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读《有匪2:离恨楼》

望月听雪
有匪2离恨楼封面
有匪2离恨楼封面

文/望月听雪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蜀中峡谷中有一方群山环抱的旧桃源,天梯石栈相钩连,端的是一隅天堑,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蜀山四十八塞,静谧无声的洗墨江上,江心小亭中鱼老手握机关重重,牵机如江底猛兽,静静禅卧在墨黑水底,一有风吹草动,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坚守着四十八塞唯一没有明岗暗哨的天路。
谢允
谢允

      谢允...
显示全文
有匪2离恨楼封面
有匪2离恨楼封面

文/望月听雪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蜀中峡谷中有一方群山环抱的旧桃源,天梯石栈相钩连,端的是一隅天堑,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蜀山四十八塞,静谧无声的洗墨江上,江心小亭中鱼老手握机关重重,牵机如江底猛兽,静静禅卧在墨黑水底,一有风吹草动,则牵一发而动全身,坚守着四十八塞唯一没有明岗暗哨的天路。
谢允
谢允

      谢允一身“风过无痕”的绝顶轻功,堪比穿花绕树、踏雪无痕,如柳叶般飞动在洗墨江两岸光滑如丝般的山壁上,身动扫过枝叶露水未曾滴落一滴。周翡与李晟,一个是四十八塞大当家之女,一个是大当家亲侄子。一个是美玉无瑕妙龄少女,一个是翩翩俊秀少年公子。李晟年少轻狂,欲与周翡一争高下,赌气来渡洗墨江一试身手。谢允与周翡,初见洗墨江而危机重重,牵机线削铁如泥,机关算尽中,生死一线间,两人堪堪照了个面。
周翡
周翡

      之后的周翡苦于技不如人,眼睁睁看着父亲离开塞中,愈加勤奋习武,洗墨江上牵机线中,三年如一日锤炼功夫。秀山堂上摘窗花,周翡谁人不摘,直奔她娘大当家的桩头去了,初生牛犊不怕虎,欲与天公试比高,拼尽了全力,摘得两纸窗花,将将过了关,可敢挑战大当家李瑾容的,全塞仅她一枚,这一纸窗花摘得金满箱银满箱,别提多贵重了。
      终于到了出山塞,历红尘的时候了。初出山塞,便见了人世间摩肩接踵、蓬蒿遍野、民生多艰的情景,生了“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的感悟。又遇谢允,其身世逐见眉间,懿德太子之子,旧都叛乱时,东宫被围,大火妖妖,一个老太监冒死将小皇子送出了宫,后被南边的建元皇上接到身边,册封为端王。另有一化名千岁忧,喜好写些坊间词作,流传颇广,脍炙人口,有朱雀主弹唱的《离恨楼》,共有九折,其中一折“哭妆”,“音尘脉脉信笺黄,染胭脂雨,落寂两行,故园有风霜。”还有一段唱词,说的是一个美人,红颜未老恩先断,灯下和烛泪哭薄幸人,胭脂晕染,花残妆、悼年华。其实于水墨晕染间隐隐有故国之思,山河之恸。因此有“大盗移国,金陵瓦解。山岳崩颓,既覆危亡之运。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之慨叹。谢允具一衣带水的绝顶轻功,有勘破算计的聪明,偏除了轻功旁的啥都不会,每每遇见危机,只能捏个“溜”字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溜之大吉。周翡却能在有意无意中和谢允配合默契,相辅相守,倒也和乐融融,其乐无穷。
      行走江湖,自然是“莫为风波羡平地,人间处处是危机。”周翡几度生死一线间,遭遇的均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云,大当家临别匆匆授意的家传“破雪刀”,在是非纷扰中历经磨练,自成一绝,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齐门冲霄子授予的蜉蝣阵,可以延展天地,也可以方寸间走转腾挪。“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与李徵南刀并驾齐驱的北刀传人纪云沉,塞外风沙漠漠,刀法却极柔,人称“断水缠丝”,原已自废武功的纪云沉,用“搜魂针”,即“死灰复燃”,一日千里,然后回光返照,三刻而止,与周翡合力斩妖除魔,以身殉义。段九娘枯荣手灌以枯荣真气,如虎添翼。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像蜀山之巅、风云之上的这般与世隔绝的山塞,最惧怕祸起萧墙。鸣凤一族的蔻丹于洗墨江上,江心厅中,施暗手,斩杀鱼老,引狼入室,众叛亲离,为了就是“海天一色”。“海天一色”几经提起,初露端倪,但还是不明就里。马吉利家人为贼人所拘,为家舍义,最终悔意深重,以死谢罪。这一连串的变故,周翡以其单薄肩膀,一力承担。谢允旁侍左右,最终现出绝世武功,如血残阳下,千钧一发时,施以援手,以解燃眉,终于等来了大当家返回之时。“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谢允默默离去,留下的是一团解不开的迷雾。“海天一色”究竟是什么?南北两朝会否开战在即?周以棠当初离开塞中,究竟办什么事?周翡最终能等到“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的谢允吗?还是经历另一番生死与共,最终香消玉殒,“离恨楼里生离恨”?千帆过尽,继续领略“诗万卷,酒千觞”、“清晨鼓棹过江去,千里相思明月楼”以及“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蒋捷《虞美人·听雨》
蒋捷《虞美人·听雨》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有匪2:离恨楼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匪2:离恨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