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真实与社会性

xiaotangi
2017-05-01 12:57:33

“我发现,在我与他人的关系中,试图以一种带着面具的方式行事,维持一种与内心体验不同的表面的东西,毫无帮助,毫无效果。”——罗杰斯《个人形成论》

今天的话题是个体性和社会性的关系。有的人认为个体性越强,则会很强调自我,会越不合群,即社会性越差;而罗杰斯的观点则是,个体性的充分展开是社会性发展的前提,即当我越是单纯地成为我自己时,我的人际关系会随之变得真实而充满活力和富有意义。

如果一个人可以很好地理解和接纳他人,并同时能够以他人接受的方式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实现自己的做法,并坚持自己的原则的时候,可以说社会性还是很不错的。那么这一切与自我有何关系呢?

“我感到,当我以接纳的心态聆听自己时,当我能够成为我自己时,我感觉自己会更有效力。”——罗杰斯

感受是自己与外界建立联系的一刻,只有对自己坦诚,更真切地聆听自己时,才能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

...
显示全文

“我发现,在我与他人的关系中,试图以一种带着面具的方式行事,维持一种与内心体验不同的表面的东西,毫无帮助,毫无效果。”——罗杰斯《个人形成论》

今天的话题是个体性和社会性的关系。有的人认为个体性越强,则会很强调自我,会越不合群,即社会性越差;而罗杰斯的观点则是,个体性的充分展开是社会性发展的前提,即当我越是单纯地成为我自己时,我的人际关系会随之变得真实而充满活力和富有意义。

如果一个人可以很好地理解和接纳他人,并同时能够以他人接受的方式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实现自己的做法,并坚持自己的原则的时候,可以说社会性还是很不错的。那么这一切与自我有何关系呢?

“我感到,当我以接纳的心态聆听自己时,当我能够成为我自己时,我感觉自己会更有效力。”——罗杰斯

感受是自己与外界建立联系的一刻,只有对自己坦诚,更真切地聆听自己时,才能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感受:意识到自己在生气,意识到自己非常喜欢某件事某个人,意识到自己其实非常害怕与某人建立关系,意识到对正在做的事情的厌烦,甚至意识到对自己表现出来的一面的不屑和排斥。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够看到并接受自己真实的感受,尤其是负面的感受或者“不能属于我”的感受。比如,“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真可笑”,“我是一个坚强的男子汉,我不能够掉眼泪”,“虽然我非常生气,但是客观条件却不允许我表现出来,而必须强颜欢笑”……于是,我们变得所谓的“社会化”——尽可能让别人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却越来越不喜欢自己,想改变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做。

但凡是变化,就是一个过程,过程如同物理学里的路程,必有一个起点和终点。所以,第一步则是我要知道变化的起点在哪里,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彻底接受自己的真实存在,我们才能有所变化,才能超越自己的现有存在样式”。当我们看到真实的自己的时候,并接纳这样的自己的时候,人际关系会随之变得真实,因为我们不再需要考虑带着面具去交流。顾及他人喜好而改变自己、去取悦的本质则是对真实自我的不自信和否定,如果我们一直在考虑“我有没有表现得很好”,“我有没有留下好印象”,那么真正的交流该如何产生?真正的交流至少是两个思维的交流,甚至是两个灵魂的交流,而不是一方的讨好或卖弄。

接纳真实的自己,意味着接纳自己一切好与不好的存在。培养人性中闪光的一面,即有德性的人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教给孩子理解、接纳,并会与人性中的黑暗面相处同样重要。比如,很多人看到他比我好,就会心生妒忌,而并不会是真心祝福。德行高一点的人,就会马上否定自己的想法,严厉批评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妒忌之心,强迫自己应该真心祝福;德行一般的,会表面压制自己的真实的感受而在外人前表现出喜悦和祝福;德行低一点的,不仅会毫不吝啬表现自己的真实感受,还可能会背后给他穿小鞋。其实,妒忌如、恐惧、恨等同其他人性中与生俱来的情感一样,是人类在被生产前就已经植入的基本程序,就如同人生存着需要脑、心脏、肺、肾脏等等这些器官一样,是构成完整人性的一部分。不是要否定和排斥,而是要接纳,并学会与之相处。毕竟没有谁可以像圣人一般存在,因为成为海纳百川、德行兼备的圣人往往是一辈子修行的方向。圣人之所以伟大,并不仅仅在于人性光辉的一面多么宏大,而往往是因为他们懂得如何与这些所谓的“不光辉”的人性面向的相处。

聊完接纳自己,再聊聊接纳自己与接纳他人。社会性的本质并不是趋同,而是如何以一种让大家欣然接受的方式刷出个体存在感。实际上,很多时候,我们去听他人的的话语,第一反应就是对此作出直接的评价或判断,不假思索地认为“那是对的”、“那是错的”、“那样做真可笑”、“那是不正常的”。不错,我们第一反应确实是在刷存在感,这是人作为生物在精神层面的本能,如同繁殖后代留下基因一下。不接纳和理解他人的原因是因为容许自己去理解他人是有风险的,因为“如果我让自己真正去理解另外一个人,我或许会被那种理解所改变。”而一个人被改变,则意味着个体作为独一无二的存在感的弱化,这对于不假思索的个体来说是毁灭性的,因为他们对于自己本身不是那么接纳的,甚至有时也是不自信的,尤其是他们自己已经察觉了其实有些地方是不好的,但是自己却不敢正视、不敢改变时,他们极度恐惧被外界发现并拒绝来自外界的改变。因为那改变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个体性被社会化否定,从精神生理意义上讲是被阉割了思想,不再宣布个体思维和精神存在。所以,这类人采取的是一种强硬的出于自我保护的攻击与辩护。这么做是非常正常的。

相反,如果对自己是接纳的、也是有信心的,明晓自己的优势与劣势,并抱着开放的态度去改变,则是完全另外一种个体在社会中刷存在感的方式。他们知道,理解他人其实是在丰富自己,同时也是丰富被理解者。因为改变是同时发生的,两个个体同时宣告了个体的精神存在,并且在社会性的互动中都往前走了一步。

“假如我能意识到现在对某个当事人或学生感到不耐烦,或者厌倦,如果我能接受这个事实,那么我就更有可能接纳他的情感反应。双方都有可能出现情感的变化,而且我也能够接受变化了的经验和情感。真实的人际关系趋向于变化而不是保持停滞不变的固定状态。”

这才是交流和对话,没有谁一定被谁改变,也没有谁一定被谁主导,这是一个流动的、变化的过程,既让人陶醉,也让人害怕,因为通向的是未知。

我越向自己的真实以及他人的真实开放,我就越不可能有一种要去“安排一切”的冲动。当我尝试着聆听自己,聆听发生在我身上的经验时,当我尝试把这同样的聆听态度更多地传达给另一个人时,我就越发地尊重复杂的生活过程。所以我逐渐变得不再匆匆忙忙地到处安排布局、设定目标、塑造他人、操控他人,并试图把他们推上我给他们规定了的某条道路。我只是更加满足于做我自己,同时让他人做他自己。——罗杰斯

我越是单纯地希望成为我自己,越是希望能够理解和接受我自己以及他人内在的真实,通过我对自己经验的当下意义的解释去生活”,“而且容许他人自由地发展他们自己内在的自由,以及他们对自己经验的有意义的解释”,那么越有可能激发出更多的变化,生活会处于一种流动的,最佳状态。

公众号:Elisa读书与对话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个人形成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个人形成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