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Bone London Bone 评分人数不足

伦敦白骨与哥特想象

anon

这部短篇小说合集里比较值得看的是London Bone和London Blood. 单看题名就可以想象,约莫是和作者早期的另一本伦敦小说Mother London类似的调调,血呀骨头呀母亲呐等等,都是把生物意义上的躯体及躯体间的自然关联当作伦敦这座城的重要特色之一,把物质升华为都市文化。

London Blood从一个老太太的视角回忆她家庭里母亲,多个兄弟姐妹,和混蛋父亲的过往,暗示她小时候受到父亲性侵。值得注意的是,开篇她说,记忆往往都是流淌于血脉里的,我们生下来的时候就传承了记忆,但并不自知,只有到了以后机缘巧合,才会经历血脉里已经蕴藏的记忆,而那时我们大概也还不知晓,只有更往后才会回忆起来。看似非常命定论,也类似柏拉图所讲的anamnesis,学习新知识并不是获得新东西,而是温习前世已有的东西,所有的新知都是回忆。但是,女主反思起小时的创伤经历时,说起她母亲的教诲,你若忘记了你的过往和根源,不用担心,自己编造一个就是,重要的不是求证自己的过往到底是什么,而是相信自己的过往是怎样的,从而继续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不完全符合原文,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于是,这篇故事里的女主一直都没有点明自己的创伤,而是将那段经历改造编织成了她愿意记...

显示全文

这部短篇小说合集里比较值得看的是London Bone和London Blood. 单看题名就可以想象,约莫是和作者早期的另一本伦敦小说Mother London类似的调调,血呀骨头呀母亲呐等等,都是把生物意义上的躯体及躯体间的自然关联当作伦敦这座城的重要特色之一,把物质升华为都市文化。

London Blood从一个老太太的视角回忆她家庭里母亲,多个兄弟姐妹,和混蛋父亲的过往,暗示她小时候受到父亲性侵。值得注意的是,开篇她说,记忆往往都是流淌于血脉里的,我们生下来的时候就传承了记忆,但并不自知,只有到了以后机缘巧合,才会经历血脉里已经蕴藏的记忆,而那时我们大概也还不知晓,只有更往后才会回忆起来。看似非常命定论,也类似柏拉图所讲的anamnesis,学习新知识并不是获得新东西,而是温习前世已有的东西,所有的新知都是回忆。但是,女主反思起小时的创伤经历时,说起她母亲的教诲,你若忘记了你的过往和根源,不用担心,自己编造一个就是,重要的不是求证自己的过往到底是什么,而是相信自己的过往是怎样的,从而继续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不完全符合原文,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于是,这篇故事里的女主一直都没有点明自己的创伤,而是将那段经历改造编织成了她愿意记起的样子。如对身份这个概念的解读之一,你是你回忆里的样子,你是你讲述自己人生传记故事里的样子,存在的自我都在不断讲故事,故事可能会固化,人就变得刻板,故事可能会有严重创伤内容,如果痴迷于此人就会精神崩溃,故事也可能积极向上充满希望,人或许可以从中汲取力量,也或许会变成虚浮的乐天派。终究,London Blood里告诉人们,现实储存于躯体血脉,但那只是原料,真正定义自己的是后来自己记起的样子,并非命定,这给了个人很大程度的自由,你是你所创造/编造出的样子。

London Bone更有意思些,一个靠着倒卖伦敦剧院门票,忽悠外国游客的文化产业投机倒把者,偶然发现伦敦南部一处房地产开发商挖出了一些据说是上古时期动物的白骨,在国际古玩市场上特别火,于是他投钱挖白骨,并到世界各地去兜售,赚得盆满钵满。后来发现,那骨头竟是死人骨头,多是十六七世纪大瘟疫时期的死人坑在受到泰晤士河里脏水浸染腐蚀后形成的,表面发光,形状独特,还有淡淡的香味。搞笑的是,这个发现并没有让人就此住手,白骨市场反倒更火了,甚至开始有人去挖近代的坟墓,比如马克思他老人家的墓园就被翻了个底朝天,王尔德之类的文化名流也未能幸免,直到整个伦敦城每天都有死人被挖出来,到处洋溢着腐臭味,最后,人们才算是有所醒悟,颁发禁令,恢复秩序。而男主的倒卖骨头勾当也被人唾弃,被他之前混迹的文化圈子排斥在外,但他依然化名借助中介,把自己白骨生意里赚得的钱投资给新生代艺术家,支持当代新兴文化,不再兜售死人东西和怀旧情怀。在痴迷旧物与扶持新生之间,作者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只是这个转型太过突兀,像是城市的良心忽然苏醒了,也可以说是作者一味的乐观积极心态渗透到了故事里,如deus ex machina一般化解了矛盾。

这篇故事也是对当代怀旧消费市场的讽刺,如果说过去的哥特故事是对当时启蒙时期理性至上的反应和抗议,是小众的,反权威的,那当今各种挖掘隐秘过往的新哥特故事,是迎合了当今大众的消费需求,并没有什么反抗性,不过是另一种兜售。过去市民的白骨是城市存在的物质根基,当人们把这些都当作销售商品的时候,也在削弱城市的根基;同理,不断挖掘过去市民的故事(通常都是谋杀犯罪如开膛手之类的),出版成一本本著作,也是把深处的城市记忆变成了廉价商品,进一步损毁城市文化以及市民的认同感。另一方面,虽然是批判怀旧,故事本身也难免在为怀旧本身辩护,对于白骨的真实性与否不留怀疑的余地,似乎在说,过去是真的可以接触到的,只要挖的深就能找到的到,这未免太过理想浪漫主义。记忆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可以拿在手里把玩的、客观存在的实物,记忆是基于当下每时每刻不断重新勾画的东西,它依赖于回忆者而存在,一旦被物化,它也就离异话和商品化不远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