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中国史也可以这样来讲述

遥远的星空

吕思勉先生是中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国学大师。在同样身为著名史学家严耕望先生看来,吕思勉足以与“陈垣援庵先生、陈寅恪先生与钱穆宾四先生为前辈史学四大家”。其史学代表作品有《白话本国史》《吕著中国通史》《秦汉史》《先秦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吕思勉读史札记》《宋代文学》《先秦学术概论》《中国民族史》《中国制度史》《文字学四种》《吕思勉读史札记》等。吕思勉先生于12岁就开始读史书,16岁自学古史典籍,21岁起先后在苏州东吴大学、江苏省立师范专修等校任教,42岁起任上海光华大学国文系、历史系教授兼系主任,抗战胜利后返光华大学,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这套《吕著中国通史》,全名为《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中国通史,初版于1923年9月,出版后重版不断,仅在1933年至1935年的两三年间就重版了4次,是民国时期发行量最大的一部中国通史。关于本书出版的初...

显示全文

吕思勉先生是中国近代著名历史学家、国学大师。在同样身为著名史学家严耕望先生看来,吕思勉足以与“陈垣援庵先生、陈寅恪先生与钱穆宾四先生为前辈史学四大家”。其史学代表作品有《白话本国史》《吕著中国通史》《秦汉史》《先秦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吕思勉读史札记》《宋代文学》《先秦学术概论》《中国民族史》《中国制度史》《文字学四种》《吕思勉读史札记》等。吕思勉先生于12岁就开始读史书,16岁自学古史典籍,21岁起先后在苏州东吴大学、江苏省立师范专修等校任教,42岁起任上海光华大学国文系、历史系教授兼系主任,抗战胜利后返光华大学,新中国成立后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

这套《吕著中国通史》,全名为《自修适用白话本国史》,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中国通史,初版于1923年9月,出版后重版不断,仅在1933年至1935年的两三年间就重版了4次,是民国时期发行量最大的一部中国通史。关于本书出版的初衷,吕思勉先生曾自谓,“少年时,因没有名师指导,精力、时间浪费甚多,因未得门径,绕掉的圈也属不少”,所以,他写了《中国通史》这样一部“自修适用”的历史入门书。

吕思勉先生一生治史,是我国现代史学上唯一一位在通史、断代史和专史等诸多领域内都作出重大贡献的历史学家。他说自己写的这样一部中国通史只是“自修适用”,自谦而已。之前读吕思勉先生的《中国简史》时尚没有多少很深刻的感触,直到读完原汁原味的上下两册《中国通史》,方感觉到吕思勉先生在史学方面的成果,岂止“自修适用”!“二十五史”浩如烟海,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都是洋洋数卷,读来甚为不易;但了解、学习中国历史,从吕思勉先生的《中国通史》入门来最为合适,是名副其实的“门径之门径,阶梯之阶梯”,可以省却不少无谓的时间、精力!

与其他通史按照时间、朝代顺序讲述不同,吕思勉先生的《中国通史》上下两册,分为了“中国文化史”和“中国政治史”两大部分,尤为专注前者。其中,“中国文化史”部分凡十八章,按照文化现象分篇论述,即“婚姻”“族制”“政体”“阶级”“财产”“官制”“选举”“赋税”“兵制”“刑法”“实业”“货币”“衣食”“住行”“教育”“语文”“学术”“宗教”;而“中国政治史”部分则顺序讲述,虽篇数远多于“中国文化史”,却更为简洁明了。

由此可见,吕思勉先生治史,还是偏重于文化史部分。而他在“绪论”部分也特地点明了这一点。他认为,为什么治史,目的有四,即搜求既往的事实;加以解释;用以说明现社会;因以推测未来,而指示我们以进行的途径。而“二十五史”,“全是些战争攻伐,在庙堂上的人所发的政令,以及这些人的传记世系”,并不能“明白社会的所以然”;但“政治只是表面上的事情”,而“政治的活动,全靠社会做根底”,所以“现在讲历史的人”,不但应该“着重于政治”,而更要“着重于文化”。这一点可以给我们学习历史以很大的启示。要想尽快入门,确实不必拘泥于一时一人一事,而应该从政治活动的根基入手,文化现象才是永恒的,有持久的生命力。

历史书中常有注释。一般的注释,一般是注于每页下方;有时也有位于侧面的。吕思勉先生的《中国通史》,注释则随文中内容而即时注释,或简或详,全凭需要。这样的一种编排体例,对于阅读者非常适用,也很方便。

一般说中国历史是“上下五千年”,看起来洋洋洒洒、浩浩荡荡,实则也有捷径可循。而吕思勉先生的这套《中国通史》就提供了这样一种“捷径”。

1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中国通史》(精装珍藏版上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通史》(精装珍藏版上下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