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高徒》——老秃鹫与小麻雀

🐷猪头小胖熊🐻
正着的符号是万字不到头,斜过来的符号不只是纳粹的象征。人心的可憎犹如永不停歇的时针,嘀嗒嘀嗒,轻顿着,缓慢的,进行着。不像任何的进行曲的慷慨激昂,可是侵入人心不可磨灭。
    原生家庭的成长环境并没有塑造出一位对社会有用的正义人材,恰恰相反,温室里出了大丽花,初见芳香宜人,再见腐臭呛鼻。犹如月夜狼人的变身,肮脏的小屋子里承载了太多的秘密。互相猜忌,互相利用,树洞与字典相伴成长,但不是温馨的你伴我成长我陪你变老,而是腐臭滋养着蛆虫,死亡伴随着黑暗。托德在我的想象中好像很多的美国电影里面的帅气男生,金发、蓝眼、夏天的时候穿着简单的T恤,春秋两季里衬衫配毛衣,好像图片上常春藤学盟里面那个万人迷的学长一样。走过你的面前会引得情窦初开的你心里一阵悸动。但,谁又会深扒他的内心已经侵满蛆虫?
       一切的恶都会在轮回中消亡殆尽,但正是各种的恶才凸显出了善的可贵。那位索欲的小贱人就不是恶么?肉体欲望在腐坏的心灵前显得渺小的不值一提。以小恶而养大恶,无恶不做。托德第一次找到杜山德的时候,时针的转动还没有开启,又或者说,杜山德的时针暂时停摆,而托...
显示全文
正着的符号是万字不到头,斜过来的符号不只是纳粹的象征。人心的可憎犹如永不停歇的时针,嘀嗒嘀嗒,轻顿着,缓慢的,进行着。不像任何的进行曲的慷慨激昂,可是侵入人心不可磨灭。
    原生家庭的成长环境并没有塑造出一位对社会有用的正义人材,恰恰相反,温室里出了大丽花,初见芳香宜人,再见腐臭呛鼻。犹如月夜狼人的变身,肮脏的小屋子里承载了太多的秘密。互相猜忌,互相利用,树洞与字典相伴成长,但不是温馨的你伴我成长我陪你变老,而是腐臭滋养着蛆虫,死亡伴随着黑暗。托德在我的想象中好像很多的美国电影里面的帅气男生,金发、蓝眼、夏天的时候穿着简单的T恤,春秋两季里衬衫配毛衣,好像图片上常春藤学盟里面那个万人迷的学长一样。走过你的面前会引得情窦初开的你心里一阵悸动。但,谁又会深扒他的内心已经侵满蛆虫?
       一切的恶都会在轮回中消亡殆尽,但正是各种的恶才凸显出了善的可贵。那位索欲的小贱人就不是恶么?肉体欲望在腐坏的心灵前显得渺小的不值一提。以小恶而养大恶,无恶不做。托德第一次找到杜山德的时候,时针的转动还没有开启,又或者说,杜山德的时针暂时停摆,而托德的时针还未开始转动。就像每天的太阳都会升起,书中的这一老一少的必然相逢才能推动着这每翻一页都让人心惊胆颤的故事的推动。就像一块买回来的新鲜猪肉,五花三层连皮带毛,你切了一块,炒了道好菜,配一杯醇酒,自品各中香味。剩下的那块猪肉就那么被忘了,放在窗台之外,你关上玻璃窗,去继续过你的生活,只留那块猪肉自己再次生长。风吹、日晒、雨淋、鸟啄、虫爬、从可爱的粉红色慢慢变灰,弹牙的质感逐渐缩紧,渗出黄汤,冒出白色的虫芽,直至变为灰黄色的一滩臭水蓄满一窝白蛆。而你,每天在温暖的小家里,吃饭、睡觉、读书、会友,只是每天闻到一股似有似无的臭味,你怀疑邻家没有扔垃圾,你怀疑自己的臭袜子塞到了哪里忘了洗,你怀疑你某位有狐臭的朋友来做客前没有喷香水,却从未记起过自己买回的那块猪肉。
       一切周始轮回,初始的使心动念结出了一粒小小的种子,种在了五花三层的肥美猪肉上,长出了一朵虚不可见的腐蚀之花。以风动心,见风生长,一年胜似一年,从蹒跚学步成长成了一位手持利器全副武装的磐藤大树,任何走过见过的人都被荼蘼过。幻似真实,真实似幻,没人乐于享受这些除了那一对名师高徒。一次开花,未能结果,谎花的清香让所有人都以为少年的成长如温室里其它的盆中的花朵一样,虽弱不禁风倒也茁壮成长。孩子么,打一打,骂一骂,总是要经过这一步的。不过是荷尔蒙分泌的反叛期而已,谁家还没经历过这一段,再说,我掉下来的种,我还能不知道?能差到哪里去?殊不知你的种已穿越过去了那不可描述的岁月,与之神交已久,内心充满向往。子弹已上膛,不管是模仿抠板机或是空包弹都已在内心划过了无数次弹道痕迹。
       败露的契机在老秃鹫时就已经埋下,上天的公平是一种警示。没有完全的善与恶,只是一种制衡。一切归于平静,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时有时无的海风吹起阵阵涟漪,鸥鸟飞过,阳光透过云层撒向大海映射着美丽的云朵,你泛舟于上,闻到咸咸的海水味道,看着鱼跃之上,想着往日平静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祥和。往海底深100米,1000米,阳光无法射入的地方。小虾钻入泥沙,旁边鬼怪鱼的眼中映入珊瑚虫筑窝,贝类一张一合,群鱼交配产卵,一切都将重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肖申克的救赎的更多书评

推荐肖申克的救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