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 乡土中国 9.2分

电视剧《青云志》与《乡土中国》

歌馥
《青云志》与《乡土中国》
恰逢《诛仙青云志》电视剧热播,笔者也是一枚电视剧迷,自然不能放过。主角张小凡一直疑惑的一个问题:什么是正?什么是魔?这个终极问题贯穿小说和影视作品的始终,从最开始张小凡初遇鬼王宗之女碧瑶,到最终发现草庙村被屠真相,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主角,也同样困扰着我们。
《青云志》中的青云门掌管青云山及周边地域,青云门的权力制度为一位掌门加7位长老。分别为峰回峰、通天峰、大竹峰、小竹峰,每一位长老掌管一座山峰,长老之间分属平级。而掌门对青云山所有山峰拥有管辖职权。同时长老对山中弟子的行为负有督导职责,弟子资质好坏、本领如何将影响师门颜面。青云门创派祖师曾订立门规,但门规不具有强制遵从效力,遵从与否仅看掌门意愿。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青云门中是没有政府和公权力机构的。门中弟子、山下平民的生死、婚姻、纠纷全部由青云门中长老和掌门解决。政府在青云门中没有丝毫存在空间。明显的例子在于草庙村被屠,几十人死亡的大案件,却是青云门来调查和处理。调查的过程也是文过饰非,既无审理开庭,也无联系魔教确定,简单化地做出“魔教妖人藏心病狂之举”。然后在林惊羽和张小凡的恳求下收他们为徒。针...
显示全文
《青云志》与《乡土中国》
恰逢《诛仙青云志》电视剧热播,笔者也是一枚电视剧迷,自然不能放过。主角张小凡一直疑惑的一个问题:什么是正?什么是魔?这个终极问题贯穿小说和影视作品的始终,从最开始张小凡初遇鬼王宗之女碧瑶,到最终发现草庙村被屠真相,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主角,也同样困扰着我们。
《青云志》中的青云门掌管青云山及周边地域,青云门的权力制度为一位掌门加7位长老。分别为峰回峰、通天峰、大竹峰、小竹峰,每一位长老掌管一座山峰,长老之间分属平级。而掌门对青云山所有山峰拥有管辖职权。同时长老对山中弟子的行为负有督导职责,弟子资质好坏、本领如何将影响师门颜面。青云门创派祖师曾订立门规,但门规不具有强制遵从效力,遵从与否仅看掌门意愿。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青云门中是没有政府和公权力机构的。门中弟子、山下平民的生死、婚姻、纠纷全部由青云门中长老和掌门解决。政府在青云门中没有丝毫存在空间。明显的例子在于草庙村被屠,几十人死亡的大案件,却是青云门来调查和处理。调查的过程也是文过饰非,既无审理开庭,也无联系魔教确定,简单化地做出“魔教妖人藏心病狂之举”。然后在林惊羽和张小凡的恳求下收他们为徒。针对这样的大案子,整个过程可谓“不清不楚”,却最终不了了之。政府公权力的力量之弱可见一斑。
名门正派自诩的“正道”没有严格的定义和可援引的信条,“正道”在青云门长老机制下变为长老这一领导阶层发出命令和决定的一种抽象依据。青云门中弟子虽认可正道一词,但正如张小凡所迷惑的,什么是正道,其实内涵和外延相当模糊。这种模糊性使得掌门和各位长老的个人意志成为事实上判决是非的标准。青云门历代掌门的性格、喜恶将很大决定青云门处理事务的方向。两代掌门对同一事件的决断可能截然不同。如道玄前任掌门认为正魔两道可以化干戈为玉帛并做出努力,而道玄掌门认为正魔势不两立,仅仅出身魔道就应该诛杀。
《乡土中国》中费孝通先生针对中国乡土社会的权力分布和类型做了分析,认为在中国的乡土社会中,横暴权力和同意权力之外还发展出第三种权力-教化权力,由此产生对政府权力产生限制,实际上管辖广阔的乡土社会的长老统治机制。这种机制的产生与乡土社会的农业经济密不可分,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农业经济主要是“看天吃饭”,年轻人虽有体力和创造力的优势,但经验缺乏,而老者经验丰富,可以从经验中发现细微的自然规律。
农业生产中对自然规律的经验把握使得老者的经验获得一种自证合理性。老者的其他判断,包括对人与人之间事务的决断也在群体中获得预先的合理性,即“德高望重”。但是,“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个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使宗旨善良,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这也是为什么张小凡道义不能两全,问出“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在各种因素下最终入魔的原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土中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乡土中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