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经济学的又一次尝试

学海无涯
这本是一篇博士论文,后来该博士将其作为一本书出版。大家不要以为一篇博士论文缺乏学术权威性,实际上很多后世认可的名著在写作当年也并非出身名家。譬如涂尔干的《社会分工论》,当初也是一篇学术论文。

自孔德和斯宾塞以来,有无数的人尝试将自然科学原理引入社会科学领域。按照观念史学家以赛亚•伯林的说法,这是一种启蒙时代百科全书派哲学家们狂妄自大的行为,他认为这是一种基于形而上学假设的方法论乱用。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里面亦有对这种尝试的严厉批驳。学术领域创新永远是一件好事,无论结论对错,百家争鸣总是好的。我本人也一直基于强烈的唯物主义倾向试图用自然科学原理来解释社会问题。

作者首先谈到了,在人口分布和人口迁移领域,各个学科有不同的分析和解释。而作者旨在基于热力学第二定律提出一种覆盖面广、总体性、一般性、本质性的分析和解释。本书的论述是围绕着“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是为了获取能量”这一基础展开的,以追逐能量为核心,这样就把问题简单化了。而人口的分布和迁移,都是追逐能量的外在表现。其实,从能量视角观察人口变动并非作者首创,19世纪英国人口学家马尔萨斯就是从食物视角出发,而食物在本书作者这里...
显示全文
这本是一篇博士论文,后来该博士将其作为一本书出版。大家不要以为一篇博士论文缺乏学术权威性,实际上很多后世认可的名著在写作当年也并非出身名家。譬如涂尔干的《社会分工论》,当初也是一篇学术论文。

自孔德和斯宾塞以来,有无数的人尝试将自然科学原理引入社会科学领域。按照观念史学家以赛亚•伯林的说法,这是一种启蒙时代百科全书派哲学家们狂妄自大的行为,他认为这是一种基于形而上学假设的方法论乱用。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里面亦有对这种尝试的严厉批驳。学术领域创新永远是一件好事,无论结论对错,百家争鸣总是好的。我本人也一直基于强烈的唯物主义倾向试图用自然科学原理来解释社会问题。

作者首先谈到了,在人口分布和人口迁移领域,各个学科有不同的分析和解释。而作者旨在基于热力学第二定律提出一种覆盖面广、总体性、一般性、本质性的分析和解释。本书的论述是围绕着“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是为了获取能量”这一基础展开的,以追逐能量为核心,这样就把问题简单化了。而人口的分布和迁移,都是追逐能量的外在表现。其实,从能量视角观察人口变动并非作者首创,19世纪英国人口学家马尔萨斯就是从食物视角出发,而食物在本书作者这里被称作“食物链能流”,“食物链能流”是作者谈及的能量的一个部分。

我在此谈论几点比较新颖的地方。

作者创造了许多新的词汇,比如把各种能量称为“能流”,大自然中的能量称为“外能流”,人类从大自然获取的能量称为“内能流”,人类获取能量之后实际转化有效使用的部分称为“有效能量”,“内能流”对“外能流”的比率称为“内能流吸纳率”,“有效能量”对“内能流”的比率称为“内能流热效率”。作者认识到,人口的增减和迁移,其实都是追逐能量的结果。作者把单位能量所承载的人口定义为“人口能量密度”,人类充填“能量空间”表现出“人口能量密度平均律”。诸如此类的词汇,都用物理学的方式形象地描绘了人口分布与再分布的能量本质。

在第四章谈“生产的本质”的时候,作者从热力学本质出发指出,由于一切活动都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所以经济生产虽然从人类社会角度看是摄取负熵的“能量生产”过程,但从整个宇宙来看仍然是“能量耗散”过程。作者指出,生产的本质仍然是消费:“生产作为一个整体也是一个消费过程。我们之所以认为生产和消费是两个相逆的过程,只不过是仅针对生产对象而言的。可见,生产是相对的、有条件的;消费是绝对的、无条件的。”(第133页)

在第六章谈城乡劳动产品价格差异时,作者把商品的能量一分为二。“一件产品所含有的能量只有两个来源,即生产对象本身所含有的各种形式的能量和劳动者输出的机械能。”(第250页)作者举例分析之后指出,初级农产品中固有的能量多,劳动所附加的能量少;而工业制成品则恰好反过来。但商品交换的“等价交换”,等价的是其中的劳动价值,也就是劳动所附加的价值量,而非商品全部的能量,这就带来了商品交换中全部能量交换的不均等,作者称之为“能量交换不等率”。以前在阅读《国富论》的时候,我对亚当•斯密的重农主义观点不是太明白,斯密的“价值”究竟以什么构成。比斯密早了一个世纪的威廉•配第的一句话“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让我明白,重农主义学派把劳动和土地自身的产力共同构成了价值的来源。而本书的作者对商品所含能量采取的二分法让我更清晰地明白了二者的热力学本质。我就在想,以全部能量和劳动能量来分别度量商品的价值,不就是效用价值论和劳动价值论的区别吗?这么说来,重农主义学派其实并不是完全的劳动价值论。

本书的理论创新非常值得赞许,但是还是有几处我认为值得商榷。

作者认为,他是用一种能够解释本质的、超越所有学科局限性的方法来分析和解释人口分布与迁移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其实仍然是一种经济学的视角。我这里所说的经济学,不是狭义的经济学,也就是用货币视角来衡量一切的经济学;而是指广义上的经济学,包括社会学、人口学、历史学、生态学在内的诸多学科在解释这一问题的时候其实都有经济学本质。经济学是建立在功利主义的人性论的预设前提之上的,而“人口分布与迁移的本质是追逐能量”其实也是一种功利主义。作者认为从能量视角可以解释一切人口分布与迁移的问题,但我可以举出反例。比如现代以色列国的建立,就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结果,犹太复国主义者如此执着于对耶路撒冷的占有,纷纷从海外回流祖先曾经居住的地方,不肯离开,是一种纯粹基于宗教信仰的信念使然,而没有任何“追逐能量”的功利主义色彩。

另外,作者对马尔萨斯存在误读。马尔萨斯认为,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都有着无限增殖的本质。作者以现代西方国家生育率下降为由指责马尔萨斯判断错误。现代西方国家生育率下降,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因素非常复杂。单就马尔萨斯的理论而言,在实践中其理论并没有问题。现代人的生育能力并没有下降,生育率下降恰恰是采用了避孕措施的结果,也就是马尔萨斯所说的“预防性抑制”。本书作者了解马尔萨斯所说的“积极抑制”,却没有看到“预防性抑制”。而作者在书中用弹簧作比喻来解释现代人生育率下降,显得非常牵强。作者认为,人类获取能量的缓慢增长能够带来人口的缓慢增长,就像压住弹簧的手慢慢松开时弹簧也在慢慢恢复原状;而人类获取能量短期内快速增长“导致”生育率下降,则被比喻为手急速松开太多弹簧来不及反弹那么多。这个比喻莫名其妙。实际情况是,工业化带来人类获取能量的大幅提高,提高的主要是“非新陈代谢能量消费”,也就是作者所说的“技术链能流”和“信息链能流”,而人口的增长依赖的是食物,除非技术和信息能够提高农业生产的产量,否则此二者是不能对“食物链能流”进行替代的,尽管从热力学本质上讲它们都是能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