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的「创意剽窃」与不自觉学习

CNFeat
2017-05-01 14:05:01

《乔布斯》中屡屡提到乔布斯「创意剽窃」的问题:

例子一:在大多数会议结束的时候,乔布斯都会宣布下一步要做的决定或是战略,通常用他简单粗暴的方式。他会说:「我有个绝妙的点子。」——即便这个主意是刚刚有人提出过的。或者他会说:「这简直烂透了,我一点儿都不想这么做。」偶然遇到尚未准备好处理的事务,他就会暂时放在一边。

例子二:创意广告人詹姆斯·文森特说。你提出一些观点,他说,「这是个愚蠢的想法。」之后他(乔布斯)又回来,说,「我们就这么做吧。」你会忍不住想说:「我两个星期前提出来的时候,你说这是个愚蠢的想法。」但是你不能这么说,而只能说,「这点子很棒,我们就这么做吧。」

例子三:苹果首席工业设计师乔纳森-埃弗(Jonathan Ive)说:「他在得知我的一些想法之后说,不好,这个想法不怎么好,我更喜欢另一个。」艾夫说,「然后我坐在听众席上听他阐述刚才的想法,说得就像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我格外注重一个点子的出处,甚至会用笔记本记满我的各种点子。所以,当他把设计的功劳归于自己的时

...
显示全文

《乔布斯》中屡屡提到乔布斯「创意剽窃」的问题:

例子一:在大多数会议结束的时候,乔布斯都会宣布下一步要做的决定或是战略,通常用他简单粗暴的方式。他会说:「我有个绝妙的点子。」——即便这个主意是刚刚有人提出过的。或者他会说:「这简直烂透了,我一点儿都不想这么做。」偶然遇到尚未准备好处理的事务,他就会暂时放在一边。

例子二:创意广告人詹姆斯·文森特说。你提出一些观点,他说,「这是个愚蠢的想法。」之后他(乔布斯)又回来,说,「我们就这么做吧。」你会忍不住想说:「我两个星期前提出来的时候,你说这是个愚蠢的想法。」但是你不能这么说,而只能说,「这点子很棒,我们就这么做吧。」

例子三:苹果首席工业设计师乔纳森-埃弗(Jonathan Ive)说:「他在得知我的一些想法之后说,不好,这个想法不怎么好,我更喜欢另一个。」艾夫说,「然后我坐在听众席上听他阐述刚才的想法,说得就像他自己想出来的一样。我格外注重一个点子的出处,甚至会用笔记本记满我的各种点子。所以,当他把设计的功劳归于自己的时候,我觉得很受伤害。

例子四:他们把最保守的提案放在了桌子的最右边——白色背景中一张 iPod 的特写照片;而最左边的是最有图像感和符号感的设计——一个人边听 iPod 边跳舞的剪影,白色的耳机线也随之舞动。文森特说:「这幅图表达了人与音乐之间紧密的情感联系。」他建议创意总监邓肯·米尔纳说,大家都要坚定地站在最左边,看能否把乔布斯引到这款设计上来。乔布斯一走进来,就马上走到了最右边,看着干巴巴的产品图片说:「这个看起来不错,我们来讨论一下。」文森特、米尔纳和克劳站在另一头都没有挪动脚步。最后,乔布斯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张符号化的图片,说:「哦,我猜你们喜欢这一张。」他摇了摇头:「但它没有展示出产品,人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文森特提出他们想使用这张图片,但是会再加上一句广告词:「把 1 000 首歌装进口袋。」这样就不言自明了。乔布斯又往桌子的最右边看了一眼,最终同意了他们的想法。不出所料,他很快就声称这是他的创意——要推出更多符号化的广告。乔布斯回忆道:「我听到一些怀疑的声音:这样的广告怎么能真正卖出一台 iPod 呢?这就到了 CEO 要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我要促成这个创意。」

但乔布斯的这些「创意剽窃」的问题,都可能与「不自觉学习」有关。

「不自觉学习」出自西蒙的《人类的认知:思维的信息加工原理》。

不自觉的学习是意识不到的学习。问题是当人去学习一件完全新的事物是,他所能报告出来的过程的完整性如何?对这个问题的一般看法是:假如这个学习的过程是渐进的,并且被试注意到了其中的每一个阶段,他应该有可能记住这一过程,并能完整、准确地报告出来;假若这个过程包含了再认的问题,既有对已熟悉材料的再认活动,那么他就不能把全过程一步步地报告出来。

许多年以前,N.R.F Maie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做过一个著名的「绳子问题」的实验,K. Dunker 也做过这类实验。他们报告说,在实验中被试不自觉地、无意识地学到了东西。

绳子问题实验是在一间房间的天花板上悬下来两根绳子。被试的任务是把两根绳子的下端接在一起。但这两根绳子相距很远。被试拿到其中一根就够不到另一根了,这个问题对一般人来讲是相当困难的,时常是花费了好长时间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是:通常是房间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放一些一定重量的物品,如锤子、钳子或锯等。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尝试被试慢慢地会想起在一根绳子头上栓上一个工具,使这根绳子摆动起来,这样,他先抓住另一根绳子,等这根绳子摆过来读出,他也就可以抓到了。

若实验已做 5 分钟,被试仍然想不出办法来,主试就进去故意碰一下绳子,使它摆动起来。另一个控制组不给摆动的启示,解决问题的时间要长很多。

有时被试看到绳子一摆,马上就找到了解题的方法。Maier 和 Dunker 称这种学习为不自觉的学习。因为被试后来报告说他并未看到主试碰到绳子,好象解题方法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仔细检查 Maier 的报告会发现,这种情况都是主试碰一次绳子后解决的问题。如果主试不是碰一次绳子,而使碰了数次之后被试才能解决问题时,他就会说他看见了绳子动了,并且绳子动提醒他这个是一个摆,从而使他解决的问题,这种情况与上述再认理论是一致的。

若主试只碰一次,被试并不意识到到他看到了提示,这是个再认问题,短记忆里并无此内容。若主试反复碰了数次,才会引起被试意识到了主试干了些什么,他才能把长时记忆已存储的关于摆的经验提取出来,他也才能报告他自觉地利用了主试给予的提示。

如果乔布斯的朋友和员工早一点明白不自觉学习原理,或许就不会那么苦恼了。

不过,他们也必须记住乔布斯说过这样一句话:「毕加索不是说过吗,好的艺术家抄创意,伟大的艺术家窃灵感。在窃取伟大的灵感这方面,我们一直都是厚颜无耻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的认知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的认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