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记下书里触动到我的2个小细节

鸟儿

这本书里的每个人在面对“爱”的时候(无论对人还是对宗教),都呈现出某种合理化非理性的倾向,所有人都可以为了自己的需求去创造配套的行为准则。

书里有2个细节,在读到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在心里为作者叫好。

第一处,当女主因为纠结于自己是否应该信仰天主教,是否应该遵守在危难时向天主许下的誓言,去拜访一个半边脸上长着巨大黑斑的无宗教信仰者(因为这个人正在四处演讲,抨击基督教),希望他可以说服自己放弃自己对天主的誓言,好让自己无所愧疚地重回情人的怀抱。

这个人认为爱并不存在,把爱看做是各种欲望的化身,于是女主觉得他可能是一个真正热爱真理的人。这之后,话锋突然一转——对真理的热爱不也是一种“爱”吗?那么这样的爱难道就是理性的吗?哎哟,能这么快地转到这一层,我不禁暗暗叫绝。

“你是不是把爱情也说成是不存在的?”我问。
“噢,是的,”他说,“对某些人来说,它和贪婪一样,是一种占有欲;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则是一种想要丢掉责任感的投降欲,一种想受到别人欣赏的愿望。有时候,它只是那种想说说话、想把自己的包袱卸下来丢给一个不会嫌烦的人的愿望,想再找到一个...

显示全文

这本书里的每个人在面对“爱”的时候(无论对人还是对宗教),都呈现出某种合理化非理性的倾向,所有人都可以为了自己的需求去创造配套的行为准则。

书里有2个细节,在读到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在心里为作者叫好。

第一处,当女主因为纠结于自己是否应该信仰天主教,是否应该遵守在危难时向天主许下的誓言,去拜访一个半边脸上长着巨大黑斑的无宗教信仰者(因为这个人正在四处演讲,抨击基督教),希望他可以说服自己放弃自己对天主的誓言,好让自己无所愧疚地重回情人的怀抱。

这个人认为爱并不存在,把爱看做是各种欲望的化身,于是女主觉得他可能是一个真正热爱真理的人。这之后,话锋突然一转——对真理的热爱不也是一种“爱”吗?那么这样的爱难道就是理性的吗?哎哟,能这么快地转到这一层,我不禁暗暗叫绝。

“你是不是把爱情也说成是不存在的?”我问。
“噢,是的,”他说,“对某些人来说,它和贪婪一样,是一种占有欲;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则是一种想要丢掉责任感的投降欲,一种想受到别人欣赏的愿望。有时候,它只是那种想说说话、想把自己的包袱卸下来丢给一个不会嫌烦的人的愿望,想再找到一个父亲或者母亲的欲望。当然在所有这些之下,还有生物学上的动因。 ”
……
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热爱真理的人,但这么一来又说到“爱”上去了。他对于真理的爱可以分解成多种欲望,这一点实在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补偿生理缺陷的欲望,获得力量的欲望,由于自己那张魔鬼附着的可怜面孔从来不会激起别人身体上的欲望,因而变得益发强烈的想得到别人欣赏的愿望。

第二处,女主又一次去拜访这个半边脸很丑的男人,而这个人竟然向女主求爱了,女主自然是不情愿,他们两个争论的时候三番五次地提到了宗教(因为毕竟他们的谈话也是以这个名义展开的),这个地方写的很有趣,这个一开始抨击基督教,鼓励人们去独立思考的人,情急之下,他可以为爱放弃信仰(或者说“放弃没有信仰”),而最后他也终于道出了他没有宗教信仰的真正原因!

反正迟早我都要告诉他这一点,“我信天主,还有所有其他的东西。你们教会了我这样做,你和莫里斯。”
“我不明白。”
“你老是说,是神父们教会了你不信神,那么事情反过来也行得通。”
他看着自己那双漂亮的手——这些是他还有的东西。 他缓缓地说:“我不在乎你信什么。 你尽管去信那一整套愚蠢的把戏好了,我不管。我爱你,萨拉。”
“对不起。”我说。
“我对你的爱胜过对所有那些东西的恨。如果你为我生了孩子,我会放手让你去腐蚀他们的。”
“你不该这么说。”
“我不是个有钱的人。放弃自己的信仰:这是我能够提供的唯一贿赂了。”
“我爱的是别人,理查德。”
“如果你觉得自己受着那个愚蠢的誓言约束的话,那么你就不可能对他有太多的爱情。”
我没精打采地说:“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打破那个誓言,但是没有用。”
“你认为我是个傻瓜吗?”
“我为什么要这样认为?”
“傻到会指望你会去爱一个长着这种东西的人?”他边说边把自己糟糕的那侧脸颊转向了我。“你信天主,”他说,“这个很容易。你长得美,你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我为何要去爱一个给他孩子这种东西的天主呢?”

幸亏,这一切都过去了。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情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情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