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象 群象 7.5分

穿梭于雨林间——评张贵兴《群象》

柳跖

对马共的书写,在马华作家而言似已成为一个趋势。无论是于台湾现以“坏小子”自居的黄锦树,还是被大陆读者所陌生的小黑,有关此类题材的书写并不鲜见。可在纷纭的马共书写里,常见的后设乃至“后现代技巧”的拼贴,却使这类小说渐成重复之态。而如此技巧的泛滥,对读者显而更是一个考验,孰能讲此是一种健康的书写。甚至我对台湾文坛“三三”调调的小说都有存疑,更遑论所谓震撼人心足以匹敌张爱玲的《荒人手记》。 然而与同辈的马华作家不同,张贵兴或许是其中的一个异类。虽与多数马华作家类似,张贵兴亦是由马来西亚赴台,并于台湾获取国籍的作家,且于台任教。但不同于黄锦树等人,张贵兴的文字少有“后现代的拼贴”,而是流露出浓烈的雨林气息。张君的著述已然颇丰,然而相较而言,其短篇小说平平,长篇小说的成绩却很显著。(我曾为于平台推介“华语文学”作品,亲询张贵兴,其对之短篇小说只口不提,他本人最满意的乃是《猴杯》)张贵兴的著述年表里,长篇仅有《群象》与《猴杯》,后者我未读过,因而在此仅就才读罢的前者简短的评介一下。 有关小说里的异境感,我已在短评指出。除此之外,我更着重于《群象》所蕴藉的文化意蕴。同华语作家李永平、陈大为不同,...

显示全文

对马共的书写,在马华作家而言似已成为一个趋势。无论是于台湾现以“坏小子”自居的黄锦树,还是被大陆读者所陌生的小黑,有关此类题材的书写并不鲜见。可在纷纭的马共书写里,常见的后设乃至“后现代技巧”的拼贴,却使这类小说渐成重复之态。而如此技巧的泛滥,对读者显而更是一个考验,孰能讲此是一种健康的书写。甚至我对台湾文坛“三三”调调的小说都有存疑,更遑论所谓震撼人心足以匹敌张爱玲的《荒人手记》。 然而与同辈的马华作家不同,张贵兴或许是其中的一个异类。虽与多数马华作家类似,张贵兴亦是由马来西亚赴台,并于台湾获取国籍的作家,且于台任教。但不同于黄锦树等人,张贵兴的文字少有“后现代的拼贴”,而是流露出浓烈的雨林气息。张君的著述已然颇丰,然而相较而言,其短篇小说平平,长篇小说的成绩却很显著。(我曾为于平台推介“华语文学”作品,亲询张贵兴,其对之短篇小说只口不提,他本人最满意的乃是《猴杯》)张贵兴的著述年表里,长篇仅有《群象》与《猴杯》,后者我未读过,因而在此仅就才读罢的前者简短的评介一下。 有关小说里的异境感,我已在短评指出。除此之外,我更着重于《群象》所蕴藉的文化意蕴。同华语作家李永平、陈大为不同,很难指出张贵兴同华人有何种血缘的纠葛。同前者或隐或显的对中国文化的眷恋不同,《群象》就好比做一大锅东北乱炖。好似小说中,余家同招待仕才时,蜥蜴肉、鸡肉、鸭肉混杂。各支不同色彩的文化于热带的雨林中交织,好比那应接不暇的飞禽走兽。象牙、巨鳄图腾、“风雨山水”图画卷各有其指归,循之而往,或能通得秘境。 叙述上,故事的两条主线清晰可见。一为猎鳄,一曰寻象。前者是施余二家的家族哀曲,后者则牵扯至今被中共所忌讳的马共历史。担当共党幕僚宣介角色的邵老师那幅“风雨山水”图,则使得叙述错乱,作者的意旨亦如消失的象群终于不见踪迹。文中的“象”不禁引人联想到邵老师,以象形说文解字,言说“鳄”。此间联系小女娃“君怡”的被鳄衔亡。张贵兴的企图或许清晰的显见。象指归着一种中华文化,而鳄无疑是雨林的原始力量。然而此“象”,好若雨林深处的“病象”,于是夹杂着中共思想的马共军队,于这最原始的丛林间,上演了场不无凄惨的悲剧。此中孰是孰非,答案早已潜隐于丛林间。或用小说中的一句话作悼词,“祖国像深殖内陆一座古井,被千山万水阻隔,再大风浪也休想它起一丝波痕。” 当然我在最后,也有必要对这本小说,提出严厉的批评。我不知道张贵兴是否读过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但是就二章与四章给我强烈的不满感。二章施家四兄弟的死好比奥雷里亚诺上校的儿子们死亡的设定,而第四章仕才翻看《猎象札记》也宛若《百年孤独》中最后一个奥雷里亚诺研读手卷的设定。倘若我的猜测不幸应中,那么张贵兴极有必要认识他的雨林本就是魔幻的,无需沿借他者。就如李锐《旧址》的开篇,本不用如此写。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推荐群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