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书 时间之书 8.0分

于匆促之中怀念旧时美好

左叔

文图 / 左叔

《时间之书》的宣传语如是写道,“著名学者余世存最新力作,首部全面解读二十四节气的国民读本”,“首部”、“全面”这两个词儿其实挺扎眼的,似乎要在一瞬间将它与此前由《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朱伟先生操刀《微读节气》拉开层次,但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底气不足的意思。

怀抱这样的心境进入阅读,自然会带着一丝“看把你的能的”挑剔眼光,总是期待着在书中能够的到一些我此前就在阅读过程之中掌握的“老声常谈”。古已有之的事物,必然是...

显示全文

文图 / 左叔

《时间之书》的宣传语如是写道,“著名学者余世存最新力作,首部全面解读二十四节气的国民读本”,“首部”、“全面”这两个词儿其实挺扎眼的,似乎要在一瞬间将它与此前由《三联生活周刊》主编朱伟先生操刀《微读节气》拉开层次,但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底气不足的意思。

怀抱这样的心境进入阅读,自然会带着一丝“看把你的能的”挑剔眼光,总是期待着在书中能够的到一些我此前就在阅读过程之中掌握的“老声常谈”。古已有之的事物,必然是要讲典故的,所谓的“老声常谈”其实也是不难寻的,只是余世存先生谈得倒也是生动,旁征博引之余不忘联系当下,有心想去探讨那些根植中华农耕文明之中的物候时令如何在城市钢筋水泥丛林之中获得新生的。

我是农人的后代,上数三代虽有从政从商从教者,但底色仍是务农为生,然而社会飞整发展,到了我这一代人,不是由经教育升学改变了世代为农的命运,要不就是在城镇化进程之中失掉了土地变成了“不务农事”但仍有宅基地的农民。与农事相关的记忆于我而言是零乱和破碎的,秧畈田里的蚂蟥、酸倒了牙的桑葚、育棉营养钵、蚕眠稻草把……几乎没有一件关于事农事的记忆是能够保存完整的。

零乱的农事记忆由童年“也傍桑荫学种瓜”的经历拼贴而成,杂夹在其中的还中有现已失传的童谣民谚,比如“清明前后,种瓜点豆”等等,可是这些记忆在现如今的生活中已经变得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唯一有用场的地方是我手植庭院花卉时勉强知道看一眼“天时地气”,也就避免多出一些芳魂残枝空盆秃泥。

虽然我此生注定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回乡务农的可能性极低,但我仍然对二十四节气感兴趣,以至于在书店里见到这一本仍然会动念想读。余世存先生也在有感于现如今的民众重提二十四节气的“群体无意识”行为,认为在飞速的发展之中这种重提其实是文化认同上的回归。

真得如此吗?在这个有了空调便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年代里,我们感知外部世界的时序变化仍然需要依赖我们的先民在漫长的农业文明衍化过程之中积累下的智慧吗?

事实也许果真如此。在工业文明衍进的过程中,我们的时间不再以“一岁一枯荣”为阶段划分,高度紧张的工作节奏将我们的时间切分成更小的单元,每月有工作计划总结,每周有例会安排,每天有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长,日常在这样的单元里往复,我们常常有“低头方才年初,抬头便到岁末”的匆促感。

与时间的长河之中,人类衍进不过是短暂的一瞬,然而即便是短暂的一瞬,仍是我们依存的关键,我们本能地需要对时序的把握,这让我们找到“安身立命”的依存感。除此之外,我们还依赖与节气时令相关的各种物质,它们有些让我们温饱,有些则让我们安心。

得益于种植技术提升、基因改良和物流便捷,受限于环境污染和生态脆弱,与二十四节气相关的所谓的物候变得不易得,菜市里四季果蔬似乎没有太大的差别,而我们小时候还识得的乡间常见鸟儿在现在的孩子们的眼里只剩下“小鸟”的统称,因为不多所以也没有必要再做严格的区分。

虽然我们享受城市生活的便捷,摆脱不了由工业文明带来种种福祉的依赖,但是我们在冥冥之中仍然与世间万物存在某种看不见的牵连,这种牵连是我们的根基,是我们抛却所谓的“文明”之后还原作为一个生物的底色,我以为这是我们在现如今走得如此远之后仍会怀念旧时美好的根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之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之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