那你为什么要创造这种愤怒呢?你没有这样做,而是思维在这样做。它是自动的,完全无意识的。为什么思维创造它呢?因为思维相信,抗拒,也就是你经历的消极情绪或不快乐的某种形式,也许可以消除你不喜欢的这种情境。这当然是幻象。思维所创造的抗拒,在上述例子中就是你的烦躁或愤怒,比它原来试图去解决的那个肇因还令人讨厌呢! 所有的这些都可以转化成灵修的途径。把你自己看成是透明的,而不是一个固体的肉身。现在,允许噪声或任何造成消极反应的东西穿越你。这样,它们对你的内心来说就不再是一堵坚固的墙了。如我所说的,从很小的事情开始练习,比如汽车的警报声、狗叫声、孩子的啼哭声、交通堵塞等。不要在你的内心建造一堵坚固的抗拒之墙,而总是让那些你觉得它们“不该发生”的事情来敲打你。试着让它们穿越你。

- 当有人对你说一些粗鲁或攻击性的话时,不要产生消极的心态或做出无意识的反应,像防卫、攻击或退缩,而是要让它从你身上通过。不要去抗拒,就没有人会受到伤害。这就是宽恕。这样,你会变得坚强无比。如果你愿意的话,你还是可以告诉那个人,他或她的行为是令人无法接受的。这样,那个人不会再有力量来控制你的内心状态,而你拥有了自主权,不再受制于人,也不会被你的思维所控制。不管是汽车的警报声、粗鲁的人、洪水、地震或你所有财产的损失,这种抗拒机制都是一样的。

- 臣服是一种顺随生命流动,而不逆流而上的简单而又深刻的智慧。你唯一能体会到生命流动的地方就是在当下时刻,所以臣服就是无条件、无保留地接受当下时刻。它是放弃对当下的内心抗拒。内心抗拒就是通过心理批判和消极的情绪,对当下时刻说“不”。当事情出错的时候,即你思维的要求和期望与现实之间有差距时,内心抗拒就会变得尤其明显。如果你年纪够大,就会知道事情出错是很正常的。如果你要从生活中消除痛苦和悲伤,这就是练习臣服的最终时刻。接受当下的现实,你就会立即从你的思维认同中解放出来,从而与你的本体相联结。抗拒就是思维。

- 面对暴力、侵略之类的行为时,不抗拒是什么意思? 不抗拒并不是说不采取任何行动。它是指你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由反应引起的。记住,东方武术中深藏的智慧:因势利导,以柔克刚。

- 我说过,当你处于强烈的临在状态中时,“无为”是转化和疗愈个人的一个强有力的工具。在道教中,有“无为”这个词,它通常被理解成“无行动的行动”或“无行动地安静地坐着”。在古代中国,这被看成是一个最高的成就或美德。它与普通意识状态或无意识状态中的不采取任何行动有着很大的区别。后者源于恐惧、惰性或优柔寡断。真正的“无为”意味着内心的不抗拒和高度的警惕。

- 另一方面,如果需要采取行动,你的行动将不会是对你的思维的反射,而是从有意识的临在中对情况做出反应。在这种状态中,你的思维中没有任何概念,包括非暴力概念。所以谁会预测得到你将会做什么呢?

- 疾病不是问题,你才是问题——只要你的小我思维处于控制状态。在你生病或残废时,不要认为你在某个方面已经失败了,不要感觉愧疚。不要责备生活对你不公平,更不要责备你自己。所有的这些都是抗拒。如果你生的是大病,请利用它去实现开悟。利用生活中任何“坏”的东西去开悟。把时间从疾病中撤除。不要为它贴上任何过去和现在的标签。让它迫使你进入强烈的当下时刻,并观察所发生的事情。

- 请成为一个炼金术士。将金属变成金子,把痛苦变成意识,把疾病变成开悟。

- 因为抗拒与思维密不可分,放弃抗拒,即臣服,就是思维的终结。放弃抗拒,所有的批判和消极心态都会消失。这样,以前被思维所遮挡的本体就会敞开大门。突然之间,在你的内心就会产生宁静的空间,其中就有巨大的喜悦。在这种喜悦中就有爱的存在,并且在内心的最深处,有一种神圣的、不可测量的和不可名状的东西。

- 事实上,如果智力和知识的增长与相应的意识增长不协调,不幸和灾难的爆发潜力是巨大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下的力量(珍藏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下的力量(珍藏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