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司羽酱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题记
  
        不知为何,二十三岁的我从来没有一次外出旅行的经历,如果硬要让我说一个,不知道从我所在的农村坐两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去市区里的天一广场逛街买了个大玩偶算不算一次旅行?在我初中的时候,去城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是为了语文老师或者数学老师布置的几本中考必备的教辅书,或是爸爸工作带我去免费蹭个公园玩。我们镇上的初中很穷却也也很有“志向”,周一到周五学校上课还不够,周六到周日上午都是在校外的成人学校补课的,没有春游,没有秋游,唯一一次是大家排成长队走了几个小时去爬了几万级台阶的大坝,那时候同龄的城里上学的闺蜜正在某个海边烧烤搭帐篷。等到我考上城里的高中,迫于升学的压力,竟是一次旅游哪怕野炊都没有组织过。很遗憾,我的大学根本不像之前高中宣传的那样“大学很悠闲的,想干嘛干嘛,时不时地放假去旅游”,一直专业课排满了,等到现在毕业,六月结业,七月研一提前入学做实验,八月那么热,实在是懒得出行了,九月又开学。但是至今我仍旧希望有一天能走遍世界,去旅行。

       &nb...
显示全文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题记
  
        不知为何,二十三岁的我从来没有一次外出旅行的经历,如果硬要让我说一个,不知道从我所在的农村坐两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去市区里的天一广场逛街买了个大玩偶算不算一次旅行?在我初中的时候,去城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是为了语文老师或者数学老师布置的几本中考必备的教辅书,或是爸爸工作带我去免费蹭个公园玩。我们镇上的初中很穷却也也很有“志向”,周一到周五学校上课还不够,周六到周日上午都是在校外的成人学校补课的,没有春游,没有秋游,唯一一次是大家排成长队走了几个小时去爬了几万级台阶的大坝,那时候同龄的城里上学的闺蜜正在某个海边烧烤搭帐篷。等到我考上城里的高中,迫于升学的压力,竟是一次旅游哪怕野炊都没有组织过。很遗憾,我的大学根本不像之前高中宣传的那样“大学很悠闲的,想干嘛干嘛,时不时地放假去旅游”,一直专业课排满了,等到现在毕业,六月结业,七月研一提前入学做实验,八月那么热,实在是懒得出行了,九月又开学。但是至今我仍旧希望有一天能走遍世界,去旅行。

         有人说,“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也有人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所以尽管身体上不能成行,我就阅读大量的游记,旅行杂谈收集信息以备将来的“自我放纵”,我还加入了国际明信片换片组织,借一张张带着异国异乡邮戳与问候的明信片,感知远方的气息。

         我看了很多书,写西藏,写丽江,写欧洲,写澳洲,都没有这本《去,你的旅行》写得令我印象深刻。它不像常人写西藏那样讲旅行路线。详细到哪一个坐标左拐;不像常人谈丽江那样讲随处可见的艳遇,详细到遇见的美人脸上的一颗痣;不像常人讲欧洲那样夸赞埃菲尔铁塔,英国大本钟的美丽壮观;不像常人说澳洲,只会讲考拉与袋鼠的逸闻趣事。

         阿Sam,本名夏天鸿,生活美学家,作家。以旅行的方式生活,久居上海,喜欢满世界地跑。已出版“生活美学三部曲”《去,你的旅行》《趁,此身未老》和《不过,一场生活》。此处想赞一句,这“,”真真是用得相当好。

         他说他从武汉出走,带了几箱子书与磁带,去上海见一个女人。他们相爱同居,被生活逼得分手,又被孤独促成复合,最后他不想离开上海,与女友分手,当了杂志编辑,开始了旅行,先在国内行走,“心情后花园”的北京,“雨后C大调”的厦门,“酒精之城”的福州,浪漫的香格里拉和丽江。随后是带有“小印度的冰激凌味道”的新加坡,能“在山顶喝一瓶奔富红酒”的阿德莱德的国外天地。最后还有带有一点小怀念的“回不去的家乡”——长江。诸多短篇游记散文夹杂在这本书里,多而不乱,乱中有序,时不时还有小贴士冒出来,各地风俗习惯也是相当有趣的妙谈。

        去,你的旅行。来,我们一起去看看世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去,你的旅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去,你的旅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