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砒霜,我之蜜糖

麋鹿知返
2017-05-01 21:09:59
书皮上赫然印着“同名美剧重金推出”,美剧?嗯,美剧,很适合。这本书的确很适合拍成美剧,悬疑、神秘、粗口、情色、毒品,重口味美剧元素一样不缺,我都可以想象出来它在电视里播放的画面。

不过,我想聊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本书另一个令我惊艳的特色——它的比喻。我从来没见过比这位作者更爱使用比喻的人了,当然有些人对这本书中的比喻非常腹诽,但我在看书的时候却觉得其中的大部分比喻很惊艳(是“大部分”,不是全部,请勿断章取义),虽然有的略显粗俗,但依然形象,所以惊艳。这大概就是你之砒霜,我之蜜糖吧。

部分比喻摘抄:
她盯着德尔如同香槟酒瓶上即将弹出的软木塞一样膨胀突出的眼珠。
鼻子像一朵硕大的杜松花。
像猫玩耗子一样把烟灰缸推过来推过去。
手握起来像沙包。
这三个字在她脑子里犹如不停弹射的子弹。
阿什利的嘴唇已经变成了紫黑色,活像两条扭打在一起或者正在交尾的蚯蚓。
米莉安看到胖子紧绷的皮肤下面像大陆板块一样移动的肌肉。
同车的女人像个稀里糊涂的超级英雄,一边大叫,一边挥舞着双臂从肥香肠的身体上方飞了过去。
他的身躯佝偻萎缩,像个被揉皱了的纸杯。
她苍白的皮肤火辣辣的,感觉













...
显示全文
书皮上赫然印着“同名美剧重金推出”,美剧?嗯,美剧,很适合。这本书的确很适合拍成美剧,悬疑、神秘、粗口、情色、毒品,重口味美剧元素一样不缺,我都可以想象出来它在电视里播放的画面。

不过,我想聊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这本书另一个令我惊艳的特色——它的比喻。我从来没见过比这位作者更爱使用比喻的人了,当然有些人对这本书中的比喻非常腹诽,但我在看书的时候却觉得其中的大部分比喻很惊艳(是“大部分”,不是全部,请勿断章取义),虽然有的略显粗俗,但依然形象,所以惊艳。这大概就是你之砒霜,我之蜜糖吧。

部分比喻摘抄:
她盯着德尔如同香槟酒瓶上即将弹出的软木塞一样膨胀突出的眼珠。
鼻子像一朵硕大的杜松花。
像猫玩耗子一样把烟灰缸推过来推过去。
手握起来像沙包。
这三个字在她脑子里犹如不停弹射的子弹。
阿什利的嘴唇已经变成了紫黑色,活像两条扭打在一起或者正在交尾的蚯蚓。
米莉安看到胖子紧绷的皮肤下面像大陆板块一样移动的肌肉。
同车的女人像个稀里糊涂的超级英雄,一边大叫,一边挥舞着双臂从肥香肠的身体上方飞了过去。
他的身躯佝偻萎缩,像个被揉皱了的纸杯。
她苍白的皮肤火辣辣的,感觉就像微波炉里的热狗,马上就要皮开肉绽。
你说话像水手一样尖酸刻薄,而吃饭却像伐木工人一样狼吞虎咽。
轮胎像待宰的羔羊一般发出刺耳的尖叫。
这种阴郁的蓝给人的感觉就像某人吃肉丸子时不小心被噎死了一样。
这里的道路纵横交错,像喝醉了的蜘蛛结出来的网。
那一扇扇窗户活似半睁半闭的惺忪睡眼,一个个房门则好像永远打着哈欠的大嘴巴。
弗兰克一对儿卧蚕眉,看上去活像两条死了的毛毛虫。
家具躲在洗衣篮、烫衣板和堆积如山的平装书后面,只能露出小小的顶角——这里看起来就像同一片海面上接连掉了两架飞机后留下的残骸。
又一辆巴士开过来又驶过去,卸下一批乘客,又像贪吃蛇一样吞掉新的一批。
两人对视着,就像两挺对射的机关枪。
她一把推开了他,可他立刻又嬉皮笑脸地黏了上来,像只闻到奶酪味儿的苍蝇。
长长的高速公路像尖尖的锥子。
他那被文身覆盖着的赘肉就像层层堆叠的梯田。
阿什利说着,像个赶着小羊的牧羊人一样,推着米莉安向门口走去。
脸颊上被枪管划破的伤口也没闲着,它又痒又疼,像只饥饿的毛毛虫在啃食一个诱人的大苹果。
他简直就像还没装修的毛坯房一样单调、乏味、无聊。
光光的脑袋就像刚擦过鞋油的皮鞋,闪闪发亮。
就像打一场充满恶意的羽毛球,双方都把球瞄准了对方的眼睛去打。
对他来说,她就像一幅神秘的三维立体画,他需要不断地变换角度加以研究。
阿什利坐在地上,像一片被风吹到墙边的垃圾。
像车头灯一样圆睁的双眼。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棵通了电的圣诞树,也许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亮了起来,忽冷,忽热。
她想把不停引用《圣经》的妈妈从她的梦里赶出去,然而她就像卡在尿道里的一颗肾结石,横竖不出来。
肺里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她想弯下腰喘气,可她做不到,因此只好剧烈地咳嗽起来,就像她的胸腔里藏了一只愤怒的鼬鼠,而她正想方设法要把它驱逐出去。
手指像死掉的臭虫一样弯曲着。
她的大脑走进了死胡同,就像不停撞着窗玻璃的蜜蜂。
路上堵得就像塞了一大把卫生棉条的修女屁股。
信号灯圆滚滚的,像颗巨大的昆虫眼睛。
但她还是拿起日记本丢给了路易斯,他像个玩杂耍的小丑一样把日记本在半空掂了好几次才终于接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知更鸟女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知更鸟女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