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布雷思:贫穷的本质

今夜我在巴比伦

加尔布雷斯是当代制度经济学的代表人物,大师小书一直是我喜欢阅读的类型之一,所以这本《贫穷的本质》(The Nature of Mass Poverty)短小、简练,却不失其深邃与洞见。“贫穷”是一个已经用烂了的词,只要欲望得不到充分的满足,那么匮乏就是一种“贫穷”——而欲望看不到头,贫穷岂不亦然?在中国的改革历程中,发展经济学一直受到追捧,进而衍生出所谓的“发展政治学”,即强调用物质的增长来改善人的状况——现实情况是,物质的快速发展超过了人的承受能力,并且产生生态、环境等诸多问题。并不否认发展经济学的价值,但制度经济学可以说是对发展经济学的一种修正,亦或是抗衡——诚如加尔布雷斯认为,把资源配置与利用作为研究对象是一种错误,把经济学分为微观宏观是一种不幸。经济学研究要改变重物轻人,只看产值不见福利的倾向。不幸的是,我们的社会恰恰将产值作为追求的根本,人反而成为GDP增长的工具,流水线生产(福特制)正是这一现象的典型表现。 贫困一般包含两种,一是整体富裕的社会中个人或家庭的贫困,二是农村社会中整体的贫困。作者的分析无疑侧重于后者,即群体的贫困。加尔布雷斯首先反驳了常见的贫困原因分析,例如资源、资金短缺,技术贫乏...

显示全文

加尔布雷斯是当代制度经济学的代表人物,大师小书一直是我喜欢阅读的类型之一,所以这本《贫穷的本质》(The Nature of Mass Poverty)短小、简练,却不失其深邃与洞见。“贫穷”是一个已经用烂了的词,只要欲望得不到充分的满足,那么匮乏就是一种“贫穷”——而欲望看不到头,贫穷岂不亦然?在中国的改革历程中,发展经济学一直受到追捧,进而衍生出所谓的“发展政治学”,即强调用物质的增长来改善人的状况——现实情况是,物质的快速发展超过了人的承受能力,并且产生生态、环境等诸多问题。并不否认发展经济学的价值,但制度经济学可以说是对发展经济学的一种修正,亦或是抗衡——诚如加尔布雷斯认为,把资源配置与利用作为研究对象是一种错误,把经济学分为微观宏观是一种不幸。经济学研究要改变重物轻人,只看产值不见福利的倾向。不幸的是,我们的社会恰恰将产值作为追求的根本,人反而成为GDP增长的工具,流水线生产(福特制)正是这一现象的典型表现。 贫困一般包含两种,一是整体富裕的社会中个人或家庭的贫困,二是农村社会中整体的贫困。作者的分析无疑侧重于后者,即群体的贫困。加尔布雷斯首先反驳了常见的贫困原因分析,例如资源、资金短缺,技术贫乏,经济体制差异,民族性格与气候等。关于贫困源于资源短缺,那么新加坡、香港、以色列等国是极好的反驳例子;关于资金短缺、技术贫乏,加尔布雷斯认为这一分析犯了“因果倒置”的错误,正是由于贫困,才会出现资金短缺等问题,我们常常把某一问题的结果作为它的原因。所谓的民族性格分析,认为某些人勤劳、某些人懒惰,进而认为某一民族贫困是活该的;以及认为热带气候使人懒散、温带气候的人勤劳则是一些“政治不正确”的原因分析,即大家内心认可却不可付诸笔端的常见思考。 加尔布雷斯认为贫困主要有两个更为根本的原因,一是对贫困的接纳,二是贫困的均衡化发展。所谓对贫困的接纳就像《肖申克的救赎》中RED对监狱墙的评论,一开始你抗拒它,然后慢慢你会接纳它,最后成为它里面“自然”的一员。即“接纳”是一种在命运面前无可奈何、充满无力感进而听天由命的一种态度。所以,加尔布雷斯对此评论道,“贫穷是残忍的,持续的试图摆脱贫困而不断受挫的斗争,则是更残忍的——按照理性的分析,在几个世纪的经验之后,人们应该顺从如此长久的无可避免的状态”。这就像我们生活中常常看到的一样,有一些人真的很勤劳、刻苦,但是一直摆脱不了贫困,进而陷入绝望、听天由命——对贫穷的接纳。所谓贫困的均衡,只要这些人群没有内在的摆脱贫困的意愿,外在的资金投入可以暂时地改善他们的生活——结果是,不会生下来的孩子生下来了,粮食供应和收入被更多的人分享,人口增长使人们又恢复到或接近于原来的贫困水平——非洲即是典型的案例,国际社会大量的援助减贫效果有限,相对贫困反而进一步扩大。 针对贫困,打破“贫困接纳”是至为重要的,主要的途径即是教育,加尔布雷斯强调基础教育,而非技术教育。同时,工业化与移民对于摆脱贫困也是具有积极作用的,当然他并不认为简单的工业化就可以摆脱贫困。重要的其实是贫困地区一种内在的摆脱贫困的意愿和能力的培养,外在的援助过多反而会形成贫困国家政府对外援的依赖,自身治理、发展能力一直得不到提升——当然,并不是否认援助的作用,只是“度”的把握至关重要。 贫困也可以说是一种建构的认知,是富裕国家或富人的一种认识——譬如在缅甸,作为一个佛教国家,一直强调知足常乐的心态,我们去强推人均GDP低的“贫困标准”反而显得无知了——当然,又可以找出什么宗教是麻醉人的鸦片诸如此类的缘由;但,宗教作为一种文化观念,影响了多元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的形成,其客观性是不容否认的。 到最后,社会科学问题的研究还是一个说不清的坑啊。只愿,如杜甫所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只是,现代社会,我们的吃、穿、住、行已经成为太多人不可承受之重。为什么呢?这些不应是人类最基本、最容易满足的需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贫穷的本质的更多书评

推荐贫穷的本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