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达多 悉达多 9.3分

读书随笔-如何处理内心与世界的关系

daezh

他遇见女人时目光冷淡,遇见城中穿着华美之人,嘴角流露出轻蔑。他见到商贩经商,君侯外出狩猎,服丧者哀嚎,娼妓出卖色相,医生救治病人,祭司定夺播种之日,情侣们相互爱抚,母亲们哺乳——这一切都让他不屑。一切都是欺骗,都散发着恶臭,谎言的恶臭。一切欲望、幸福和优美皆为虚幻。一切都在腐朽。世界是苦涩的。生活即是折磨。

刚意识到世界的虚无,会有如此想法,一切都是假的。这是因为内心还有对“真实”的期望,但对世界的理性认识不能满足这一期望,所以心生不忿。当时间久了,接收世界的虚无之后,就会摆脱这种折磨感,内心得到解放。

悉达多唯一的目标是堕入空无。无渴慕,无愿望,无梦想。无喜无悲。“我”被去除,不复存在。让空洞的心灵觅得安宁,在无“我”的深思中听便奇迹。这是他的目标。当“我”被彻底征服,当“我”消亡,当渴求和欲望在心中寂灭,那最终的、最深的非“我”存在,那个大秘密,必定觉醒。

有段时间我也这么想,但这样对无喜无悲的追求,实际上是对生活的排斥。“无喜无悲“”的实现,依赖于“无渴慕,无愿望,无梦想”。为了防御期待落空造成的痛苦,把愿望实现...


显示全文

他遇见女人时目光冷淡,遇见城中穿着华美之人,嘴角流露出轻蔑。他见到商贩经商,君侯外出狩猎,服丧者哀嚎,娼妓出卖色相,医生救治病人,祭司定夺播种之日,情侣们相互爱抚,母亲们哺乳——这一切都让他不屑。一切都是欺骗,都散发着恶臭,谎言的恶臭。一切欲望、幸福和优美皆为虚幻。一切都在腐朽。世界是苦涩的。生活即是折磨。

刚意识到世界的虚无,会有如此想法,一切都是假的。这是因为内心还有对“真实”的期望,但对世界的理性认识不能满足这一期望,所以心生不忿。当时间久了,接收世界的虚无之后,就会摆脱这种折磨感,内心得到解放。

悉达多唯一的目标是堕入空无。无渴慕,无愿望,无梦想。无喜无悲。“我”被去除,不复存在。让空洞的心灵觅得安宁,在无“我”的深思中听便奇迹。这是他的目标。当“我”被彻底征服,当“我”消亡,当渴求和欲望在心中寂灭,那最终的、最深的非“我”存在,那个大秘密,必定觉醒。

有段时间我也这么想,但这样对无喜无悲的追求,实际上是对生活的排斥。“无喜无悲“”的实现,依赖于“无渴慕,无愿望,无梦想”。为了防御期待落空造成的痛苦,把愿望实现带来的短暂喜悦与长久的满足感,以及全心投入做一件事的快乐都消灭掉了。代价很高。

悉达多轻声道,仿佛自言自语:“禅定是什么?什么是脱离肉体?斋戒是什么?什么是屏息敛气?那不过是逃避‘我’,是暂时从‘我’的折磨中逃出来,是对生命的虚无和痛苦的暂时麻醉。这种逃避、麻醉,即便是驱牛者也能在客栈中找到。他只消喝上几杯米酒或发酵的椰子奶就能忘掉自己。他将感受不到生活的痛苦,他被暂时麻醉,在米酒的杯盏间昏沉入睡。他同样能获得悉达多和乔文达通过长久修习才获得的弃绝肉体与停留在无‘我’中的感受。就是这样,乔文达。”

逃避生活来防御痛苦,是代价高昂的。从体验生活的角度看,体验越丰富,生活的维度也越大。单纯回避痛苦,这种态度要比“体验生活”更为狭隘一些。做胃镜,遇上台风,吃鲱鱼罐头,给人最直接的感受都是难过的,但是难过的同时也会给人新鲜的刺激,当时是难过的,但事情过后回来看,却是有意思的事情。坐海盗船是难受的,但人们也喜欢做。有时候生活的直接感受是痛苦的,但是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发酵出快乐来。

人们都有一个衡量人的决策对“元价值”的影响的方法(价值观)。一个享乐主义者都认同的前提是,生活的元价值是增加快乐,减少痛苦。但什么在精神上让自己快乐的,什么在精神上让自己痛苦的,由这种衡量方法(价值观)来决定的。

有一种观点是,既然生活的价值在于增加快乐,减少痛苦,为了这个目的,可以减小生活的维度,过着极度简化的生活。苦修者无疑是前者。

另一种观点是,增加外界刺激与内在精神的丰富程度是一种获取快乐的方式,获得生活经历,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为了丰富生活经历,一些痛苦是值得承受的。生活经历越丰富,其发酵出的快乐就越多。践行这样的观点,会表现得玩世不恭。

悉达多含笑道:“我不知道。我从不是酒鬼。但是我,悉达多,在修习和禅定中只收获短暂的麻醉。我仍似一个在子宫内的婴孩,距离开悟、解脱十分遥远。这我知道。乔文达,这我知道。”

没有极喜极悲,内心无波澜的生活可能也不算太糟(毕竟回避了痛苦)。但随之而来的是无聊。极度简单的生活,近似于没有生活。

没有期待=>无聊,有期待=>期待落空的痛苦

在路上,悉达多步步收获新知。世界已然变化,他的心为之陶醉。他看见太阳从密林覆盖的山峦间升起,又从远处的棕榈滩落下。他看见星罗棋布的幽蓝夜空中,畅游着一弯小船般的新月。他看见森林、群星、动物、云朵、彩虹、岩石、野草、花团、小溪与河流。清晨的灌木丛中闪耀的露珠。远山微蓝苍白。鸟儿和蜜蜂歌唱。微风吹过麦田窸窸窣窣。这千姿百态姹紫嫣红的一切历来如此。日月相推,河流奔涌,蜜蜂嗡嗡,亘古不变。但在从前的悉达多眼中,它们不过是魅惑的、稍纵即逝的雾霭。以怀疑熟视,这一切注定被思想洞悉,一无是处。因为它们并非本质。本质位于可见世界的彼岸。可现在,他获得自由的双眼流连于尘世,他看见且清晰地辨明可见世界。他不再问询本质,瞄准彼岸,他在世间寻找故乡。如若人能毫无希求,质朴而天真无邪地看待世界,世界何其隽美!月亮和星辰美,小溪与河岸美,森林、岩石、山羊和金龟子,花朵和蝴蝶都很美。当人单纯、觉醒,不疑专注地穿行于人间,世界何其隽美又妩媚!别样的烈日在头顶燃烧,浓荫下别样凉爽宜人。小溪和雨水,南瓜和香蕉别样甘甜味美。白日很短,黑夜很短,时辰飞逝如海面之帆;帆船满载珍宝和欢悦。悉达多看见一只猿猴跳跃在森林之穹窿,枝丫之高端,发出粗野而贪婪的啼声。悉达多看见一只公羊追逐母羊并与其交媾。他看见一条梭鱼在芦苇湖中捕猎晚餐,小鱼们吓得心惊肉跳,颤栗着如同闪电般成群跃出水面,而急迫又迅猛的猎手则狂热有力地搅动翻滚的漩涡。

这样对周遭一切的好奇与欣赏,和玩3D游戏的感觉差不多。生活比起模拟游戏,有太多有趣细节。现实中,人在生存压力下,思想过于聚焦于紧绷,无暇发现生活中的美。人在游戏里开卡车都能体验到快乐,却在现实中抱怨工作的无趣。游戏里做事不用过分考虑后果,有更多的闲心来娱乐自己,现实中的人多半没有这么好的心态,他们的思维绷得太紧。

如果接受了游戏人生的心态,那世界真的就是一个大型沙盒游戏,看看周遭,心态顿时放松了。这种放松的心态下,生活的体验本身就是快乐的。被自行车撞了都觉得太特么有意思了笑出声来。

自然,肉体并非自我,感官游戏并非自我。如此看来思想也并非自我。才智并非自我。归纳结论,由旧思想编织新思想的可修习之智慧和技艺并非自我。不,这一思想境界乃是尘世的。如果一个人扼杀了感官意义上的偶然之我,却喂养思想意义上博学多能的偶然之我,他是不会寻得自我的。两者,思想和感官,均为美的事物;两者背后均隐藏终极意义;两者都值得倾听,值得参与;两者均不容蔑视亦不必高估。

感观满足产生快乐,是人生理上不可改变的。而对进一步感观满足的期待,控制不好会产生痛苦,而这种期待是人能够控制的。人可以尽可能满足感观欲望来获得快乐,但应当控制对感观欲望的期待而避免痛苦,二者不能混为一谈。

如此听凭内心的召唤而非听凭外在的命令是善的。除了时刻等待这声音的召唤,再没什么行为是必要的。

为什么说这样是善的?因为“听从内心召唤”产生的自我矛盾更少,内心更加和谐统一。想吃冰淇淋又怕发胖,就是自我矛盾,自我矛盾是内心痛苦的震源。吃冰淇淋是内心的本意,而怕变胖而不敢吃是对本意的克制。听凭内心的召唤,就是不管别的,承认自己就是想吃冰淇淋,然后吃下冰淇淋,感到和谐和快乐。如果不吃冰淇淋,克制自己,就不快乐。

听从自己内心是很自然的事情,我想没人愿意和自己拧着来。但是,可惜的一点是人的生理需求是依赖于外界的,人要吃饭、睡觉、娱乐、做爱,否则就一定不快乐。就算是释迦摩尼,口渴了,也照样难受。人有求于物质世界,有时候必须为了得到物质世界的肯定,必须要克制自己的一些内心想法,来满足另一些内心想法,克制自己现在的想法,来满足未来的想法。

对自己意愿的放纵与克制的度是很难掌握的。不管怎么控制这个度,只要这种 trade off 存在,就肯定伴随着痛苦。想要彻底消除生活中的痛苦,如同视图制造永动机。

悉达多道:“我已开始向你学习。昨天已经开始。我已刮掉胡须,打理头发,抹了发油。我缺少得不多。你这仙姿佚貌的女人,我缺的不过是华美的衣裳、昂贵的鞋子和饱满的钱袋。你知道,悉达多曾致力于许多比这区区小事难得多的事业,且已完满。而我昨日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又怎能无法达成——我要成为你的朋友,同你学习欢爱之事!你将很快知道,迦摩罗,我曾学过比你教的学问更复杂的学问。那么,悉达多已抹了发油,却仅仅因为没有华美的衣服,没有名贵的鞋子,没有钱财,就无法让你满意吗?”
迦摩罗笑道:“是的,尊敬的人。你不能让我满意。你必须有衣服,华美的衣服;你必须有鞋子,名贵的鞋子;你不仅要腰缠万贯,还要为迦摩罗备上礼物。明白了吗,林中的沙门?这些你记住了吗?”

人可以整理自己的内心,来获得内部的安宁。但一个人自我修炼得很高,并不意味着他对物质世界能有很大影响,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个“有用的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人不能脱离肉体而存在。人必有求于外界,若对物质世界有期待,为了得到物质世界的认同。而内心的修炼在这一点上不能帮你。

要快乐->要迦摩罗->要金钱->要自制->不快乐

时常,他感到内心深处有一个垂微的声音在轻声提醒,轻声抱怨。轻到几乎无从捕捉。他开始在某些时刻意识到自己正过着荒谬的生活。所有这些他做的事情无非是游戏。这游戏令他快活,偶尔让他愉悦。但是真实的生活却擦身而过,无法触及。如同一个人在玩球,他同他的生意以及周围的人玩耍。他冷眼旁观,寻得开心。而他的心,他存在的源泉却不在。那眼泉十分遥远,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与他的生活无关。几次,他为他意识到的这一切感到惊恐。他希望自己也能满腔热情,全心全意地参与到孩子气的日常行为中。真正地去生活、去劳作、去享乐,而不只是一位旁观者。

玩世不恭的问题,在于情绪体验太淡了,没有深深的失望,也没有深深的爱。

梦想与信仰,会有一般状态下无法带来强烈的情绪体验,像磕了药一样。精神鸦片就是这个意思。与它相比,玩世不恭的人,生活中有的只是淡淡的快乐。

梦想如果自然出现,是好事情,有的玩了。有目标的生活是快乐幸福的,追求目标的过程虽然痛苦,但内心对事情的深重关注带来的快乐更浓重,盖过了痛苦。

但是,揣着目标入世,如果得失心太重,会被物质世界吞噬的。

他已多久没听见这声音?已有多久毫无精进?他走过多少平庸、荒芜的路。多年来,他没有崇高目标,没有渴望,毫无进取。他贪猥无厌,餍足于可怜的嗜好!多年来,他一直在浑然不觉中试图且盼望成为世人。可他的生活却因为他怀着别样的目标和忧虑,远比那些孩童般的世人更加不幸和贫穷。

“崇高目标”是人不断自我暗示下在心中锚定的,“崇高目标”的特点是崇高感,和世俗道德无关。“崇高目标”世俗道德上到底崇不崇高,和我们要讨论的快乐问题无关。有信仰的3K党,也是有“崇高目标”的人。 剥离开道德之后,再看这里的“崇高目标”,它是必须的吗?我觉得,“崇高目标”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印象深刻的体验,比如我虽然知道共产主义基本上完蛋了,但听见国际歌仍然能感动得流泪,这种体验是美的。但是,一个明智的人会深深知道,这种“崇高目标”是非常先入为主的,今天我能信仰这个,有一天我也可能信仰完全相反的东西,因为赋予“崇高目标”特殊意义的是我自己。

在内心最深处,切不可把理想或神明摆在高处,而放低了自己,这样就非常危险。

人如果做了理想或宗教的奴隶,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命运了。

理想可以有,神可以信,但内心不易显露的深处要明白,这是为了获取快乐而做的游戏。过家家当然要有代入感,但也别忘了自己的本心。这是一种“双重思想”的妙用。

这是我想法不一样的地方。

我听便灵魂与肉体的安排,去经历罪孽,追逐肉欲和财富,去贪慕虚荣,以陷入最羞耻的绝望,以学会放弃挣扎,学会热爱世界。我不再将这个世界与我所期待的,塑造的圆满世界比照,而是接受这个世界,爱它,属于它。——哦,乔文达,这就是我的一些思考和感悟。

我对这段话的理解,是不评价世界,接收世界的存在事实,管理自己的期望不超出现实。以欣赏,发现快乐的眼光看待世界。很好,这些原则都是有意义的。但要落地到具体如何改善生活,获得快乐,还需要更进一步、更具体、更场景化的考虑。


如何规避痛苦的同时获得最大的快乐,如何管理自己的内心期望,如何平衡满足内心期望与向外界妥协的关系,这些都是现实的问题。它如果有答案,我真心希望它是具体的,有指导性的,不过这超出了一本文学书的表达能力。当然如果对这个问题真有繁琐具体的讨论,我也有可能懒得读。

有的作品是抒发与激荡感情的,有的作品是针对问题表达观点的,我想本书属于后者,并且本书着重讨论如何处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而且是从快乐/痛苦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文末没有给出一个强有力的结论,但给了很多启发。很多时候,前面读的过程中发表的感想,与后面与书中情节不谋而合,(不过也有可能纯粹是因为我从自己的见解出发来解读它),不错的好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悉达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悉达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