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只能独自一人飞行,也要选择自由

我爱old先

最近对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进行重新结构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不提咱们国内对《西游记》的多次翻陈出新,国外的譬如《白雪公主与猎人》《沉睡魔咒》《魔镜魔镜》都对童话故事大玩解构,尤其是对传统故事中“反派角色”的深挖,更是赋予了故事不同以往的女权、人性等全新意义。而本书的主角艾芙芭就是那个在童话OZ国被主角杀死的西方坏女巫,在《魔法坏女巫》故事的一开始,她也曾是个善良的女孩,直到最后…其实,她依然善良,是世界错了。

童年的时候第一次看OZ国历险,小女孩多萝茜误入奇幻国度,在善良的北方女巫的指引,在统治者大法师的授意下,一路结识新的伙伴,最后杀死了邪恶的西方坏女巫,最后得以平安回家,故事中关于成长友情的主题以及最后的大团圆结局是很多人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本书的作者马奎尔在将原故事情节无痕嫁接到新故事的同时,又为我们揭开了另外一个全新的视角,之前的光明就好比一个模型的主视图,只有透过俯视图与左视图才能了解这个故事的全貌,这个全貌或许不够光明,但这样的完整才更具打动人心的力量,由此而改编的同名音乐剧长盛不衰,正是因为如此。每个角色都不是面具化的纸面人,而是丰富的,立体的,感染人的。

<...

显示全文

最近对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进行重新结构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不提咱们国内对《西游记》的多次翻陈出新,国外的譬如《白雪公主与猎人》《沉睡魔咒》《魔镜魔镜》都对童话故事大玩解构,尤其是对传统故事中“反派角色”的深挖,更是赋予了故事不同以往的女权、人性等全新意义。而本书的主角艾芙芭就是那个在童话OZ国被主角杀死的西方坏女巫,在《魔法坏女巫》故事的一开始,她也曾是个善良的女孩,直到最后…其实,她依然善良,是世界错了。

童年的时候第一次看OZ国历险,小女孩多萝茜误入奇幻国度,在善良的北方女巫的指引,在统治者大法师的授意下,一路结识新的伙伴,最后杀死了邪恶的西方坏女巫,最后得以平安回家,故事中关于成长友情的主题以及最后的大团圆结局是很多人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本书的作者马奎尔在将原故事情节无痕嫁接到新故事的同时,又为我们揭开了另外一个全新的视角,之前的光明就好比一个模型的主视图,只有透过俯视图与左视图才能了解这个故事的全貌,这个全貌或许不够光明,但这样的完整才更具打动人心的力量,由此而改编的同名音乐剧长盛不衰,正是因为如此。每个角色都不是面具化的纸面人,而是丰富的,立体的,感染人的。

“坏人”两个字从来不是简单的两个字,你所以为的善,可能在别人眼中深恶痛绝的偏执,而你以为的恶,正是他人一以贯之的善良之心。不提小说,在现实当中,更早的年代,多少人只是因为思想太过超前独特,就被大众误以为是异类,本书的艾芙芭就是最好的例子,抛却她的思想,更可怜的,她还有着与别人不同的绿皮肤。

可能正是因为自己的特殊,她更能理解来自弱小者的呐喊,所以她反对强权的凌驾,她选择和为统治者阶级所奴隶的边缘存在站在同一战线,去抗争,去获取自由。所以她被认为是“背叛者”,是“邪恶的女巫”,而善良的人,所谓的善良的代表,他们只不过是选择了“屈服”,走上了大众认为合理,统治者认为正确的道路,无论正义与否。

在音乐剧中,有一段著名的出自格林达与艾芙芭角色之口的唱段《defying gravity》,格林达让艾芙芭选择顺从一次,可是艾芙芭却干脆地拒绝了,她不会再选择说“对不起”,她要试着去反抗规则,性格上本质的不同决定了两者不同的选择,当初相互吸引的差异,如今成为背道而驰的原因,虽然两个人都希望彼此可以快乐,友谊仍然存在在两个人心中,从亲密无间到在两条道路上愈行愈远,一个成为善良的代表,一个成为女巫的化身,她们终究再也难以回到过去。还有给艾芙芭带来爱情滋味的费耶罗,这个她至死还念念不忘的男人,“他身上的蓝宝石既是水的碧蓝,也是火的赤焰”,他与艾芙芭很多时候都在进行言语思想上的对抗,可这个男人也实实在在爱着这个不受约束的小艾,最后终究还是失去了,他们两个人,彼此。当然,这其中,渐渐真的成为“女巫”的艾芙芭也做错了很多很多,她也曾嫉妒,她也曾后悔,她也曾请求他人的宽恕,可最后随着那一把火,身体的空壳消失,生命中遇到的人走马灯似一一过眼前,她的故事结束,她的灵魂,或许在此刻才得到真正的自由。

相比老少咸宜的音乐剧改编,小说的情节无疑暗黑得多,死去的人成为故事,活下来的人悔恨与痛苦交织,艾芙芭,这个哪怕只能独自一人飞行,也要选择自由的女人,真的是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魔法坏女巫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法坏女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