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清真吗?

半中首
到底从什么时候起,伊斯兰成了一个问题?
      对于欧洲来说,自从西班牙1492年收复了格拉纳达,1529年苏莱曼大帝从维也纳城下撤军后,穆斯林便无法再对欧洲构成有效的威胁。随着现代文明的逐渐兴起,曾经的奥斯曼帝国逐渐沦为欧洲病夫,仅仅是为了遏制俄国,奥斯曼才没有被彻底肢解。然而,一战时由于奥斯曼与德国结盟,最终还是劫数难逃。当英法在奥斯曼的废墟上划定现代中东的边界之时,恐怕没有人会意识到,仅仅一百年左右的时间,伊斯兰又成了困扰欧洲人或者说欧洲原住民的一大问题。
       欧洲人这次面对的,不是战斗力强大的穆斯林骑兵以及重型攻城大炮,而是自杀式爆炸以及高生育率。而自杀式爆炸,显然与穆斯林极端主义分不开,那么穆斯林是如何走向极端的?对于这方面,《慕尼黑的清真寺》给出了一部分解读,尤其是针对穆兄会怎样一步步在欧洲发展,作者给出了清晰的脉络。鉴于德国与奥斯曼帝国的传统友谊,即使希特勒上台,他依然试图通过穆斯林对付苏联,而后美国继承了其衣钵,然而,最终的赢家却是穆兄会,结果从那时起基本上就已经可以预见了。
    &nb...
显示全文
到底从什么时候起,伊斯兰成了一个问题?
      对于欧洲来说,自从西班牙1492年收复了格拉纳达,1529年苏莱曼大帝从维也纳城下撤军后,穆斯林便无法再对欧洲构成有效的威胁。随着现代文明的逐渐兴起,曾经的奥斯曼帝国逐渐沦为欧洲病夫,仅仅是为了遏制俄国,奥斯曼才没有被彻底肢解。然而,一战时由于奥斯曼与德国结盟,最终还是劫数难逃。当英法在奥斯曼的废墟上划定现代中东的边界之时,恐怕没有人会意识到,仅仅一百年左右的时间,伊斯兰又成了困扰欧洲人或者说欧洲原住民的一大问题。
       欧洲人这次面对的,不是战斗力强大的穆斯林骑兵以及重型攻城大炮,而是自杀式爆炸以及高生育率。而自杀式爆炸,显然与穆斯林极端主义分不开,那么穆斯林是如何走向极端的?对于这方面,《慕尼黑的清真寺》给出了一部分解读,尤其是针对穆兄会怎样一步步在欧洲发展,作者给出了清晰的脉络。鉴于德国与奥斯曼帝国的传统友谊,即使希特勒上台,他依然试图通过穆斯林对付苏联,而后美国继承了其衣钵,然而,最终的赢家却是穆兄会,结果从那时起基本上就已经可以预见了。
       然而,这种将锅甩给冷战乃至希特勒的行为并没有从根本上解释穆兄会的由来问题。这个思路只不过是告诉欧洲人:对,你们现在很不幸,遇到了麻烦,但事实上这些麻烦是你们上几代人做下的。如果将欧洲原住民生育率降低以至于不得不吸引大量西亚、北非移民,而且移民的高生育率使得欧洲人口比例逐渐改变来归咎于之前几代的欧洲人还有情可原,但是将穆斯林极端主义这样归类那就有问题了。
       事实上,即时没有二战,没有冷战,穆斯林极端主义依然会出现,穆兄会依然会成为伊斯兰世界最大的政治组织。首先需要区分的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其实与伊斯兰教没有太大关系,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宗教组织,而是一个政治组织。换句话说,极端主义一点都不清真。这个论点在《慕尼黑的清真寺》中也有论证。当哈桑班纳组建穆兄会时,并不对西方全然排斥,他排斥的是西方的思想,接受的是西方的技术。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所谓伊学为体,西学为用;估计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对这个套路都不会陌生,直到现在,我们还是不会走邪路的。
      所以,当站在一个更广阔的视野上去看待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二十世纪产生的深刻影响人类的几大主义中,无论是国家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还是伊斯兰极端主义,都与后发国家现代化这一过程紧密相连。原本属于现代国家的德国在一战后的不公正对待中投向了国家社会主义,而张学良去欧洲转了一圈回来后也觉得法西斯的路可以救中国。至于俄国以及后来的中国都走向了民族主义与共产主义结合的道路,挣扎地进入了现代文明体系。而对于有着广泛的宗教基础的原伊斯兰世界,面对现代文明的挑战,自然会创造出伊斯兰极端主义来应对了。看到现在的舆论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评论,自然也就可以明白为何当年的红色帝国会受到各种封锁了。
      然而,我并非要为极端主义洗地,因为实际上我认为价值观正常的人都会对上述三种主义有着本能的排斥与厌恶,但是它们为何还会出现?这才是值得讨论的问题。或者说,为何在融入现代化的过程中,会有如此多的伤痛?这就需要我们对究竟什么是现代化下一个定义。就像曾经的口号那样“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就是现代化了吗?从物质角度上来说,告别土屋蜡烛,确实是向现代文明迈出了一大步。然而,事实告诉我们,只有物质是不够的,我们最起码还要自己实现“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才能说走向了现代文明。那么如何自己实现呢?单靠教义与人情是实现不了的,要盖楼必须懂得建筑原理,要发电更要明白科学道理,而这整个体系,都是后发国家不具备的。那么,我们完整的移植科学体系,点亮所有的科技树不就成了吗?然而,事实是这也是不够的,因为科学与技术是不断自我发展的,只学会现有的是不够的,要自我发展就要有相应的社会制度去配套,于是一系列诸如专利、产权、市场、法治就要全部移植过来,而旧有的那套东西就没有人理会了,被扫进垃圾堆了。新旧之间,冲突自然难免。考虑到现代化发轫与英伦,实在是自然之理,其在工业革命之前便发展出了现代性的制度,走向现代化自然是顺理成章。而对于后发国家来说,现代化可能就并不是一种自发的过程了。而二十世纪技术的发展以及民族国家之间的大战,又让现代化成为当务之急,所以后发国家难免不想走捷径,修炼一套速成功夫。其实,老老实实按照英美的路子走下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偏生民族主义大盛的时期,自卑者总是愿意给自己背负更多的包袱,就像人登山,明明底子就差,还要比别人背的多,走在山上存了证明自己的心,难免走歪路,却还以为自己走的才是正路。
      恰逢几天前自由搏击对抗太极武师,苦练三十年的太极高手最后却在数秒之内被人吊打。古老的传统明明已经不适合现代社会,但可悲的是却总有人站出来为其招魂。为什么我们不能尝试另一种可能,放下自己的包袱,拥抱现代化呢?我想现在肯定没有人再愿意主动去上那种没有抽水系统的原始茅厕了,但是就是有人还是愿意去为所谓儒学呐喊。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中东一带的极端主义会如此兴旺了。很多充分享受了现代文明的中国人尚且不灵光,更遑论那些没有接触过太多先进技术的阿訇了。
      也许解决伊斯兰问题的根本也在于此,毕竟十几个世纪之前,伊斯兰代表的是一种更加先进的文化。但是,这个过程真的很难,就如土耳其那样,有军队做屏障的世俗化国家,现在也难以避免的走向极端主义。然而,现代化是无法逆转的。
      回到这本书,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景象。比如穆兄会的基层组织与扩张。恰当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礼崩乐坏,政府掌控不了地方,穆兄会凭借着民族主义与严密组织,迅速在基层扩展就是不可避免的了。所以当穆巴拉克被推翻后,穆兄会自然可以掌握政权。而穆兄会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均有分支,是不是与当年的共产国际若合一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联合下击败了红色帝国,转眼间绿色帝国大有一统欧陆之势。只不过这次山巅之城难以自顾,不知道是否还有力量可以再次捍卫自由的旗帜。也许,我们只能祈祷,自由终将战胜极权,现代文明终将普照万国万民。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慕尼黑的清真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慕尼黑的清真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