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叔约评】凛冬过后便是春天

冬在1917

这是肯•福莱特“世纪三部曲”的第二部,他的第一部作品《巨人的陨落》在收到的头三天里就一口气读完了。

“另一张面孔”从法西斯上台的1933年讲到世界大战爆发后的1940年。这本书里,在德国,我看到民主的岌岌可危,公民的权益一点点的被政府强权抢占。在劳埃德的经历里面,我看到了流氓与强盗是怎样一步一步站在人民面前,叫嚣着要为人民获得属于他们的“权益”。在美国,我看到在号称着是“自由国度”的地方,和平的游行是怎样收到工厂保安和警察的镇压的。在伍迪的相机里面,我看到了血淋林的现实。在英国,法西斯自由的游行,畅通无阻。在苏联,内务部的警察在严厉的拷问伊莉娜,使用了种种暴行。在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交锋,西班牙内战里,对于敌人,自己的军官更害怕的是自己人。这个世界怎么了?世界给了人们另外的面孔,而这一切离上一次流血才过去不到30年。

第二部同第一部相似,肯•福莱特没有在这本书里面具体的赞扬哪个国家,两部书的写作手法是相似的,第二部主角由上一部五大家族中的父辈转变为一战后出生的新一辈年轻人,所以读第二部的时候,你依旧能感到那么真实。通过五个家族的故事,将利益的冲突,政治家的野心,家族的纠葛等...

显示全文

这是肯•福莱特“世纪三部曲”的第二部,他的第一部作品《巨人的陨落》在收到的头三天里就一口气读完了。

“另一张面孔”从法西斯上台的1933年讲到世界大战爆发后的1940年。这本书里,在德国,我看到民主的岌岌可危,公民的权益一点点的被政府强权抢占。在劳埃德的经历里面,我看到了流氓与强盗是怎样一步一步站在人民面前,叫嚣着要为人民获得属于他们的“权益”。在美国,我看到在号称着是“自由国度”的地方,和平的游行是怎样收到工厂保安和警察的镇压的。在伍迪的相机里面,我看到了血淋林的现实。在英国,法西斯自由的游行,畅通无阻。在苏联,内务部的警察在严厉的拷问伊莉娜,使用了种种暴行。在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交锋,西班牙内战里,对于敌人,自己的军官更害怕的是自己人。这个世界怎么了?世界给了人们另外的面孔,而这一切离上一次流血才过去不到30年。

第二部同第一部相似,肯•福莱特没有在这本书里面具体的赞扬哪个国家,两部书的写作手法是相似的,第二部主角由上一部五大家族中的父辈转变为一战后出生的新一辈年轻人,所以读第二部的时候,你依旧能感到那么真实。通过五个家族的故事,将利益的冲突,政治家的野心,家族的纠葛等等,展现出来,让读者实实在在了解了二战。历史是由战胜者书写的,一场战争中有太多复杂的原因,二战的冲突各方只是因为各自的信仰不同,利益点不同,但为着自己的野心与利益,就开始疯狂的杀戮。

这本书里还让人看到了吸引人的地方,是那些女性角色,很令人震撼。是的,第一本书里,天空是灰暗的,世界是冷酷的。到来的战争是残酷的,是冰冷的,是血腥的。而女性角色的出现,为血腥与冷酷中带来了一丝脉脉温情。她们看似柔弱,却也坚强地撑起了世界的一角,用自己的力量去尽力改变着这个寒冷的世界,去保护自己的信仰和自己所爱的人。譬如卡拉,譬如黛西,她们一个通透、聪慧,又充满勇气,如一株永不凋谢的雏菊;一个看似拜金,却又敢爱敢恨,如一朵带刺的玫瑰。在这场战争之中,她们一定会用自己柔弱而坚韧的力量,为这片绝望的废墟,带来希望。

冬天渐渐远去,但是寒气依在。二战结束的后60余年里,战争并未远去,国家间的利益斗争并未结束。希特勒走了,斯大林还在;斯大林走了,本·拉登还在;本·拉登走了,特朗普还在。战争,从未远去。世界上不是没有战争,只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还好,凛冬过后,便是春天。尽管叙利亚的难民们依旧无家可归,苏丹孩子们的玩具只有弹壳,阿富汗的女人们出门依旧要小心奕奕,但是,毕竟是春天,太阳照在大地上,橄榄树的枝芽也慢慢的长出来,白鸽也飞了回来。

(特别感谢我的恋人,丹,她在写这本书评上费了很多功夫,我只是做了一些修改。)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